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323章 龍霸天

第323章 龍霸天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23節第323章龍霸天

這幾年鐵礦的形勢好,西山本地人就紛紛加入,時間不長,外地的客商就紛紛被當地的礦霸們趕走了。

外地的那些投資稍晚的老闆來,幾乎是血本無歸。他們也找當地的政府求助,但他們也沒有資質,沒有採礦許可證,他們本身就是違法開採,因此也就得不到任何支持了。

外地的老闆們雖然走了,但當地那些無賴、礦霸們仍在紅紅火火地圈地、開採。

正是在這場瘋狂的圈地、開挖過程中,方小芹她們的那個村,被西山縣城的一個大哥圈上了。

這位大哥不是別人,正是龍霸天。龍霸天是大名,他的綽號龍牙則更為響亮。這傢伙他是西山縣勢力最大的黑社會頭子,手下有100多號馬仔,名下還有銀河夜總會與銀河拆遷公司兩家所謂的實業。拆遷公司擴建為建築公司後,加上又投資了礦山,龍霸天眼下名下的「銀河集團」已經有了三大公司——銀河娛樂、銀河建設、銀河礦產。

龍霸天的銀河娛樂由虎牙在支撐,銀河建設由胡風雲,也就是胡衙內在支撐,銀河礦產呢,則是由狼牙在領導。

龍霸天本人呢,已經以銀河集團的董事長自居了。

想當年,龍牙就跑到了深圳。雖然他不會做什麼正當生意,但他依然賺了不少錢。

龍牙的致富門路其實也很簡單,他招募了一批從西山、山陽,甚至是從k省到南方打工的老鄉們,組成了一個名叫龍虎幫的組織。

在上學的時候,打架大王龍牙就因為牙齒又尖又長被同學們戲稱為「龍牙」。後來,在他的手下就發展了虎牙、狼牙、血牙、金牙、銀牙等人,勢力一天天壯大起來。

龍虎幫的主要營生是在他們控制的地盤上收取保護費。他們還有一個口號,那就是要為西山人、山陽人、k省人、中原人撐腰。有難處找龍虎!

很快,龍牙在深圳就混出了名頭。手下也發展到了近百十號人,每年的收入都在百萬之上。

前些年,因為深圳開展了持續的嚴打行動,龍牙就帶著一些骨幹成員回到了西山躲風頭,並毫無懸念地成為西山道上的龍頭老大。

按龍牙在深圳乾的事,要是在嚴打的浪子頭上被抓了,怕是要殺頭的。

不過,龍牙這時手裡已經有了錢,通過跑關係,深圳警方在當地找了一個替罪羊。從此,龍牙就啥事也沒有了。

這些年,他靠手中的銀河夜總會與銀河拆遷公司,每年都能見到大筆的黑色收入。

這一次,他就看到了開採鐵礦的商機,便帶著龍虎幫插手礦山了。

殺虎口既然是全西山鐵礦品位最高的地方,這個地方,當然只能有他龍牙來經營。

方小芹擦了一把眼淚,繼續對黑鐵膽哭訴。

黑鐵膽一邊聽,一邊在筆記本上做了簡要的記錄。

方小芹說的雖然是斷斷續續,但在黑鐵膽的腦海里已經相當清晰了。

在圈地的過程中,龍牙的馬仔們一家一家地找到當地村民,每一戶的戶主都要在協議上簽字,摁指頭印。協議的主要內容是村民的土地所有權仍歸村民,但使用權歸龍牙。龍牙會在公司贏利的時候,給村民一定的補償。凡是摁過指印的村民,在公司施工期間,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攔。否則,一切後果由村民承擔。

這樣的協議,無疑是一份典型的霸王條款。習慣於種地的村民一下子失去了麥田,這就等於國王失掉了他的王國。

一些不願簽字的人,都被龍虎幫的馬仔們打得很慘。更讓人氣憤的是,卧虎嶺的村支書老蠻子和村主任袁大頭因為得了龍牙的好處,竟然領著那些打手們一家一家地去簽字。這些村裡的幹部,還時不時軟硬兼施地做村民的工作。

黑鐵膽想,**的基層政權,居然成了黑社會的幫凶,這還了得,這不是要翻天了嗎?

在卧虎嶺村,方小芹家的祖墳因為地處兩個坡頭的中間,也被龍牙的人圈了進去。方小芹的父親方老六多次找龍牙的人哀求,想讓他們將這個墳地保留下來。因為在農村,動祖墳那可是天大的事情。平時負責這個地方業務的正是龍牙的骨幹成員金牙。

金牙就對方老六說:「你這個事,我知道了。不過,老先生,我不當家啊。等哪一天我們大哥來了,你對他說,他只要同意,我沒有意見。」

眼看著巨大的鏟車就要副近自家的祖墳了,方老六越發慌了神。他找到老蠻子說:「支書啊,你看看,我們老方家的祖墳就快被他們挖到了,你得給我們作主啊!」

老蠻子笑笑說:「老六啊,你摁指頭印的時候,那可是你自願的。現在,你想反悔,一口吐沫吐到地上,還能再添起來?」

方老六又找到了袁大頭,整天與支書不和的袁大頭,這一次的意見竟和支書完全一樣。

村長說,老六啊,你的想法。我理解,也支持。不過,這協議一簽,就受法律保護了。人家如果把你們老賀家的祖墳留下來,那是人家獻愛心。人家要佔那塊地,也合情合理,你不能阻攔,只能遷墳。

無奈,方老六隻好和兒子方石頭每天都拿著棍子蹲在墳地上,他們要用自己的力量來保證祖先的安眠。

這一天,鏟車終於來到了方家的墳地。雙方發生了激烈的爭吵,方老六就隻身躺到了鏟車前面,方石頭則握著一根棍子站在了父親後面,方小芹與她母親也站在一旁大聲地和金牙他們對罵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