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383章 臨淵羨魚

第383章 臨淵羨魚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83節第383章臨淵羨魚

這次到洋河酒廠參觀考察,黑鐵膽的心情特別複雜。

在黑鐵膽主政白沙集團期間,經過上上下下的努力,白沙酒業的業績穩居全省第一,全國第五,當時的影響遠在洋河之上。幾年過去了,洋河重新崛起,而白沙集團已經滑至全國第十。這還是郭宏圖等人在各項數據中加了水分後,白沙集團才勉強保住了全國白酒前的面子。

其實如果實打實地算一下,白沙集團的業績恐怕當在全國白酒15位之後了。黑鐵膽越想越痛心,他覺得自己的離去對不住白沙集團,對不住白沙集團的兄弟姐妹們。

客觀地講,白沙集團現在的董事長郭宏圖也是努力的,但他不是一把手的料。黑鐵膽就在想,如果讓王西山和郭宏圖的角色換一換,也就是讓王西山擔任董事長,讓郭宏圖擔任總經理,也許對白沙集團大有好處。

王西山曾和他並肩戰鬥多年,對王西山,黑鐵膽還是比較放心的。自己當年決定離開白沙集團時,他向縣委書記郭紅梅、縣長白鵬舉推薦的就是王西山,但最後來上任的董事長卻是郭紅梅的弟弟郭宏圖。因為白沙集團是一家國有企業,最終還是由組織說了算。

如果白沙集團是一家私營企業,他一定會安排王西山當自己的接班人。

可人家洋河集團也是一家國有企業啊,怎麼就能把經營搞得那麼精細、那麼透徹呢?

自2003年9月「洋河藍色經典」橫空出世以來,「洋河」銷售業績連續幾年以百分之六十左右速度遞增,其中「洋河藍色經典」單品更是創造了每年以三位數高速增長的「神話」!這一神話的締造,顛覆了白酒行業的傳統發展模式,業界稱為「現代白酒的開拓者」,必將起到引領整個行業發展的標杆作用。

在洋河鎮的這天晚上,黑鐵膽心潮澎湃,感慨良多。他又把同志們召集到一塊兒,共同討論洋河集團的神話。

這次座談會,白沙集團和鳳凰絲綢集團的老總們是主角。

座談會開了四個多鐘頭,歸納了一下,他們從品牌力、產品力、營銷力、管理力和執行力等五個方面解析「洋河藍色經典神話」。對照西山自己的企業,尋找差距,尋求突破。

黑鐵膽說,品牌力是締造神話的靈魂,營銷力是締造神話的利器,管理力是他們締造神話的基礎,執行力無疑是洋河締造神話的保證。

我們白沙集團和洋酒集團有很多相仿的地方。比如,我們兩家在歷史上都曾是中國名酒,都有著貴族的血統。在新的時期,我們兩家也都在尋求新的突破。比如,我們已經上市,他們正在謀求上市。比如,我們開發出了白沙紅、白沙紫、白沙黑等,他們開發出了海之藍、天之藍、夢之藍等。前幾年,我們白沙集團的確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一舉成為全省第一,全國第五。但眼下,洋河的勢頭卻死死地壓著了咱們。

聽到這裡,郭宏圖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了。

他低下頭,只管在筆記本上胡亂地寫著。

黑鐵膽看了看大家繼續說,成功就象一扇門,它需要一把合適的鑰匙把門打開。「洋河」正是通過將品牌力、產品力、營銷力、管理力、執行力等諸多要素創造性地整合提升,形成了強勁的企業合力——永續發展的「核動力」,驅動「洋河」這艘中國白酒產業的航母,乘風破浪駛向「藍海」!

我們呢?我們的核心價值取向是什麼,我們真正的拳頭是什麼?靠什麼跟隨乃至引領市場呢?

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認真反思。

黑鐵膽又看了看大家,發現有的有在羨慕,有的人在嘆息。

黑鐵膽就說,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我們也有我們的優勢和潛力,一句話,只要精神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同志們,搞好我們的白沙集團,重振我們白沙集團的雄風,你們有沒有信心?!

白崇光這個老頭兒的聲音都挺大,有,絕對有!

這天晚上,在洋河大酒店,郭宏圖翻了一夜,一眼也沒眨。在洋酒,他受到的刺激太大了。

第二天,黑鐵膽、江一英、張炎元他們商量了一下,決定到沭陽去看一看,領略一下仇和這幾年在沭陽的改革風雲。

黑鐵膽說,洋河所在的這個泗陽,還有它東北部的那個沭陽,同屬於仇和麾下的宿遷市管轄。看洋河,主要是啟發老總們,看沭陽、看仇和,主要是啟發官員們的。

江一英說,好好,仇和可是一個最富爭議的市委書記。

張炎元說,仇和也是一個最有個性的官員。

聽說要去沭陽,要感受仇和的改革,大家都來了興緻。

不錯,**宿遷市委書記仇和,8年來一直以激進的手段推進改革。他的施政歷程,交織著他的個性特點、現實的政治體制和中西方文化的影響。

兩種極端評價集於此人一身:有人說他是酷吏,有人認他如青天;有人說他大搞政績工程,有人認為他顛覆了傳統經濟發展的思路;有人怒斥他「簡直是胡鬧」,有人鼓勵他「大膽地試」……

黑鐵膽說,仇書記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咱們這次來好好地琢磨琢磨。

仇和的執政,當然有「人治」的影子。而仇和的獨特之處還在於,他以「人治」的方式,最早在全國完成了幹部「任前公示制」、幹部「公推競選」等建設民主制度的試驗。

即使跳出與之利益相關的圈子,這依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