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231章 見到首長

第231章 見到首長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231節第231章見到首長

李大海的老家青龍鎮其實很小,經濟發展也不行,本來沒有撤鄉設鎮的條件,當年還是在李大海的關照下,這才由鄉變成了鎮。

這個地方,只有一條像樣的街道。不過這裡的風景倒不錯,四面環山,水晶河嘩嘩地穿鎮而過。河上一坐石拱橋,橋下的岸邊有一棵需六人合抱的銀杏樹,這棵樹在省林業廳的檔案里是有戶口的。五、七塊兒河光石散落在樹下,石頭大小不一,大者小如牛,小者大如斗,皆被人們的屁股磨得圓溜精光。

鎮里的官員們聚會在會議室里,老百姓們則常在這樹下消磨時日。有洗衣的姑娘,有淘菜的婆姨,有下棋的老者,有打鬧的玩童。但堅持得最好的有兩個人,幾乎整天都能看見。一個是擺著剃頭挑子的麻子爺,一個是在樹下成天睡不醒的老狼豬。老狼豬其實不是豬,而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光棍漢,因他從事的是公豬配種的營生,人們都叫他老狼豬。

此時,老狼豬被人用草根捅進了鼻孔里,連打了幾個噴嚏,艱難地睜開了眼。「是哪個王八蛋?」

眾人哄堂大笑,老狼豬用手搓著胸前的灰卷子,坐了起來。他正要接著破口大罵,眼睛卻有些直了。

「太白」酒樓的老闆娘白姑正坐在河邊的石頭上擇菜,腳旁碼放著黃瓜、茄子、西紅柿和空心菜。隨著手上的動作,白姑胸前的兩個大**上下還有左右不停地晃動著,直晃得老狼豬頭暈。他趔趔趄趄地走到白姑身旁,順手拿了一根黃瓜啃了起來,眼光又趁勢順著白姑的脖子鑽進了她那件花格子襯衫的深處。

白姑拎起一條豬腿打在了老狼豬的襠下,罵道:「就你那x嘴饞!」

「往哪打哩?都看看是誰饞了?我就知道我們尊敬的徐老闆喂不飽你,放心,吃你一根小黃瓜,晚上送你一根大號黃瓜。」

「叫你姐你妹子吃吧,吃不完,還有你媽哩。」白姑扔起一個草籮頭,差點兒扣在老狼豬的頭上。

老狼豬一邊跑,一邊又抓起了兩個大蕃茄扣在胸前:「叫你小氣,哈哈,再吃你兩個大饅頭。」

白姑高一腳低一腳地追打過去:「不要臉的老狼豬,斷子絕孫的老狼豬。」

老孫頭吹吹嘴上的肥皂沫子,問:「他麻子爺,前天我看見王家老八了,怪正常,不像個瘋子哩。」

麻子爺將剃頭刀在鐺刀布上來回颳了幾下,迷著眼說:「聽說是得了癔症,腦子沒有全壞,說是早年的事記里清,眼下的事忘里凈,不算瘋子。」

「他在外邊乾的多大事兒?」

「這老八可不是凡人,小時候我給他剃頭就看出來了。他頭上有兩個半旋子,不簡單哪。這不,他果真就干到了道台。要是他有三個旋子,就更好了。就是那半個旋子壞了事,他沒有干到頭啊。虧了,唉,虧了。」

「虧個啥?我的兒要是能幹上鎮長,我就天天唱大戲。」老狼豬滿不在乎地搭上腔。

「別老想你那鎮長兒子了,還是先找頭老母豬吧。」

「還別不服氣,我老狼豬啥都缺,還真不缺女人,女人算個鳥。」

「你媽是個啥鳥啊?老狼豬!」白姑遠遠地問道。

「就你能,就你浪。」

「王家老八幹了道台,可把他一家害苦了。」老孫頭搖了搖頭。

「可不是,他把地氣都拔走了。」麻子爺細聲細氣地說,「他五歲上就妨死了親爹,十三歲上又妨死了親娘。除了有一個弟弟現在是工商局長還差不多以外,那個弟弟,卻是個傻子。」

對於本地出現的這個最大的官員,老鄉們對李大海是既熟悉又陌生。

白姑一邊刮著豬腿,一邊說道:「要說他幹了那麼大的官,可也沒見給家裡辦過啥事。你看那傻子過的啥光景。」

「干大事的人都是這樣。像包拯,鐵面無私,六親不認哩。」有人應道。

「聽說他這個官也不咋樣,和老婆離了婚,40多歲上又娶了一個黃花閨女。」

「那叫小蜜。」

「這不是小蜜,正兒巴經地辦過手續的。小蜜是混的野女人。」

「報應啊,聽說他得了怪病,官也幹不成了。有個女兒卻跟了前妻,小老婆也卷上錢跑到了美國。」

「可憐,50多歲的人倒成了孤家寡人。」

其實,這些都是鄉親們的俁傳,李大海雖說是私生活並不檢點,但根本就沒有離婚。方大姐還是在家裡紅旗不倒啊。

「吁,他來了。」老狼豬正躲在樹下灑尿,遠遠地瞧見老首長正向橋邊走來,忙提醒大家。眾人一時都噤了口。老狼豬一邊抖了幾抖將手中的傢伙塞入短褲,一邊大聲喊道:「首長好!」

老狼豬雖藏在樹後,白姑卻瞧得見他。心中暗罵:「真是個活鬼孫。」

老首長正在欣賞著小鎮的風光,聽到叫聲,忙朝眾人揮手:「同志們好!同志們辛苦了!」

老狼豬將胸脯盡量往前挺起,聲音更大了:「為人民服務!」

眾人強忍住笑,皆起身招呼。只有癱子王老五在地上欠欠身,算是致意。

老首長掏出香煙,給眾人一一散上。老狼豬拿起煙在鼻子上聞聞,並不急於點上,而是小心夾在了耳後。「乖乖,是大中華呀!」他又趕緊拍起了巴掌,「請老首長給我們講話,大家歡迎!」

老首長擺了擺手:「都是鄉里鄉親,講什麼話。」

「講幾句嘛。講幾句!」

「本來不想講,但鄉親們這麼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