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432章 名人堂

第432章 名人堂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432節第432章名人堂

在鐵佛寺山的對面不遠處,是一方懸崖絕壁。.anm.上面用斗大的字鐫刻著《金剛經》的全文。

王國慶立在壁前看了看,讚許道,這字是你們請哪位書法大家寫的,既功底深厚、酣暢淋漓,又靈秀空靈,凡脫俗。不錯,不錯。

小艷介紹說,這部全長5555字的《金剛經》是我們集團請北京龍泉寺的妙空法師抄寫的。

王國慶說,妙空,想必是一位大德高僧啊!你看5000多個字,沒有一個字顯得筆力稍弱,字字真氣充盈!

張大彪笑著解釋說,這位妙空法師很年輕,她的本名是花蕊蕊,我們集團通過黑鐵膽縣長認識的。

王國慶回問問黑鐵膽說,是個年輕人,字寫得這麼好?

黑鐵膽說,花蕊蕊大學期間上的就是書法專業。

王國慶說,噢,原來是這樣。

眾人攀過一段陡坡,頓時感到豁然開朗。四周是一片無邊無跡的紅豆杉。在紅豆杉林中穿行,小艷就誦了那王維的絕句來,「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黑鐵膽說,紅豆產於南方,結實鮮紅渾圓,晶瑩如珊瑚,南方人常用以鑲嵌飾物。傳說古代有一位女子,因丈夫死在邊地,哭於樹下而死,化為紅豆,於是人們又稱呼它為「相思子」。唐詩中常用它來關合相思之情。而「相思」不限於男女情愛範圍,朋友之間也有相思的。紅豆原是南方之物,但咱們中原地區,也有這麼大面積的紅豆林。看來,咱們的鳳凰山區還真是一方寶地啊!

陸少遊說,我到過很多地方,像咱們鳳凰山這樣既有文化內涵、又有自然特色的名山大川還真的很少見。

這時,小艷說,現在咱們已經從鐵佛寺所在的海拔1000米來到了鳳凰書院所在的海拔2000米。

書院的前面就是那個孔子廣場,身高2.22米的孔子青銅塑像就屹立在廣場的中央。

王國慶來到孔子像前,不由得生出許多敬意來。

陸少遊說,王書記,這尊孔子像是用孔子的真實身高來塑造的,我們請的是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所長吳為山先生雕塑的。

王國慶看這尊孔子像果然是大氣度、大胸襟,很有些虛懷若谷、慈悲天下的氣象。

王國慶就連聲感嘆說,塑的好,塑的好,把孔子內在的精神表現出來了。

他又來到孔子的身邊說,孔子有這麼高?我才到他的肩膀處?

小艷說,據史書記載,孔子的身高就是2.22米。這一點也成了現在學術界的公論。

李大海伸手比了比說,國慶啊,偉人到底是偉人啊!

進到鳳凰書院,王國慶看到,院內還有一尊韓愈的造像。韓愈是我國唐代著名的文學家,他領導了中唐時期的古文運動,在散文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就,被蘇軾譽為「文起八代之衰」。後人把他稱為唐宋八大家之首。同時,韓愈還是一位熱心的教育家,他能逆當時的流,積極指導後進學習,他「收召後學」、「抗顏而為師」,特別重視教育和培養年輕作家。

韓愈被外貶時,曾任過幾年西山縣令。鳳凰書院就是他在西山任職時所建,目的是為了培養鳳凰山區的讀書種子。

王國慶說,韓愈以儒家正統自居,反對佛教和道教的清凈寂滅、神權迷信,也不知道他把鳳凰山上的三教合一如何看待?

在鳳凰書院里,在一個「鳳凰名人堂」的地方,王國慶雖然只是匆匆地看了一遍,但已感受出山陽這個地方厚重的文化傳承。

給他留下印象較深的地方在三處,一是自唐代科舉取士以來,山陽這個地方共出了301位進士,6名狀元,8位宰相。

是啊,山陽在歷史上名人很多。單單就西山縣來說,不就有那麼一個「1234567」嗎?

二是在當代人物篇中,他發現不少自己熟悉的人也步入到了名人堂。比如他的四叔王躍傑,還有北京的胡長城中將等人。讓王國慶哭笑不得的是,他發現自己的名字也上了榜。

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王國慶就笑笑說,大彪啊,我的名字上榜了,大海李書記呢,也該在榜上陪著我啊!

李大海大手一揮說,我沒有這個福氣啊,我的老家在山陰。這裡可是山陽名人堂。

三是王國慶了解到了山陽的望族岑家。這個家族可了不得,為人熟知的是唐代有一個大詩人岑參。但當地人津津樂道的卻是岑姓在歷史上較有影響的那兩個時期,一是唐代出了「一門三宰相」——岑文本、岑長倩、岑羲;在清代又出了「一門三總督」——岑毓英、岑毓寶、岑春煊。

看罷岑氏一族的介紹,王國慶覺得,一門三宰相也好,一三總督也罷,都不如岑參的「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來的痛快。

上述這些岑氏中的達官顯貴,如果不是看簡介,又有幾個人記得他們?岑參就不同了,幾行詩、幾個字就能讓千年、萬年以後的人過目不忘。

想到這裡,王國慶就覺得,其實像他這樣從政的人,也是很可憐的。除非是那些在政治上建功立業且創造歷史的人,比如曹操、王安石、曾國藩這樣的人,才會被後人記得。像他王國慶,包括現在的省委書記白中傑、省長韓華華這些人,都不過是過眼煙雲罷了。

看來,為官一任,只要能造福一方也就不愧於天地了。想彪柄青史,你就是用盡全身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