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356章 方小芹

第356章 方小芹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56節第356章方小芹

黑鐵膽他們正在拉話的時候,一個姑娘走了進來。

她遠遠地看到黑鐵膽,腳步便有些遲疑,當她認清是黑鐵膽後,便快步走到跟前說:「黑縣長!」

黑鐵膽一看,原來是方小芹。

黑鐵膽忙起身道:「是小芹啊,來,坐。」

李長旺給黑鐵膽說,方小芹現在也在他這裡織地毯,這姑娘心靈手巧,是十幾個姑娘中手的一個。

黑鐵膽欣慰地望著方小芹說:「噢,好,好。小芹啊,你媽和你哥還好吧?」

方小芹感激地說:「黑縣長,在你的關心下,他們現在都很好。」

原來,還是黑鐵膽當副縣長的時候,在礦山秩序整頓中,在他的幫助下,方小芹一家才得到應有的照顧和補償。拿到賠償後,小芹的哥哥方石頭在殺虎口鎮上開了一家批發部,做起了小買賣,眼下的日子還算不錯。

黑鐵膽感慨地說:「好,這就好,你們一家現在過的好了,你爸也可以瞑目了。」

提到上弔死去的方老六,方小芹的神情便有些黯淡。

李長旺接著說,方小芹這姑娘雖然只是初中畢業,但現在卻在複習、自學著英語。

黑鐵膽聽了很感興趣,連問,是嗎?是嗎?

李長旺解釋說,地毯這一塊兒主要是出口的,也有一些外國的客商到西山縣來收購地毯,但他們西山本地人絕大多數都不懂外語。為這,可沒少讓那些翻譯們從中做手腳,使好處。為了讓西山縣的地毯賣上一個更好的價錢,小芹就開始學起了英語。她說,她要直接和老外們對話。

江一英聽了,也連說方小芹有志氣。

幾個人聊了一會兒,大家就發現這個方小芹是個有心人,她不僅自己織地毯的技術是一流的,英語也已經可以說些基本的日常用語了,更厲害的是,她對整個地毯的形勢也很了解。

方小芹給黑鐵膽他們講,西山縣的手工真絲地毯之所以聞名遐邇,成為傳世珍品,是因為其工藝獨特、做工精細、圖案精美、是一種完全由手工編織的傳統工藝品。圖而要一針一線地將細細的真絲變成厚厚的地毯,需要的不僅僅是織工們嫻熟的技藝,更需要他們的耐心和堅持。

精工細制、彌足珍貴、承傳顯貴、絕代收藏是國際上對西山真絲地毯的高度概括。

根據圖案的複雜程度、做工及原料的情況,一個嫻熟的技工一般每天可打6000-7000個結左右。因此一位熟手的女工編織2x3英尺、300道的真絲地毯每平方英尺9萬個結,需要半年的時間才能織好。編織2x3英尺、500道的真絲地毯每平方英尺25萬個結,需要一年半才能編織好。編織1x1.5英尺、800道的絲毯每平方英尺64萬個結需要二年的時間才能織好。編織1.2x1.5英尺、1000道的絲毯每平方英尺100萬個結需要三年的時間才能織好。

編織極品真絲地毯的絲線就像一根頭髮一樣細,打結的時候,甚至需要借著放大鏡才能完成,編織地毯對織工的眼睛損害很大,很少有人能連續編織出第二塊相同的高品質、高道數的真絲地毯。因此高道數的真絲地毯有「軟黃金」之美譽。

地毯是一件特殊的商品,年代越久遠價值越高。在阿聯酋的一家地毯店中,一塊有400年歷史的波斯地毯售價高達上百萬美元。

手工地毯的特點就是惟一性,也就是說,你花錢買下一塊手工地毯,其花樣、設計、做工等完全是獨一無二的,它的圖案可能是一段神奇的歷史,它的織法可能含有獨特的創新。總之,物以稀為貴,出廠時就獨一無二的東西,隨著時間的推移只會越來越珍貴而不會貶值。所以,許多家庭都將地毯作為自己的「傳家寶」一代代傳下去。

聽了方小芹的介紹,江一英不由得感嘆道,了不得,一塊小小的1000道的真絲地毯,每平方英尺要打上100萬個結,一個姑娘得織上三年。天啊!

李華章豎起大拇指說:「這個姑娘不簡單,完全可以作為我們西山縣真絲地毯的代言人嘛。用一句時髦的話說,那就是形象大使啊!」

江一英說,李縣長這想法好,我提議啊,就把小芹轉成咱們縣上的集體工,調到縣地毯總廠去。

黑鐵膽說,你們的建議可以考慮啊!

李長旺有些激動地說,選這個姑娘錯不了。小芹啊,集體工就是農轉非,吃上皇糧了,還不快謝謝領導們!

方小芹感激地看著幾位縣長說,能成為正式工人,這個事,我可做夢也沒有想過。多謝領導們對我方小芹的鼓勵和厚愛!

黑鐵膽就對李華章說,華章啊,招工這個事,你記下,交給你了。

李華章說,放心,像方小芹這樣的好工人,越多越好。

中午吃飯時候,黑鐵膽等人就圍坐在李長旺院子的葡萄架下,在李長旺的交待下,方小芹也加入進來,給領導們斟酒續茶。

黑鐵膽今天心情不錯,本來是了解苗木產業發展的,沒想到對地毯產業有了進一步的認識。更沒有想到,在李長旺這裡還遇上了如今這麼爭氣的方小芹。

菜已經端上桌了,卻見殺虎口鎮的黨委書記胡小雲,還有鎮長王大壯也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

胡小雲一到,就連忙說:「黑縣長,來晚了,來晚了,我剛在鎮里聽說你們來。長旺啊,這我就要說你了,領導們難得來一趟,你也沒有給鎮里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