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385章 官場調教

第385章 官場調教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85節第385章官場調教

黑鐵膽翻了翻報紙,就埋頭看了起來。

……對於一直在農科院、科委工作的仇和來說,1996年12月8日,是他人生的一個重要日子:當天,仇和以宿遷市委常委、副市長之銜,兼任沭陽縣委書記。

仇和時年39歲,這是他第一次獲得獨當一面的機會。

「天下最真實的官有兩個,一個宰相,一個縣官。」此話後來被他常常引用,從中也可以看出,他對當初出任縣委書記一職的重視。

黑鐵膽把目光鎖定在了這句話上,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天下最真實的官有兩個,一個宰相,一個縣官。

宰相的情況黑鐵膽沒有切身體會,不過對於縣長,黑鐵膽那可是感同身受。作為西山縣的一縣之長,黑鐵膽深知,縣長的責任與不易。有時候黑鐵膽也想,在中國,只要能幹好縣長與縣委書記的人,你將來無論把他放到任何一個位置,他都不怯,而且也能幹好。相反,一個沒有基層工作經驗的高官,比如一個司長,一個部長,你讓他去當縣長、縣委書記,他倒未必能幹好。

仇和上任後做的第一件事,就帶來了爭議。上任當晚,他夜巡城區,結果在路邊4次踩到大便。一位老幹部拉著仇和的手,指著院子旁堆積如山的垃圾甚至哭起來:「這還像人住的地方嗎?」

全縣5000多名機關幹部被仇和勒令充當「清潔工」,兩周之後,環境有了明顯改觀。但議論隨之而來,說他「不抓工,不抓商,只抓四面光」。

但是,仇和的強硬和「鐵腕」的一面慢慢表現出來。他將矛頭開始對準社會治安。

在連續幾次部署嚴打後,仇和卻發現上午開會,下午就有人通風報信,「治安的問題是警匪一家。」在全縣政法系統大會上,仇和這句話遭到公安局長姜正成的當場頂撞:「這是對我們公安局的侮辱,你要收回這句話,挽回影響。」

「當著千多人的面吵啊,」沭陽縣一位幹部後來告訴記者,「場面亂作一團,仇和臉色鐵青,說『那讓事實來證明,我說的對不對』。」

1997年2月20日,姜正成被免去公安局長職務,調縣委政法委工作。新任局長王守明查出沭陽5年來非正常保外就醫、非法取保候審人員達1884人。其後,沭陽一夜之間調動41個派出所長異地輪崗,對嫌犯展開追捕。僅1997年一年,全縣就破獲各類刑事案件4656起。

這一場交鋒,以仇和的勝利作結。與此同時,沭陽人見識了更多的「仇和風格」:一位副縣長開會遲到,他抬腕看錶,「你遲到5分鐘,站著聽吧,站在門外聽。」

發展到後來,在沭陽和宿遷開大會,每個與會的幹部編號,設遲到席。每次會後,通報遲到缺席者,並勒令次日到紀委交檢討,罰款50—100元。

鄉鎮幹部曾極為頭痛仇和神出鬼沒的巡查,一位鎮長家在縣城,仇和打手機查崗:「你在哪裡?」鎮長說,「我在辦公室啊。」「那你馬上用辦公室電話打到我手機上。」這位鎮長一下呆了,仇和說,「我就在你辦公室。」

這種事情多了,幹部們後來養成一個習慣,即使在上廁所時也如實彙報:我在撒尿。

黑鐵膽想,接到仇和的電話,幹部們會直接說我在開會,這是啥情況?說明仇和已經把沭陽的幹部調教成了。

如果說有官場調教的話,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縣公安局一位股長的兒子,到一位外地投資者開的「健康游泳館」游泳,之後不給錢,還將老闆揍了一頓。仇和接到投訴信後,將股長撤職,在游泳館門前設了一個治安亭,「管不好兒子,你到那裡去站崗,只要再出事,都是你的責任。」這位股長半年後才官復原職。

事實上,仇和對官員隊伍的震懾,更大的舉動是掀起了一場反腐風暴。他面臨的對手是前任縣委書記黃登仁,此人主政沭陽5年,以賣官著稱,開發局只有6個編製,卻配了7名領導;糧食局正副局長多達16人,被諷喻為「書記處」、「幹部局」。

江蘇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俞敬忠曾在沭陽扶貧一年,憤然寫下《沭陽賣官鬻爵盛行》的調研報告。不過並未撼動黃登仁的地位,1996年宿遷建市,黃被調任副市長。

仇和從外縣調入了一名紀委書記,一位檢察長,以糧食局長葉志連案為突破口,在上任5個多月後,掌握了大量證據,隨後與原宿遷市委書記聯袂到省紀委彙報案情。省紀委負責人拍案而起:「馬上開會,立案調查。」

成為經典鏡頭的,是此後審查黃登仁,接連供出41人買官,說一個人,紀委馬上派人去「請」。當天仇和正率官員到各鄉鎮觀摩,縣紀委書記王益和攔下車隊,到中巴車上一一找人。

這一幕震懾了所有官員,以致多年以後,沭陽官員仍在追問王益和,「當時是不是你和仇書記安排好的,演戲給我們看?」

那一年,沭陽縣一共查處黨員幹部243人,其中副科級以上35人,副處級以上7人。

沭陽縣一位官員認為,這其中也隱含了官場的政治鬥爭,不過鐵腕反腐的仇和,無疑一舉贏得了沭陽民心。1997年底,沭陽的一家小裁縫店掛出了這樣一副對聯:「求天求地不如仇和,治臟治亂不如治安。」

仇和由此樹立了在沭陽以及後來在宿遷的絕對權威,這也使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