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380章 萬紅叢中一點綠

第380章 萬紅叢中一點綠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80節第380章萬紅叢中一點綠

黑鐵膽是熟讀《資治通鑒》的,想當初,白沙鎮上的竹林七賢們也常坐在一起互相考問《資治通鑒》上的人和事。

當時,江一英他們無不佩服黑鐵膽那驚人的記憶力。

這次來到了淮安,黑鐵膽覺得這個地方就是中國5000年歷史的一個縮影。

因為有著共同的愛好,這次在淮安看三個紀念館的時候,黑鐵膽、江一英、張炎元、李士珍四個人就不約而同地聚在了一起。副縣長杜天虎是不愛看什麼紀念館的,他就叫上張大彪、狄青、王愛民等人在賓館裡開了一個房間,繼續玩鬥地主。

殺虎口鎮黨委書記胡小雲也是不愛參觀紀念館一類的,她喜歡去逛商場,去買衣服。可黑鐵膽縣長要去看這三個紀念館,胡小雲也裝做很感興趣地亦步亦趨地跟隨著,還時不時地問黑鐵膽一些外行話。

花莎莎見江一英同黑鐵膽一塊兒,本是要迴避的,但黑鐵膽也特意叫上了她。

西山名妓陳圓圓本來也拿著攝像機在黑鐵膽的身邊跑前跑後,時不時地在選擇著最佳的拍攝角度。

黑鐵膽說,圓圓啊,今天在這裡就不用拍照了,我也給你放一天假。

江一英說,就是,這一路走來,看把圓圓給累的。

陳圓圓說,好,那就不錄了,不過,我也想長長見識。

江一英說,好,那就一起來吧。

看罷吳承恩紀念館,黑鐵膽就帶著一幫人來到了韓信紀念館。

當黑鐵膽被一群美女們簇擁著來到韓信紀念館時,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

是啊,江一英、陳圓圓、任明霞、花莎莎,都是標誌的美人。胡小雲雖然差一點,但也女人強。

黑鐵膽就笑笑說,我可是萬紅叢中一點綠啊!

花莎莎笑道,黑縣長的身邊從來也不缺乏紅啊!

張炎元也笑著說,今天咱們這一群人,有你們這幾位美女相伴,把這裡的人都給震了。

看到眾人複雜而又略帶嫉妒的眼神,黑鐵膽也很高興。

與吳承恩,淮陰侯韓信的一生則是波瀾壯闊,他的命運也格外讓黑鐵膽唏噓。

因為黑鐵膽高興,他就一邊看,一邊談著感慨,大家的心思也不由與他產生了共鳴。

黑鐵膽頗有詩意地說,似乎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煙雲,一切都是宿命,一切都是無法變更的過去。

命運之神的嘲弄從來都不曾離開過那個獨坐在淮陰河邊乞食的失意青年——那個受盡羞辱不得不從惡少胯下穿過的膽小鬼;那個項羽帳前卑微的其貌不揚的執戟郎;那個被漢王視為狂妄自大心腹之患的淮陰侯。

原來,那個叫「韓信」的男子,從來不曾遠離過落魄。

花莎莎笑道,我們的鐵膽縣長,出口成章啊!

黑鐵膽說,我這是有感而發啊!你們看,與秦末大亂大多出身貴族官僚的弄潮兒們相比,韓信的出身是那麼的卑微,活到二十多歲,卻從未體會過被人尊重的滋味;而且他的身材也不高大,甚至面黃肌瘦,在那個以貌取人的時代,以至於他從未被人重視,並因此常常受到街頭惡少的侮辱……

胡小雲說,那個時候,也是以貌取人?

張炎元說,以貌取人最直觀,是選人用人的最原始也是最常見的辦法。

黑鐵膽說,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不看好韓信,但他卻始終對自己報有信心。他相信,他這一生是註定要干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偉業的。

李士珍說,韓信的意志力堅如磐石。

黑鐵膽說,當一位善良的洗衣服的老大娘賜給快被飢餓折磨得幾乎要咽氣的韓信一碗飯時,已經數日未進食的他卻堅定地對老大娘說,待我將來取得富貴,一定會用數千兩的黃金來報答您今日的德行。

老大娘聽完卻輕蔑地回答道,大丈夫不能靠自身之力以自立,還好為誑語,尚有何臉面存於世間,我是看在你可憐的份上才救你性命,也從來不奢望你這種人能夠報答我。

漂母的藐視,並未改變韓信對自己志向的看法,因為在此之前,他已經受到過足夠多的更殘忍更無情的冷漠的嘲笑。

當陳勝發出「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怒吼後,韓信帶上自己僅有的一把劍,不懷一絲躊躇,渡過淮河,離開家鄉,去追尋心中的偉大志向去了。

胡小雲說,他就是從這裡走出去的?

黑鐵膽說,不錯,他要從這裡出發去征服整個世界。

張炎元說,可惜無論韓信對未來懷有多麼大的期望,在他最初的很長一段時間內,他是在默默無聞中甚至是被人輕視中度過的。項梁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項羽本來也不想留他,儘管最終在范增的勸告下給了他個干看門工作的持戟郎的差事,但這僅僅是一個軍營中類似小丑的卑賤角色。

黑鐵膽笑笑說,是啊,此時此刻,胸懷天下的青年卻不得不低眉吟首做一個最卑微的職務,如同一隻骯髒的小狗捲縮在籠子裡面,被門前進進出出的人群嬉笑。投軍時懷有的巨大期望如同肥皂泡一樣被迅速且無情地戮破,變得只剩下一文不值的空氣,但是他並沒有選擇的能力,他只能等待,默默的等待。然而通過漫長的守候,在終於確定無法在這裡實現自己的志向後,他選擇了投奔劉邦。

劉邦被稱作是知人善任,禮賢下士,但是,面黃肌瘦貌不驚人的韓信卻沒能讓劉邦對他產生任何興趣。韓信終於被任命為一個看守糧倉的小吏,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