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475章 好戲連連

第475章 好戲連連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476節第475章好戲連連

關於k省省委副書記擬任的人選很快就將報到中組部去了,k省需要向中組部報三次材料。第一次是總體方案,第二次是初步人選,第三次是最終人選。

目前,關於此次省委副書記一職的選配的方案已經報到中組部了,並得到了中組部的批覆。接下來,省里就需要上報初步的人選了。可是省委常委會議了幾次,人選卻一直沒有定下來。

在最近召開的一次常委會上,仍是有人提名郭新傑,有人提議袁海平。根據省委書記白中傑的指示精神,這一次的幹部選配工作一定要做到客觀公正透明,必要的時候可以採用常委集體票決的方式。他的這一考慮,省長韓華華完全同意。

韓華華省長說:「兩個人都比較優秀,採用集體票決定的方式可以優中選優。」

白中傑書記說:「咱們這一次不劃什麼條條框框,我相信大家的眼光,究竟提名誰擔任省委副書記,大家說了算。我和韓省長每個人也只有一票的權力。」

因為現在還不是投票的時候,當事人郭新傑與袁海平都沒有迴避,因此大家在會上也不便多說什麼。

這次會議不久,一件事情讓組織部長郭新傑一時間措手不及。本來他已經向省紀委的副書記高明打過招呼,如果有人舉報省人事廳的副廳長孫中良,可以先放一放,因為這個孫中良一個老實人,很可能會受到一些人的栽贓陷害。

郭新傑本來想直接和省紀委書記李大明通氣,但李書記為人耿直,他要是和李大明通報情況,反而會讓李大明對自己產生懷疑。而這個高明就不同了,他剛剛提拔為省紀委的副書記,對他的提拔,郭新傑還是幫了忙的。同他打個招呼,就隨意多了。

高明在電話中聽了郭新傑的話,當即表態說:「郭部長,你放心,人事廳,孫中良,好,這件事我記下了,就包在我身上了。」

郭新傑回頭同孫中良通了氣,說他已經向省紀委的領導打過招呼,讓孫中良安心工作,不該說的話一句也不要說。

孫中良在電話中感激地說:「郭部長,謝謝了啊。我知道,我什麼也不會說的。」

孫中良做夢也不會想到,省政府督查室盯上他是為了揪到後面的的郭新傑。因為有郭新傑在背後撐腰,孫中良後來就沒有把督查室的人員放在心上。督查室的劉金來副主任對這個孫副廳長很不滿意,他回來直接向副省長袁海平做了彙報。

袁海平聽罷也有些生氣,他對劉金來說:「劉主任,咱們省政府督查的工作權威是不容挑戰的。這一點,你必須堅定不移。否則,省政府的工作如何去落實?另外,在具體的工作中,你們也要原則性和靈活性相結合,該問責的問責,有經濟問題的可以移交給紀檢監察部門。你們可以大膽放手地開展工作,韓省長和我都堅決支持你們。」

劉金來一聽,馬上來了精神,他對袁海平說:「袁省長,這個孫中良我已經做了側面的了解,在他擔任縣委書記期間就被省紀委查過,有重大的貪污受賄嫌疑。後來不知因為何故不了了之。這一次,我們準備再挖一挖,如果有情況,就再一次把他交到省紀委去。」

袁海平給劉金來扔過去一盒雪茄說:「這煙是韓省長從古巴帶回來的,你嘗嘗。」

劉金來看了看雪茄的牌子說:「袁省長,謝謝了。這雪茄勁兒大,我回去慢慢品嘗吧。」他一邊說,一邊將雪茄裝進了口袋。

袁海平說:「劉主任,你查辦的思路是對頭的。咱們能辦的咱們辦,咱們辦不了的,只要有確實的證據,就交給紀檢部門來辦。」

劉金來說:「袁省長,有你這話,我心裡就亮堂了。你放心,這一次我們非把這個孫中良扳掉不可,不管他的後台是誰。敢和我們省政府督查室對住干,我們就不能放過他。」

袁海平和藹地看著劉金來說:「劉主任,干工作就需要你身上的這股精氣神。」

受到了袁海平的表揚和鼓勵,劉金來的身上似乎被注入了超級興奮劑,他又帶著人馬殺回了省人事廳。這一次,他的態度強硬了許多,弄得孫中良有些招架不住了。

孫中良先是叫到省政府督查室被狠狠地教訓了一頓,並寫了一份深刻的檢查。接著,他又因為在縣委書記任上的爛事兒被省紀委傳過去問話了。

省紀委副書記高明本想搪塞過去,不成想省政府那邊追得很急,高明就不敢輕易放手了。他連忙和省委組織部長郭新傑聯繫,說孫中良的事已經報到省紀委了,他準備按照郭新傑的意思放一放的,不料省政府辦公廳那邊一直在過問,這讓他感到有些不好辦了。

郭新傑一聽,也感到事情開始變得嚴重了。這件事說明副省長袁海平已經插手了,而目標恐怕就是指向他郭新傑的。如果這個孫中良被攻破了,他郭新傑也就危險了。到時候,不要說省委副書記的位置輪不到他了,恐怕連現在省委組織部長的帽子也要被摘了。

不行,得想想辦法。

省政府那邊的工作肯定沒辦法做了,因為有袁海平站在那裡。這個人目前是他在仕途上最大的政敵,他如果和那邊打招呼等於是自取其辱。現在能做的大概只有求助於省紀委的一把手李大明了,但他仍對李大明心存畏懼,這傢伙鐵面無私,如果他直接在李大明跟前為省政府那邊人事廳的一個副廳長求情,似乎在理論上有點說不通。這個孫中良和他非親非故,論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