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206章 風蕭蕭兮易水寒

第206章 風蕭蕭兮易水寒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06節第206章風蕭蕭兮易水寒

這一天,王國慶書記的視察工作如期進行。一切都很順利,沒有任何的意外情況發生。包括領導們從鳳凰小區里出來上車,也沒有發現任何情況。這就奇怪了,難道殺手真的放棄了行動?或者說真的已經遠走高飛了?

其實,別的領導們不知道,王國慶已經從馬賓士那裡得到了消息,殺手已經斃命,是他自己吞槍自殺的。

根據馬賓士和胡長林的分析,警方果然在白龍江賓館發現了殺手的蹤影。他就住在了賓館最上層的1201房間。看來這個房間也是殺手精心挑選的,一是這裡面朝海天中心,二是這裡就是最高的12層,可直通樓頂,便於迅速撤離。

通過監控錄像,警方發現這個殺手曾往房間裡帶了一個裝有釣魚用具的長袋子,馬賓士推斷,這裡面裝的不會是漁桿兒,很可能就是一把狙擊步槍。

很快,1201附近的房間,包括1202,1203,1204都住進去了便衣警察,就連樓頂上也悄悄地部署好了精幹的警力。在11樓與12樓的樓梯口處也埋伏好了幾名特警,而賓館的電梯也在馬賓士的授意下,停運維修了。

王國慶一行剛進入鳳凰小區,在現場指揮的胡長林就得到了馬賓士的指令——立即行動,一舉拿下。

這時候,一位服務員就上來敲了敲1201房間的房門。裡面有人問:「誰啊?」

服務就說:「你好,我是賓館的服務員,來整理房間的。」

裡面那人就說:「我正在休息呢,現在不用整理了。」

門不開,胡長林他們也不敢貿然破門而入。擔心一旦交火,警員們可能會有人死傷。

胡長林就下來和馬賓士局長商量,此時的馬賓士正坐在賓館的監控室里,看著樓上的一舉一動。聽了胡長林的彙報,馬賓士讓人叫來了賓館的經理,讓他立即按照警方的指示前去落實。

不大一會兒,1201房間的洗手間里突然傳來了呼呼啦啦的流水聲。殺手一看,洗手間的屋頂上可能是水管破裂了,一股巨大的水流正在往房間里傾瀉。轉眼大水就從洗手間漫到了住室里。他連忙去捅下水道,卻發現下水道根本就沒有用,一點水也下不去。看著越來越大的水流,殺手只好撥通了總台的電話。

很快,就有兩名管道工敲門進來了。他們頭戴安全帽,身穿藍色工裝,腳蹬深腰膠皮鞋,手持電筒、管鉗等工具,很像是武裝到牙齒的美國大兵。因為他倆穿著太整齊了,反倒引起了殺手的懷疑。他剛撥了電話,就來了兩位著裝如此齊整的管道工,這可能嗎?

走進房間查看了一下,高個子工人說:「嗨,這動靜蠻大的。」

矮個子工人說:「可不是,我到上面去看看,你在這裡弄弄下水道。」

矮個子工人剛走出去,殺手就迅速鎖上了房門。趁高個子工人正在彎腰疏通下水管道時,他就上前用一根鋼絲狠狠地勒在了工人的脖子上。

工人越掙扎,鋼絲勒得越緊,不久,工人就感到呼吸困難了。殺手從工人的身上搜出一把六四式手槍,他看了看,子彈已經上膛。殺手知道,他雖然制伏了眼前這位假冒工人的警察,但外面肯定還會有更多的警察。這一次,他大概是很難逃出去了。賓館是一個相對封閉的區域,如果他已經被圍在了這裡,他是沒有辦法脫身的。

這就奇怪了,他來到這家賓館那是精挑細選的。他的行蹤也是十分隱秘的,警察又是如何在這裡盯上他的呢?難道真的是如同當年項羽所說的:天要亡我,非戰之力也。

殺手定了定神,用室內的大床結結實實地頂住了房門。他又將倒在房間里奄奄一息的特警隊員用膠帶捆好了,這個人沒有別的用處,只能在沒辦法的時候拿來充作人質了。

這時,外面的特警已經將1201房間圍得水泄不通。胡長林擺擺手,讓隊員們隱蔽在彈道之外的安全區域,他就準備對殺手喊話了。

殺手拉開窗帘,看了看外面,街道上已經拉上了警戒線,幾輛警車正停在下面的廣場上,一群警察已經把守在各個要害部位。從窗子這邊是無法下去了,房門這邊那就更不用說了。外面肯定到處都是黑洞洞的槍口。

看看沒有辦法,殺手只好挪開大床,打開了房門。他一手托著裡面的那名特警隊員,一手用槍指著他的頭部。

殺手叫道:「讓開路,在下面給老子備一輛車。不然,就一槍斃了他!」

胡長林擺擺手,讓警察們讓出了一條路。因為殺手手裡的人質已處在半昏迷的狀態,所以走起來相當吃力。

胡長林就說:「老弟,放下人質,交槍投降吧。在你的腳下,已經沒有別的路可走了。」

殺手揚起自己高傲的頭哈哈地大笑起來:「我死不足惜,可惜的是死在你們這幫無名小卒的手裡,污了老子的名聲。」

胡長林說:「老弟,你已經是窮途末路了。願賭服輸,交槍投降吧。坦白從寬,爭取給自己創造立功的機會吧。」

殺手問:「兄弟,一個殺掉28個人的職業殺手,你說他還能被寬大處理嗎?」

胡長林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了。好傢夥,已經殺了28個人。這個殺手可真是一個毫無人性的殺人惡魔。

馬賓士說:「兄弟,還是放下槍跟我們走吧。把你的故事給我們說說,你在江湖上還能留下一點名聲。」

殺手又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