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444章 兩個山本

第444章 兩個山本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444節第444章兩個山本

說起抗擊日軍的殺虎口戰役,97歲的王大勇越說越激動。他說,殺虎口是咱們西山縣鳳凰山的一道天險,抗戰最後階段,殺虎口在岡村寧次的「攻西援東」戰略中被推上前台。

1945年1月底,岡村擬定兩個作戰計劃,妄圖佔領國民黨軍隊長江以北的左翼戰略基地——山陽,並摧毀芷江機場和老河口機場,打開進攻四川的大門,攻下國民黨政府陪都重慶或尋機攻入陝西,佔領中國的戰略後防西安。

岡村寧次認為,此舉「是解決中國問題的戰略決戰,是改變日本國家命運、最後征服中國的關鍵性一戰。」當時,10萬日軍進犯山陽,攻下山陽城後,6萬日軍被調往西山縣殺虎口,3萬日軍被調往湖北老河口,僅有1萬日軍留守山陽。

根據我的親歷,加上後來查閱的一些資料,殺虎口戰役於1945年3月30日打響,持續至1945年8月19日,即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後的第四天。

鄂西北的老河口不僅是第五戰區司令長官部的駐地,還是當時中美空軍的主要基地之一,駐紮有中美空軍第三聯隊。

一度兼任第一戰區司令長官的陳誠曾經指出,為保西安,鞏固陝南,必須以鳳凰山為根據地,固守潼關、朱陽關、殺虎口各要點。

當時指揮西山縣殺虎口戰役的**最高長官是第31集團軍的總司令王仲廉。此時的31集團軍下轄吳紹周的第85軍和賴汝雄的第78軍。在這次戰役中,85軍任主攻,78軍做側應。經過戰前研究,吳紹周決定派23師主力佔領殺虎口及其以南高地,暫55師佔領殺虎口以西以北高地,阻擊敵人。

日軍一方,總指揮是坐鎮新州的第12軍司令官鷹森孝大將,主力是木村經宏中將指揮的110師團,杉浦中將指揮的115師團。日方大的戰略構想是,以12軍擔任主攻,以駐守湖北當陽的34軍之39師團、駐山西的第1軍一部為策應助攻。

王大勇用點著筆記本中的一段話說,這幾句話是我事後查閱的《日本國陸軍戰史》一書對殺虎口戰役的描述——慘烈的殺虎口戰役使參戰指揮官都忘卻了時間……使日軍撤退時不能處理好死者屍體,使其暴屍異國山野的惟一的戰役。

黑鐵膽說,看來,日軍在咱們殺虎山沒有佔到便宜啊!

王大勇說,當然了,咱們的損失也不小。

岡村曾要求日軍務必佔領殺虎口,可是在戰鬥中,兩軍咫尺相對,寸步不讓,展開連日的爭奪攻戰。中、美空軍也頻繁出動飛機,對日軍進行轟炸掃射。直至8月中旬日軍投降,峽谷之中激烈的槍炮聲才停息下來。

8月15日,日本天皇已宣布投降,但殺虎口地區的日軍因未接到停止戰鬥的命令,因此從8月16日起,中日雙方每晚10點開始對射30分鐘,直到1945年8月19日,日軍才接到停止軍事戰鬥的命令。

王大勇接著說,除了陸戰部隊外,中方還出動了大批空軍,經常可以看到作戰飛機飛過。而他親眼看到的飛機轟炸,則發生在殺虎口北面的鐵佛寺,飛機在上空投下炸彈,鐵佛寺瞬間成了火海。

我後來查了查,算了算,在殺虎口戰役中參戰的部隊與機種,有中國空軍第十一大隊的p40戰鬥機,中美混合團第三大隊的p40、p47、p51戰鬥機和第一大隊的b25輕型戰鬥機。

這些戰鬥機多數是從西安出發,也有是從漢中、安康機場起飛的,當時,航空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叔銘親自坐鎮漢中指揮。

在日軍攻打殺虎口時,中國空軍曾出動4架p51戰鬥機,對正攻打第69團的敵軍進行了低空轟炸,使得日軍傷亡慘重;在重陽圍殲戰中,空軍每天都會出動大批的p51戰鬥機,每4架為一個戰鬥群,對敵進行俯衝投彈和掃射。這4架走了,那4架又來了。此起彼落,直到天黑。

黑鐵膽說,大勇伯,中國空軍在抗戰的最後關頭,還是發揮了作用的。

王大勇說,那是,在殺虎口,可是揚了空軍的威名。

王大勇又自豪地說,鐵蛋兒,你可能不知道,在全中國的抗日戰場上,惟有殺虎口戰場舉行了日軍投降儀式。

說到這裡,那就不能不提你問起的這個王鐵林了。

黑鐵膽心想,說了這麼多,王鐵林總算出場了。

王大勇說,現在咱們山陽也出了一個名叫王鐵林的大師,這傢伙算是把王鐵林這個名號給糟踐了。

黑鐵膽笑笑說,青河縣的那個王鐵林現在可是各位山陽的一張名片啊!

王大勇說,狗屁,騙子。

黑鐵膽說,好,咱們說說那個真正的王鐵林。

王大勇接著講,王鐵林的日本名字叫山本鐵林,在日本那方面,他是日本陸軍參謀本部的高級參謀,就在1945年3月剛剛被授予少將軍銜。而在**這方面,他的名字叫王鐵林,是軍統內部的高級參謀,同樣在1945年初被授予少將軍銜。

也許是國民政府要追求受降儀式的隆重和戲劇性吧,特意讓王鐵林參加了殺虎口的受降儀式。

有人說,是蔣委員長親自指示,要日本方面也派出了一個名叫山本次郞的少將親赴殺虎口。

我記得當時的報紙上曾有過長篇報道——《日本山本向中國山本投降》。

那一天的儀式真的如演戲一般,王鐵林一開始穿的是整齊的皇軍少將服,來到露天后台後,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