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319章 不順眼

第319章 不順眼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19節第319章不順眼

找了幾次,黑鐵膽總算找到了白鵬舉。

白鵬舉對工作並不深入,但他卻會說一些冠冕堂皇的話。

白鵬舉笑著對黑鐵膽說,鐵膽啊,這個事你負全責,你就放開手腳去干,我支持你。

對於這些原則性話,黑鐵膽雖不愛聽,卻也無可奈何,誰讓人家的官比他大呢。

縣委書記郭紅梅因為怕問責,對礦山整治的事情倒是挺關心,她認真地聽取了黑鐵膽想法,支持黑鐵膽由點帶面、徹底根治的設想。有了書記和縣長的支持,黑鐵明便準備集中精力,大幹一場了。

但縣長與縣委副書記的矛盾又讓黑鐵膽的精力無法集中下來。

黑鐵膽這個務實派看不上務虛派的白鵬舉,縣委副書記宋長江則更是對白鵬舉表現出明顯的厭惡。

宋長江是土生土長的西山人,在提副書記前,曾在四個鄉鎮干過黨委書記,可以說是西山縣的「坐地炮」。在他的眼裡,白鵬舉那就一個小白臉,能有什麼能耐?可這小子卻自視甚高,一肚子的花花腸子。你不就依仗著省委書記白中傑嗎?逢人就說白中傑是他本家的叔叔,也不知道是那門子叔叔。

宋長江就在想,得找個機會教訓一下白鵬舉,最好讓他從西山縣滾蛋。

思想決定行動,明裡暗裡,宋長江就和白鵬舉對著干,弄得白鵬舉也感到整天如芒在背。有時候,他正在和圓圓親熱,一想到宋長江,他的興就敗了。

他媽的宋長江,你為什麼要和老子過不去呢?

因為縣長白鵬舉和副書記宋長江的個人恩怨已經成了公開的秘密。一個縣,二把手和三把手不和,很多事情都沒辦法弄。

對於白鵬舉和宋長江的這點恩怨,縣委書記郭紅梅則感到很高興。兩個人有矛盾,正需要她出面掌握平衡啊。

為了更好地控制白鵬舉和宋長江,郭紅梅便故意將手中的權力讓給宋長江一部分,讓他成為名副其實的實權派。如此一來,宋長江就可以放開手腳與白鵬舉對著幹了。

郭紅梅也曾私下故意對白、宋二人講,要注意團結,要講大局。宋長江表面上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對郭紅梅說,團結,怎麼能不團結呢?

可他他在內心深處卻對自己說,像白鵬舉這種東西,不去摑他幾耳光就是好的。還讓配合他,他媽的,怎麼配合?!

因為宋長江是西山縣的坐地炮,現在又分管著組織工作,說白了,他是管人的。而白鵬舉是縣長,那就是管錢的。這就讓很多人,包括各鄉鎮的書記、鄉鎮長,還有縣直各單位的一把手,乃直四大家領導們都很為難。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個人需要烏紗帽,這離不開宋長江。單位需要經費,這離不開白鵬舉。

離縣長近了,怕得罪宋長江。離副書記近了,又怕得罪白鵬舉。但總的來看,宋長江在當地的勢力顯然是要高出白鵬舉很多的。

白鵬舉就感到這個宋副書記可真不是什麼東西,處處事事和自己對著干。你是副書記,但只是個三把手啊。我這個縣長才是二把手,你應該配合我這個縣長的工作啊。更何況,我這個縣長是組織上安排的,難道是你宋長江讓給我的?

這個縣長就是我白鵬舉不幹,也不一定就是你宋長江的。看看你那素質,和山上的土匪有什麼區別?我不摑你幾嘴巴就是好的,還讓我體諒你個王八蛋。

每當開會的時候,郭紅梅書記坐中間。她左手坐的是白縣長,右手坐的是宋副書記。當郭紅梅講話的時候,大家都在認真地聽,詳細地記。

如果隨後其他領導再講,那場面就熱鬧了。

比如是白縣長強調一些內容,他講罷後,宋長江就會談一些不同的看法。反之亦然。

這讓下面的幹部一邊暗自發笑,一邊也感到無所適從。

這一天,宋長江給公安局長李大爽撥了電話,他在電話中說:「大爽啊,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李大爽說:「宋書記,好好。我現在還在山陽市區,我馬上趕回去。」

宋長江說:「不急,你先辦事。」

不到兩個小時,李大爽就出現在了宋長江的辦公室。

宋長江知道,兩個小時,那是從山陽到西山的速度了。

宋長江見李大爽這麼快就趕了回來,嗔怪道:「讓你不要急嘛,不必這麼匆忙的。」

李大爽說:「宋書記,您不知道,聽到您的召喚,我恨不得能插上翅膀,立馬飛到您的身邊。」

宋長江說:「好,好,西山縣的幹部如果都像你這樣雷厲風行,我就放心了。」

李大爽說:「應該的,應該的。」

李大爽是宋長江一手提拔上來的,當年宋長江干鄉鎮書記的時候,這個李大爽只是那個鄉鎮派出所的副所長。隨著宋長江職務的升遷,李大爽也一步一步成長起來。副所長、所長、局辦公室主任、警令部主任、副局長、局長。因此,只要是宋長江交待的事情,李大爽絕對是百分之二百地去完成。

兩個人又聊了幾句,宋長江就壓低了聲音說:「大爽啊,我要讓你幫我做一件事情,這件事不大,但可能違背組織上的原則,你要掂量掂量。」

李大爽說:「宋書記,掂量個啥,您只管下命令就是。」

宋長江說:「好,好。」

他就讓李大爽湊到跟前,耳語了一番。

李大爽一邊聽一邊點頭,最後,他對宋長江說:「宋書記,你放心,我一定會拿到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