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566章 秀外慧中王海鷗

第566章 秀外慧中王海鷗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567節第566章秀外慧中王海鷗

王海鷗總在想,王天悅這個老師可真有意思,怎麼有時候比她們這些高中的學生更有激情,更有孩子氣。

現在,王海鷗是越來越崇拜王天悅了。其實已不僅僅是崇拜了,她似乎隱隱感到自己是喜歡上王天悅了。

這個念頭首先嚇到的就是王海鷗自己。

單單是王天悅的學識和風度已經很讓王海鷗著迷,加上一天晚上發生的事,王海鷗對王天悅更是青眼有加了。

那是一個周末,王天悅一個人沿著濱江大道散步,突然在昏黃的路燈下,他看到遠遠的江堤上,似乎有三個男青年在圍堵兩位年輕姑娘。

王天悅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待他來到跟前時,不由得大吃一驚。兩個姑娘正是王海鷗和白莎莎。原來,今天是個難得的星期天,她們倆吃罷飯就相約到江堤上散步。可到這裡沒多久,就碰上了三個流里流氣的男青年。

這三個人手裡拿著啤酒瓶,走起路來一搖三晃。一看見王海鷗和李芸芸,三個人的眼睛都看直了。其中一個光頭說:「他媽的,這倆馬子也長得太漂亮了。哥們兒,玩玩吧。」

一個長發青年說:「哥,聽你的,玩玩。」

一個板寸青年上前兩步說:「聽到沒有,我們大哥想和你們交朋友。」

王海鷗鄙夷地說:「你們想幹什麼?」

光頭說:「不幹什麼,想請你倆喝酒、唱歌、跳舞。」

長發說:「對,就是玩玩。讓你們倆也跟著我們大哥享受享受!」

王海鷗也不答話,拉過白莎莎就要走。

板寸上前攔住她倆說:「看清了,這可是我們大哥,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白莎莎早已嚇的說不出話來,王海鷗強做鎮靜地說:「我們不會喝酒也不會唱歌,我們是學生。讓我們走吧,要不然,我們就要報警了。」

長頭髮說:「是學生妹啊,太好了。不會不要緊,哥免費教你們。什麼,報警,天啊,太可怕了。你們也不打聽打聽,我們大哥是誰,報警?警察局長見我們大哥還給三分面子,報警?!哈哈!」長頭髮一邊說一邊就上前要抓王海鷗和白莎莎的胸部。

兩位可憐的姑娘一邊往後退,一邊大聲地喊道:「來人啊,來人啊!有人耍流氓!有人耍流氓了!」

當時的時間還不算太晚,江堤上仍有三三倆倆的行人在散步。可這些人一聽到有人呼救,反而都快步離開了。

就在王海鷗和白莎莎感到絕望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大吼了一聲:「住手!」

王海鷗一聽這聲音很熟悉,一回頭果然看見了王天悅。王海鷗的眼淚就下來了,她大聲地叫了一聲「王老師!」

光頭皮笑肉不笑地說:「原來是尊敬的人民教師啊!怎麼,你想英雄救美?趁老子還沒有發火,哪涼快你到哪去!」

板寸上前一步說:「快滾,不要壞了大哥的好事。」

王天悅已經快步逼了上來,上前把兩個姑娘護在身後。他對著光頭一報拳說:「這位大哥,我一看就是講義氣的人,今天就給我一個面子,放這兩位姑娘走。改天我一定登門拜謝!」

光頭盯著王天悅看了看,不知道這矮個子是什麼來頭。難道也是道兒上的人?沒見過,也沒聽說過啊!更可笑的是,一個窮教師,你有什麼面子?

大哥的權威豈容挑戰,光頭一擺手,板寸和長發就一個拎著啤酒瓶,一個握著一把尖刀向王天悅撲來。

兩個姑娘嚇得大叫一聲,都閉上了眼睛。只聽咚咚幾聲,有人就倒在了地上。

王海鷗睜眼一看,倒在地上的並不是王天悅,而是光頭的那兩個手下。原來,王天悅一側身,只用一拳一腳便將這兩個流氓打翻在地上。

光頭一看王天悅還是一個練家子,忙退後了兩步說:「今天晚上,老子給你一個面子,不再給你計較。」他又朝地上扭做一團的兩個馬仔說:「還不快走,丟人現眼的傢伙!」

三個人灰溜溜地走了,王海鷗上前感激地說:「王老師,今天晚上多虧你了。如果不是你,真不知道後果會怎樣。」

王天悅關切地說:「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以後你們要注意,如果想出來放鬆,要集體活動。」

王海鷗愧疚地說:「王老師,我們知錯了。」

白莎莎也驚喜地說:「王老師,沒想到,你還會功夫。」

王天悅說:「我的表哥黑鐵膽功夫了得,我小時候跟他學過一點。」

白莎莎感嘆地說:「早知今晚這事,我們當初也應當學一手。」

王天悅說:「會點功夫自然是好,不過,更重要的是防患於未然。」

王海鷗問,王老師,你說的那個黑鐵膽是不是西山縣的縣長?

這個時候是2005年,黑鐵膽還是西山縣的縣長。

王天悅想,到底是市委書記的女兒啊,黑鐵膽的事她也知道。

王天悅就笑笑說,不錯,是他。

白莎莎說,一個縣長,還會功夫?

王天悅說,我表哥是新型領導幹部。

王海鷗對白莎莎說,就像咱們的王老師一樣,是新式的幹部。咱們王老師是校園先鋒。

王天悅聽罷開心地笑了,是嘛,我是校園先鋒?!

白莎莎說,就是,同學們私下都稱你為校園先鋒。

王天悅說,是嗎,這個稱號好。

那天晚上,王天悅一直到把兩個學生護送回學校,又叮囑了一番才回到了自己的單身宿舍。

此後不久,白莎莎曾問王海鷗:「王老師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