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574章 我的初吻

第574章 我的初吻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575節第574章我的初吻

在夜行列車上,王海鷗接到了閨蜜白莎莎的一個電話。

當白莎莎聽說王海鷗是在甘肅的時候,她就笑著說,海鷗啊,是不是和我未來的姐夫、咱們親愛的王老師在一起啊?

王海鷗說,莎莎啊,暫時保密。

白莎莎說,這還用保密嘛,聽你聲音那個激動勁兒。對了,祝福你們了。

王海鷗說,我也祝福妹妹早日找一個好夫君。

白莎莎說,不行啊,我的那一半還沒有出現呢。

兩個人又閑聊了好一陣,這才掛了電話。

白莎莎眼下是在廣東讀大二,她還真的沒有開始談戀愛。根據她老爹白鵬舉的指示,在大學期間,不准她戀愛。

白鵬舉現在是山陽市的市長助理,已經享受副廳級待遇了。

關於白鵬舉和石磊這兩個人的使用情況,說實在話,黑鐵膽的心裡就很不滿。想當年,白鵬舉因為好賭,石磊因為貪色,雙雙落敗於西山。沒想到,幾年過去了,兩個人都升了上來。

白鵬舉是市長助理,副廳級。石磊是市交通局局長兼人大副主任,也是副廳級。

黑鐵膽就想,現在的用人啊!

車到甘肅張掖的時候,天還沒亮,王天悅他們三個就在這裡下了車。在這裡我們還有一個重頭戲,那就是要參觀山丹軍馬場,並觀賞冷龍嶺的雪山冰峰。

在上祁連山這前,他們先到張掖市外著名的大佛寺參觀。大佛寺真的是名不虛傳,大殿里供奉的卧佛那是出現意料的大。寺院始建於西夏永安元年,寺內安放有國內最大的室內卧佛,也就是佛祖釋迦牟尼的涅磐像。他安睡在大殿正中高1.2米的佛壇之上,佛身長34.5米,肩寬7.5米,耳朵約4米,腳長5.2米。大佛的一根中指就能平躺一個人,耳朵上能容八個人並排而坐。

海鷗說:「原來只聽說過樂山大佛,沒想到這裡也有如此壯觀的佛像。」

天悅說:「這尊卧佛,那可是亞洲最大的室內泥塑卧佛。」

海鷗就說:「開眼了,開眼了。」

大佛寺的一幅楹聯很奇怪,內容是:卧佛長睡睡千年長睡不醒;問者永問問白世永問不明。

下聯當中的「問白世」三個字表不知是什麼意思。問了問周圍的人,也都說不清楚。

這和我們熟知的「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便笑笑世間可笑之人」大不相同,這一副楹聯通俗易懂,老少皆知。而佛寺怎麼會出現「問白世」這樣的冷詞呢?

細想想,也很有道理。孔大姐不是正在叩問人生的終極意義嗎,就讓她「問者永問,問白世,永問不明」去吧。孔大姐也真的是在這副楹聯前駐足了很大時間,也許她真的能從中受到一些啟發吧。

游罷大佛寺,他們就乘車前往山丹縣的軍馬場了。

山丹軍馬場位於張掖地區山丹縣南祁連山北麓大馬營草場,始建於西漢元狩年,是目前世界上歷史最悠久、亞洲規模最大、世界第二大馬場。

軍馬場地勢平坦,山丹軍馬場地勢平坦,水草豐茂,夏季綠草如茵,冬季一片金黃,是馬匹繁衍、生長的理想場所。早在3000多年前,這裡就以當地蒙古馬為基礎,又引進了各種西域良馬,雜交培育出的山丹馬馳名天下,這裡遂成為歷代皇家軍馬養殖基地,經久不衰。

山丹馬體形勻稱,粗壯結實,雄健膘悍,耐粗飼,適應性良好,速度和持久力俱優,是馱、乘用的良驥。這裡至今仍為我軍騎兵軍馬養殖基地,目前共有一萬多匹馬。

來到山丹軍馬場一場一看,果然是綠草如茵,水草豐美。後面是白雪皚皚的祁連山冷龍嶺,前面是綠浪翻滾的焉支山。兩座大山之間就是一望無際,100多萬畝的優質草場。冷龍嶺千年冰峰的下面,是蓊蓊鬱郁的大森林,主要樹種是圓柏、雲杉和油松。森林的下面就是一望無際的草原,不知名的黃花開遍了原野。

下午3時左右,他們就跨上了山丹的軍馬。一開始,我們三個人每人騎一匹戰馬。可沒走多大一會兒,海鷗的夾克衫就被甩了下來。她便下了那一匹棗紅色的小馬駒,非要和天悅同乘一匹戰馬不可。

天悅的這匹戰馬,渾身上下黑緞子一般,沒有一點雜色。她要上來,天悅只好讓馬工把鞍子去掉了。我往前面挪了挪,海鷗就坐在他的後面,用雙臂緊緊地抱著了天悅的後腰。

天悅說:「海鷗,坐穩了,咱們可要開始揚鞭摧馬往前沖了。」

海鷗說:「放心,盡情地跑吧!」

天悅用雙腿一夾,戰馬就在緩緩起伏的草原上飛奔起來。其實,天悅也是第一次騎馬,戰馬的賓士也讓他有點膽戰心驚。可海鷗就在身後抱著他的腰,他就是再害怕,也只能裝作勇敢無畏了。誰讓他是男子漢呢。

這時候,孔大姐也騎著一匹白色的戰馬追了上來。稍不留意,她居然跑到了他們的前面。天悅就真的揚起了手中的皮鞭,輕輕地在馬屁股上抽了一下,胯下的這匹烏龍馬就加快了速度。很快,他們就又跑在了孔大姐白龍馬的前面。

馬場中的工人說:「慢點,慢點。」

這個時候,他們哪裡還能聽得進去,都只嫌戰馬跑的慢。看來,孔大姐也暫時忘掉了煩惱,她的那匹白龍馬很快又超過了他們。

前邊有一條小河,小河的兩岸都被長長的青草鋪蓋上了。他們的烏龍馬在跨越小河時,身子一歪,天悅和海鷗兩個人就從馬背上滾了下來。好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