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518章 乖乖虎

第518章 乖乖虎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519節第518章乖乖虎

回到山陽後,宋小梅就在《山陽日報》上發了一篇關於何廣位與周無敵兩位打虎英雄的長篇報道。

通過何廣位的人生,宋小梅真正理解了周無敵臨終前的痛苦,他為什麼總覺得有8隻老虎整個追著他跑。

英雄都是相對的,沒了用武之地的英雄其實是很可憐的。

隨著媒體記者的增多,周小虎已經對他講述了成百上千遍的「拍虎經歷」有些厭倦了。此後,周小虎在接受採訪時,開始向記者收費,架子愈來愈大。當《南方周末》兩名記者欲面見周小虎時,他開口要價1000元。最後在雙方激烈交涉後,兩位記者各拿出了300元錢。上海一家媒體記者欲掏300元錢加入採訪,遭到了周小虎的拒絕。

不過,隨著網上喊假聲浪的不斷高漲,8月24日,國家林業局有關部門負責人首次表態,決定組織專家赴當地進行野生華南虎資源狀況專項調查。

8月25日,國家林業局新聞辦公室主任、新聞發言人表示:「視頻真假並不是國家林業局需要確定的範圍」。

8月16日,經過一番「虎肉搜索」,一段疑似老虎原型的視頻在網上一經公布即引起軒然大波。一位網友稱,這隻「華南虎」疑似是「神州馬戲團中」的那隻跛足華南虎。

8月22日,一份措辭強硬的k省林業廳聲明正式出籠,稱「華南虎視頻是經過了專家的詳細論證和鑒定,視頻為真。老虎是**野生華南虎」。另外,專家們稱,這段視頻並不是孤證。因為在周小虎拍攝的地方,不僅有老虎的「掛爪」,還有老虎的大小便、虎毛、足跡等。省林業廳的副廳長王天虎說,周小虎絕對是發現華南虎的英雄。對他那10萬元的獎勵只是初步的,等進一步核實後,最後的獎金總數不會低於100萬元。

有網友稱,不論是真是假,老虎帶給周小虎的利益是顯而意見的,從獎金到採訪收費,這個普通員工很有經濟頭腦。如果建立了保護區,西山縣將會產生多少老虎經濟,k省和西山省縣兩級林業部門會有多少利益收成,也就難怪,幾天之內就能順利鑒定,幾天之後就下發緊急通知並開始申請國家級保護區,在當地政府和林業部門眼裡,周小虎不止是一個「拍」虎英雄了,自然要再三重申他是英雄。

9月1日,一位公安技術幹部對網上的兩段視頻做了精細對比,他認為,周小虎所拍到的那隻「華南虎」就是神州馬戲團里馴養的那隻取名為「乖乖」的跛足華南虎。至於「乖乖」是如何「跑」到鳳凰山,又是如何「乖乖」地配合周小虎的拍攝,大概只有神州馬戲團的老闆及周小虎本人才能說清楚。

這則帖子一經上傳,網友們都不幹了,乖乖,還有這等事?!此等醜行,豈能在當今的中國大行其道?!

9月3日,k省林業廳發表書面聲明,堅持8月22日的表態。

9月4日,國家林業局稱,不會「越位」鑒定華南虎視頻的真偽。

9月19日,國家林業局舉行新聞發布會,林業局保護司司長表示,國家林業局已要求k省林業廳委託國家專業鑒定機構對周小虎所拍攝的華南虎視頻等原始材料依法進行鑒定,並如實公布鑒定結果。

9月20日,面對記者對於疑點的一一提問,特別是他拍到的為什麼也是一隻跛足老虎,而且與神州馬戲團中的那隻乖乖為何長得一模一樣時,周小虎的態度與幾天前發生極大的轉變,他不再興高采烈地講述他拍攝華南虎的經歷,而是幾次與記者對峙,「你們要問這個,我不講。難道,天下只有一隻跛足的老虎嗎?」

面對記者的不斷提問,周小虎幾次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低著頭吸著煙,眼睛裡充滿了血絲。「網上公布的視頻是我拍的,是真是假我自己清楚。第一,我手裡的攝像機是真的。第二,我看到的老虎是真的。第三,我拍的視頻是真的。就這麼簡單。我個人覺得,有的專家是在放屁,我的視頻是經過省林業廳鑒定過的。如果是假的,我坐牢。」

記者們發現,原來周小虎說,他可以用人頭來擔保,現在改口為坐牢,這其中已經有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這期間,網路上的壓力越來越大。王天恩就給張天彪打電話說,天彪啊,怎麼搞的,那麼多老虎你不弄,偏偏找了一個瘸腿的?!

張天彪苦笑道,王廳長,一時間我找不來啊,正好碰到了這個馬戲團。我也沒想到會是一隻瘸腿的老虎。

王天恩說,被動了,被動了!

張天彪說,王廳長,你放心,這個事是我承辦的,我會處理好的。那個神州馬戲團是個草台班子,除了他們的那個瘸腿團長,誰也不知情。你放心,我會擺平的。另外,那隻瘸腿老虎,很快就會消失。

王天恩說,怎麼搞的,凈是些瘸腿。

張天彪說,王當時,只看到這個團長是瘸腿的,沒有想到他籠子里的老虎也是瘸腿的。

王天虎說,好了,不說別的了,儘快把事情的遺留解決好。

張天彪笑笑說,放心,沒事。

有記者去追蹤那個神話馬戲團,想當面問一問馬戲團的老闆,鳳凰山網上的那隻老虎到底是不是他們馬戲團里的。

可找來找去,這個馬戲團卻再也找不到了。原來,這個草台班子已經解散了。

《南方焦點》的記者費了很大功夫,才找到了曾在馬戲團打工的一對安徽籍夫婦。據他們兩個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