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436章 愛家主義

第436章 愛家主義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436節第436章愛家主義

既然來到了鳳凰山,王國慶自然要順便到白沙鎮青龍嶺去看望一下自己的老父親王大勇。

市委書記李大海、縣長黑鐵膽也一道來了,另外,聽說此事後,王國慶的堂弟王國棟和王國梁也提前回到了青龍嶺。

王大勇老漢今年已經是96歲了,但身體狀況和精神狀態都還不錯。眼不花、耳不聾、腳不軟。手裡的那部《回憶錄》基本上已經完稿,正在做最後的修訂。

王大勇、王小勇兩兄弟聽說王國慶回來了,都很高興。王大勇特意讓弟弟王小勇在村裡叫來了一位廚子,中午要殺雞擺酒,一家人好好地聚一聚。

王大勇還把自己的《回憶錄》拿出來,翻開記述有關王國慶兄妹的一些章節讓王國慶看。老漢有些自得地說:「孩子,我專門為你和國英寫了幾章。你是我們老王家的驕傲,我相信,你會把我們老王家的輝煌續寫下去。」

王國慶笑了笑說:「爹,我算不得什麼啊。比起祖上的禮部侍郎,比起老首長王躍傑,我只能算是一個芝麻官啊!」

王大勇說:「話不能這樣講,你才剛過50歲,這已經是省委常委了,以後的路還長得很。如果照現在的勢頭髮展下去,你會超過你躍傑四叔也說不定。」

王國慶說,我四叔可是當過省委書記的,你說,我還能當上省委書記不成?

王大勇笑笑說,據先生們講,咱們家祖墳的勁道會在你們這一代上發揮。

王國慶說,好啊,我們這一代,還有國英、國霞、王棟和國梁呢。

王大勇說,不錯,但你是老大,你得發揮好模範帶頭作用。

李大海小聲對王國慶說,國慶,我要提前祝賀你了。

王國慶說,祝賀什麼

李大海說,明知故問,你可是要當省委書記的。

王國慶笑了笑說,人一老就變小,我爹這話,只能當戲言。

王國慶感到老頭很可愛,也有些可笑。他就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王大勇接著說:「現在我老了,活不了幾天了。但看著你、國棟、國梁這些年輕人一天一天的進步,我的心裡高興得很。現在就是閻王爺收了我,我也可以瞑目了。」

王國慶說:「爹,你的身體好著呢。你可得做好活200歲的準備。」

老頭聽了兒子的話,不禁哈哈大笑起來:「200歲,那不成了老妖精了。」

吃午飯前,王大勇老漢又帶著王小勇、王國慶、王國棟和王國梁他們再一次來到了王家的墳瑩,他特意讓王國慶他們看了看祖上禮部侍郎的大墳,還有他將來死後要埋的位置。王大勇說了一番祖上的輝煌以及現在的榮光,又指著遠處的另一個墳園對市委書記李大海說:「大海啊,那個地方,就是省委書記王躍傑家的祖墳。你看和我們這裡同樣是紫氣升騰,後勁兒都大著哩!」

李大海仔細看了看,又對比了一下便感嘆道,老爺子,這兩處墳塋果然氣魄啊!

現在,凡是來看他的後輩人,都要被王大勇領到祖墳前指點一番,讓他們接受一番愛家主義教育。在王大勇老漢看來,愛國,要先從愛家開始。振興中華,要先從振興家族開始。

他的這一理念,兒子王國慶極為認同。

李大海看了看眼前的王國慶、王國棟和王國梁,又想了想中紀委的王國英,還在蒼台市的王國霞,就深感王國慶比他棋高一籌。王國慶不僅自己在仕途上呼風喚雨,而且還扶植了一個龐大的權力家族。與王國慶相比,他李大海就顯得勢單力薄。眼下,他的李氏家族中,只有一個弟弟李小山,是山陰市的工商局長。另外,山陰市青龍縣的副縣長李大河是他的侄子,除了這倆人,同族中就沒有像樣的人物了。另外,自己的女婿,也就是老夥計朱天亮的兒子朱大軍,眼下是河陽市公安局局長,也算是為他爭了一點光。不過,就是加上朱大軍,他李大海家族也遠遠不能與王國慶家族相比。

看來,王國慶到底還是老謀深算啊!

李大海覺得這一次上青龍嶺,他也很收穫。以後,真得好好地考慮一下家族的事業了。

因為青龍嶺與黑鐵膽的老家野牛嶺只隔了一條溝,王國慶就提出到野牛嶺去看一看。

黑鐵膽說,好啊,歡迎領導們深入基層。

黑鐵膽的父親黑明理,那也是王國慶情人阿雪的父親,因為已經把村支書的職務禪讓給王愛民了,這兩年多來就清閑了不少。

現在,黑明理有這樣幾大愛好,一是了解國內外大事。主要途徑是看電視、讀報紙。因為自己是當了幾十年的老支書,多少也算得上是一個資深的政治家。另外,兒子黑鐵膽又是一縣之長,這政治,他不關心不行啊!二是喝酒,黑明理眼下每天還能喝一斤白酒。三是抽煙。

眼下,黑明理的心情不錯,一是國家免了農業稅。二是他當上了一個議事會的會長。

黑明理對接班人王愛民講,愛民啊,你算是趕上好時候了。從2006年1月1日起,農業稅被取消了。這意味著9億中國農民從這一天開始,將依法徹底告別延續了2600年的「皇糧國稅」——農業稅。

黑明理老漢認為,這是一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標誌**件。這是前無古人的偉大事業,秦皇漢武、唐宗宋祖做不到,**、鄧主席也沒有做到。只有改革開放取得豐碩成果的今天,在國民經濟整體進入以工哺農、以城帶鄉的歷史新階段,這一古老的稅種才能平穩地退出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