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572章 我的黃河

第572章 我的黃河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573節第572章我的黃河

在列車上,王天悅接到了表哥黑鐵膽打來的一個電話。

黑鐵膽問,天悅啊,你在不在學校?

王天悅說,表哥,我外出了,在寧夏呢。

黑鐵膽說,是嘛,出去轉轉好。

王天悅說,表哥,有事吧?

黑鐵膽說,是這樣,咱們西山有一個學生,成績不錯,想轉學到你們市一高去。這樣吧,等你回來後,咱們再詳談。

王天悅笑嘻嘻地說,好的,表哥,你說的學生,沒問題。

合上手機,王天悅就把目光投放到了車窗外。

寧夏南部的有些耕地已成了刀棱形,看來早已無法耕作了。農舍是低矮的土房,也有就著地勢在山坡上開挖的土窯洞。這清水河因下切到了黃土下面的紅色岩層,溶解了大量的硫酸鈉,成了苦水河,連牲畜都不能飲用,因含鹽量高,冬天連冰都不結。

不過用黃河水把它摻漬以後,澆灌枸杞,卻正符合其喜鹽碱的特性,故中寧、中衛的枸杞天下聞名。據同車的寧夏人講,這六盤山的主峰就叫米缸山,如今國家在這裡開挖山洞,建成了規模很大的糧倉,其主要原因就是這裡乾燥,糧食不生蟲子。

在黃土高原上,誰家要嫁姑娘,不是問對方有多少財產,多少錢,而是要問:「你家裡究竟有幾窯水?」

在列車上,海鷗問我:「哥,寧夏五寶指的是什麼?」

王天悅當即回答道:「妹,這道題太簡單了。指的是紅、黃、藍、白、黑,枸杞、甘草、賀蘭石、灘羊皮和髮菜。」

海鷗就說:「俺哥哥真是的很牛啊!」

王天悅頗為自得地說:「能說出上面答案的人太多了,算不得什麼。」

也不知從何時起,兩個人就用哥與妹來相互稱呼了。

王天悅就給兩位女士介紹了一些有關「寧夏五寶」詳細情況,比如這灘羊皮的毛一般長2寸左右,光澤細潤,潔白如玉。與其他裘皮相比,灘羊皮最大的特點就是毛穗自然成綹,紋似波浪,彎曲達九道之多,人稱「九道彎」,毛花有串字花、軟大花、綠豆絲等。如此彎曲的長毛,能存有更多空氣,所以就更加保暖了。

寧夏人對灘羊還有這樣自豪的說法:「吃的是中草藥,喝的是礦泉水,拉的是六味地黃丸,尿的是太太口服液。」

上午10點,在車上度過12個鐘頭後,他們在中衛下了車。無心細看這塞外名城的風姿,因為心兒早已飛向了大漠深處。他們便和來自西安的一家三口合租了一輛麵包車,六個人一起向沙坡頭進發了。

沙坡頭,在王天悅設計的旅行計劃中,屬於重頭戲之一。

這沙坡頭,高約100餘米,是騰格里沙漠南下時為黃河所阻形成的,舊時名為「萬斛堆」,成於清乾隆年間。陡成沙堆。如今的沙坡頭名氣相當大,這裡集大漠、黃河、高山、綠洲為一處,既有江南景色的秀美,又兼西北風光之雄奇,被旅遊界專家稱為「世界壟斷性的旅遊資源」。解放後,我國的第一條沙漠鐵路包蘭鐵路自此穿越沙漠,拉近了沙坡頭與世界的距離。在此處誕生的麥草方格固沙方法,又使這裡成了世界「沙都」。

這裡有中國最大的天悅滑沙場,有總長800米、橫跨黃河的「天下黃河第一索」——沙坡頭黃河滑索,有黃河文化的代表一一古老水車,有中國第一條沙漠鐵路,有黃河上最古老的運輸工具——羊皮筏子;還有沙漠中難得一見的海市蜃樓。在這裡,你可以騎駱駝穿越騰格里沙漠,也可以乘坐越野車沙海衝浪。咫尺之間可以領略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奇觀。

因為這裡好看,曾被最具權威的《中國地理雜誌社》組織國家十幾位院士和近百位專家組成的評審團評為「中國最美的五大沙漠」之一;因為這裡好玩,這裡又被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旅遊電視委員會、全國電視旅遊節目協作會、中央電視台評為「中國十大最好玩的地方」之一。

一行人進入沙坡頭景區,雄渾與清秀、古老與現代的完美結合,讓人耳目一新。包蘭鐵路巨蟒一般穿過沙海,沿線是長16公里、寬500米的防風固沙林帶,瀚海中那新月型的沙丘鏈被麥草方格牢牢地鎖著。站在這巨大的沙坡頭之上,身後是無邊的大漠,腳下是滾滾的黃河,河對岸是聳立於檯子草場的香山,明長城那若隱若現的影子在香山的山脊上蜿蜒起伏。

他們提著鞋子,赤腳走在灼熱軟綿的細沙上,頭頂上的毒日頭烤得他們一臉汗水。這裡的沙子非常細,就是穿上襪子,沙子也透不過去。

在一個相對**的區域,有不少遊客排成排把身子埋進沙子里,只把腦袋露在處面。這是在進行「沙浴」,所謂「沙浴」,通俗地講就是讓太陽曬熱沙子,數十分鐘後,地下水汽透過沙子緩緩地傳遍全身,可減輕疼痛,祛除風濕,浴後會感到全身松爽。科學的解釋是,由於沙療地區氣候乾熱,高溫的沙粒通過壓力向人體組織的深部傳導,加快血流量,促進血液循環,從而擴張末梢血管,調整全身的生理反應,進而激活與恢復神經功能,改善患病部位的新陳代謝,活躍網狀內皮系統功能,調節機體的整體平衡,以此達到治病的效果。

他們三個人都年輕,胳膊腿都沒有任何疼痛的癥狀,也就沒有在沙堆里嘗試「沙浴」了。不過,他們每人卻坐在一方木板上,從沙山上往下滑,不禁有了飛翔的感覺,身下的黃沙轟然如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