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386章 集體離婚

第386章 集體離婚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6章第五卷龍騰西山

第386節第386章集體離婚

黑鐵膽就在想,也許有不少官員也有像仇和一樣的思想和辦法,但他們卻做不到。因為,他們自身不硬。

黑鐵膽一邊想,一邊埋頭閱讀。

在仇和幾年的執政過程中,若論涉及利益群體最廣的,當屬經濟改革。仇和的改革方向,從一開始的出售國有單位的門面房,到所有國企改制「能賣不股、能股不租,以賣為主」,再到拍賣鄉鎮衛生院、醫院,再到出售學校,可謂「一賣到底」。

他甚至因此而說過一句極端的話:「宿遷515萬人民所居住的8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可以變現的資源或資產,都可以進入市場交易。」此話被媒體頻頻引用,至今褒貶不一。

這場改革發端於仇和寫作的1997年《元旦獻辭》,文中提到:「要把個體、私營、民營企業壯大為市場主體;把國有、集體企業改造為市場主體。」第二天,報紙被貼到縣政府大門口,鮮紅的墨水圈出幾段,旁邊寫著:「仇和想走資本主義道路」。

這張報紙仇和至今保存。幾個月後,沭陽全縣工業企業除化肥廠外,331家企業全部被勒令改制,仇和在會議上宣布:從今之後,不準縣鄉政府再新辦純國有企業,現有企業的改制原則是能賣不股、能股不租,以賣為主。

縣棉紡廠數百職工因此包圍縣政府,仇和置之不理,甚至全縣所有機關單位的門面房,也全被仇和勒令拍賣,「一個不準留,拿在手裡出租,就有**的可能。」

江蘇的一位學者就曾這樣評價,「各地搞改革,也在出售國企,但像仇和這樣,敢把醫院和學校都賣掉的書記,只怕不多見。」

正是這一點,後來引發了廣泛的爭議,按照仇和的思路,從2001年始,宿遷全市337家幼兒園、122家鄉鎮衛生院,相繼變為民營,11家縣以上醫院已有9家完成改制。這一做法在當地掀起軒然大波。

宿遷市泗洪縣幼兒園的老師們,在市委門前靜坐示威:「不按中央文件將出售的幼兒園收回公辦,就罷課。」

這些老師們為不連累吃財政飯的丈夫們,已經寫好了離婚起訴書,準備「集體離婚」。

老師們罷課,在準備集體離婚,這對仇和來說,壓力可想而知。

類似的場景還發生在醫院,沭陽縣中醫院在改制時,數百位職工用大鐵鎖,將門診部大樓鎖了3天,「不答應改回公辦,就到北京去上訪。」

這是一場註定充滿爭議的改革:2003年7月12日,央視《焦點訪談》以「改制還是甩賣」為題,對泗洪縣幼兒園改制中出現的問題提出質疑;9月12日,還是《焦點訪談》,質問「學校改制苦了誰」,對宿遷改革再次報道。

「我感到了巨大的壓力。」仇和告訴前來調查的本報記者。接踵而來的還有衛生部調查組。今年8月,在經過為期3天的調研後,結果衛生局局長葛志健遭到批評:「你還是不是一個衛生局長?」

然而在衛生部內部,堅決支持宿遷改革者同樣不乏其人。乃至衛生部領導批示:「宿遷衛生改革有兩種意見,繼續調查。」

「對新聞媒體指出的問題,要堅決糾正,」在去年9月4日召開的宿遷市社會事業改革與發展工作會議上,仇和首次回應,「但改革的方向沒錯,繼續堅持。」仇和說這話時,底下的一位官員告訴本報記者,「連我手心都捏著一把汗。」

不過說歸說,宿遷的步伐明顯還是放慢了,原本準備去年9月開始的高中民營化,後來沒有提及,思路也作出了調整:5所縣區直屬幼兒園,改為公有控股的股份制形式,而高中將以「靠大靠強」的掛靠形式改革。

至於醫改,宿遷市沒有回頭,根據調查顯示,改制後,全市醫院門診費用由原來的人均52.84元降至現在的26.54元,住院費用由原來的人均581.78元降至477.68元。長期以來無法根治的醫療高價「頑疾」,在市場競爭的面前冰消瓦解。

「我不辦窮人醫院、窮人學校,」仇和說,「政府包辦的後果,事實上窮人受損、富人得益、官僚得利,這種情況,其實只有讓市場來發揮功能,政府的作用應該是直接給窮人發補貼。」

「公權支配最小化,市場支配最大化」,在仇和的想法中,「資本只有人格化,才有動力」,他曾經將薩繆爾森的《經濟學》從8版熟讀至14版,卻偏愛馬克思《資本論》中的這句名言。

仇和解釋他的動機,「私營經濟只是個人經濟權利的實現,」他甚至否認「對個私經濟的偏愛」,在他的眼裡,經濟改革就是一個經濟民主的實現過程,而個私經濟只是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最基本形式,投入個體化、風險個體化、動力個體化,「全球經濟因此停滯了30多年,直到發明股份制。」

「股份制是一場革命,是經濟制度民主化的表現」,仇和因此認為黨的**最大的突破,是肯定「股份制是公有制的主要實現形式」,至於股份制的內容到底以誰為主,將是留待以後討論的話題。

在這場調整所有制結構、培育新的市場主體的改革中,記者發現,當地還曾經實施過對國企的「催死法」。一位幹部透露,為了儘早淘汰一些要死不活的國有企業,並刺激國企職工自謀出路,政府要求不少企業制定了嚴格的考勤制度、低水平的薪酬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