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297章 流血了

第297章 流血了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297節第297章流血了

西山縣的部署雖然很全面,但有些方面還是讓人始料不及。群眾早們就通過電視報紙對**有了一定的恐懼,現在西山縣的空氣也緊張起來了。一些群眾擔心被隔離,也擔心外地的物品不能及時運到西山,他們就開始大量購買藥品、食品等。搶購風如同傳染病,有一個人搶購,馬上就有10個,100個,1000個人加入進來。很快就變成了一股全民搶購的狂潮。

搶購的主要對象有藥品、白醋、鹽、糧、油等,一些不法商家乘機哄抬價格,擅自提高價格。一袋500克複合膜小包裝精製加碘鹽零售價由每袋1元提高到1.5元—5元,每袋多收價款0.5元—4元不等。而很多藥店的板藍根、金銀花、白菊花、夏枯草已經買不到了。不是沒有,而是藥店不賣。他們也在靜候藥品的漲價。

得知這一情況後,黑鐵膽感到事情嚴重。他便代表縣委、政府在電視上發表了一個聲明,告訴人們不要忙亂,全縣的食品和藥品都十分充足。同時,目前就是在**疫情嚴重的地區,現在沒有出現、以後也決不會出現物資流通上的問題。黑鐵膽還專門警告那些哄抬物價的商戶,必須立即停止這種不法行為。工商及物價部門已經介入檢查,將對那些私自漲價的商戶進行處罰。

食品的價格很快就得到了扼止,但中藥材,特別是以清熱為主的菊花、金銀花及夏枯草不久就脫銷了,那價格自然仍在一路攀升。好在進鳳凰山採購的一批中草藥開始陸續投放市場,並在一些特殊地點免費供應,這才穩住了中藥材市場的價格。

隨著在外務工大軍的返回,西山縣已經發現了12例疑似病人。和這12名病人有過接觸的人員則達到200多人。現在就不說是治療,僅僅是隔離這項工作就很是艱難。除了一些人暫時被隔離在鳳凰山賓館進行觀察外,西山縣城還有兩處居民樓被隔離了。這些被隔離的群眾,一開始還比較配合。可到一周以後,很多人都煩燥不安了。

特別是鳳凰小區的3號住宅樓,不少人已經聚集在院子里,準備衝擊大門前設置的隔離帶了。

從院子到隔離帶,還設有一個緩衝區。緩衝區的作用是每天在這裡免費供應樓上住戶所需要的饅頭、蔬菜、牛奶、肉製品的。每天供應車來到的時候,住戶們就進到緩衝區來按人頭領取政府配發的食品。同時,每個人都要接受體溫的監測。這個緩衝區,每天都要進行三次消毒。供應車從這裡離開時,工作人員及車輛都要進行嚴格的消毒。

這天上午,領取過免費的食品後,人們並沒有像往常那樣急著返回到各自的家中。很多人仍聚在那裡,大家在一位40多歲的中年漢子帶領下,要衝擊隔離帶了。

50多位群情激動地跨過了緩衝區,朝著大門口的隔離帶走了過來。大門口拉在一條黃色帶子,有兩名護士及兩名公安在此值班。這四名工作人員的職責是禁止裡面的人外出,也禁止外面的人進入。

看到大家要衝出來,一名警察連忙把大門關住並上了鎖。一看自己被鎖在裡面了,那位中年漢子的情緒更加激憤了。他大聲地嚷嚷道:「我們不是犯人,請打開牢房,還我們自由。」

眾人也在後面叫道:「還我們自由。」

幾個人已經開始撞擊大門,中年漢子找到了一把斧子,只一下就把門上的大鎖給砸掉了。一看事態嚴重,四名工作人員一邊上前緊緊地拉著大門,一邊撥打110呼救。雖然他們都戴著手套,但每個人的手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侵害。撥打110的那位警官,甚至被中年漢子用斧子砸了一下,鮮血便滲過手套流了出來。正在緊急關頭,一大批防暴警察趕過來了。與此同時,大門被裡面激動的人群撞開了。

但他們還是被手持盾牌和警棍的防暴隊員堵上了,雙方便相持在小區的大門口。中年漢子手裡揮動著斧子,死命地往臉前的盾牌上猛砍。因為還沒有接到明確的指示,警察們只是上前頂,沒有反擊。這時,停在大門口的一輛警車也被掀翻了,警燈和玻璃都被砸得粉碎。

這個時候,政府辦主任李小爽也在幾個警察的簇擁下來到了現場。他一看這種情況,相當惱火。這都火燒眉毛了,這些群眾還來鬧事,這都是素質啊。他強壓著內心的火焰,對裡面的人群大聲地說:「同志們,大家要冷靜。實行隔離,這是中央的指示,也是咱們西山縣委、政府的明確要求。我提醒你們,你們這種行為已經違法。請你們立即退回去,否則,我們就會採取措施。」

裡面的人就說:「這是誰啊,真沒把自己當外人。」

有人認識,就說這是政府辦主任李小爽。

中年漢子就在裡面喊道:「我們不是犯人,我們要出去。」

李小爽指著中年漢子說:「你是誰?帶頭鬧事,後果自負。」

中年漢子也指著李小爽說:「你是誰?你能把我的球咬了?」

李小爽對身邊的警察說:「這個人凶得狠,已經犯了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先抓起來再說。」

幾個警察一聽,便要擠進去抓人。這時候,黑鐵膽也趕過來了,他制止著了幾個警察的行動。

雖然黑鐵膽剛才已經得到消息,但當他下車時,仍被眼前的場景震驚了。

對抗已經使雙方亂作一團,馬上就要有流血衝突了。他大步地朝門口走去,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