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209章 為官痴狂

第209章 為官痴狂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09節第209章為官痴狂

山陰市委書記李大海,這一次不僅沒有當上副省長,連自己原來市委書記的位子也給丟了,組織上將他降職為河陽市的市委副書記,並催促他即日上任。

李大海這個氣啊,不打一處來。但更多的是恨,最恨的就是他的老夥計王國慶。同樣是市委書記,他們倆的工作業績也不相上下。現在王國慶順利當選k省的副省長,而他李大海居然為一張小小的假文憑被降職了。

不錯,在他和王國慶的角力中,他也曾找人向省紀委、省委組織部,省委書記、省長,中紀委、中組部等地方,寫了很多反映王國慶貪污受賄、包養情婦的檢舉信。但上面查來查去,卻一無所獲。而他僅僅是因為曾經使用了一張假的本科文憑,就成了欺騙組織的證據。不僅被取消了副省長的競爭資格,還被降了職。這是什麼天理啊!

聽說自己沒有希望的時候,他李大海當即就下定了要和王國慶同歸於盡的決心。既然自己的政治生命就此完結,那他王國慶也決不能春風得意。他通過極為隱秘的渠道,出高價聯繫到了香港的沙老闆。他要僱人做掉王國慶,哪怕最後搭上他李大海也在所不惜。

誰也沒有料到,沙老闆手下最為得力的頂尖殺手居然會兵敗山陽。李大海想,這就是命啊,王國慶的命就是好。

殺手雖然死了,但此事不可能從此就一風吹了吧。如果警方再細挖深究下去,會不會就要捉住他李大海這隻幕後黑手呢?王國慶現在安然無恙,而他李大海再擔上一個雇兇殺人的罪名,那他的下半輩子只能在牢獄中渡過了。

這些年,國家對官場上雇兇殺人這種事極為重視。命案必破,立案必究。

思來想去,李大海心如刀割。不行,這絕對不行,自己完蛋了不足惜,但太便宜了王國慶這小子。

……

任誰也沒有想到的是,李大海書記還沒有去河陽報到,卻被送進了精神病院。

一開始,李大海本人根本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不正常。只是新的市委書記已經來了,他還不走,這就讓人有點匪夷所思了。有一天,李大海仍像往常一樣來到市委辦公大樓,當他來到三樓,要打開自己的辦公室時,卻發現用鑰匙怎麼也扭不動。

他就把正在公務班值班的工作人員叫了過來:「怎麼搞的,鎖壞了也不修修?」

公務員囁嚅道:「李書記,你的辦公室暫時調到那邊去了。這一間,方書記已經用了。」

方書記就是新來的市委書記方小平。方小平,李大海是認識的。原來在省委學校學習時,兩個人還住過一個宿舍。那時候,他李大海就是山陰的市委書記,方小平則是河陽市的副書記。如今卻反過來了,方小平搖身一變,成了山陰的市委書記。他李大海卻腳下一滑,成了河陽市的副書記了。

李大海的辦公用品都被挪到了三樓盡頭的一間辦公室里,這間房子,李大海能不清楚,原來就是一間雜物間。現在,他尚未整理的一些書籍、文件都被胡亂地堆到了這裡。如果他李大海從一個三間連套的辦公室里坐進這裡,哪他不就和傳達室的老孫頭享受一個待遇了!

李大海就找到了市委劉秘書長,還沒等對方解釋,李大海就開始訓開了:「劉秘書長,我這不是還沒有走嗎,就被你們從辦公室里趕出來了?」

劉秘書長滿面堆笑地說:「李書記,是這樣,方書記已經來了,他要開展工作。可咱們這裡又沒有其它閑置的房子,只好……」

李大海怒氣沖沖地說:「只好把我趕到了雜物間里!虧你們想的出,也幹得出。」

劉秘書長說:「不是,不是。我們正在給老書記您協調新的辦公室。」

李大海說:「算了吧,人沒走,茶就涼。」

進到這間新的辦公室,裡面打掃的還算乾淨。

李大海坐在辦公室里,一份《山陰日報》已翻來覆去看了多遍,連報縫中的售房廣告、徵婚啟事、屍體認領也細細地研讀了一番。抬眼看了看了牆上的石英鐘,明明是快11點了,細瞧瞧,還是將近11點的樣子。始終不見一個人來向他彙報工作。李大海手裡握著一支鋼筆,若有所思,卻無處簽字。他終於皺起了眉頭,很不習慣走了出去。

在走廊里,李大海碰到了青龍縣的縣委書記史無前。

李大海招招手說:「是無前啊,來,有事到辦公室說。」

史無前本是來看方書記的,但方書記屋裡有人,他只好在門我等。沒想到,在這裡他去碰見了最不想見的人。

可李大海畢竟是他多年的領導,他只好笑了笑迎了上來。

李大海說:「無前啊,有一陣子沒見了吧!」

「你看,我們基層的幹部就是忙,瞎忙。也不常來向老領導彙報工作,您多批評。」

「一把手,就是這樣,總是忙。這也是我們的國情啊!」

因為李大海被降職了,又要發配到河陽去,很多話就不方便說。史無前只好有一搭沒一搭地和李大海閑聊著。

看看11點半了,史無前就起身,手伸進上衣裡面掏著什麼。

李大海心想,又是這一套,肯定是一個大信封。縣委書記這一級幹部有事相求,一般不是不會低於50萬的。禮節性的,原則上是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他現在要調走了,史無前應當沒有啥事相求吧,估計是禮節性的表示。

想到這裡,李大海便跨步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