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575章 雪蓮花

第575章 雪蓮花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576節第575章雪蓮花

因為就要見到夢寐以求的冰川了,三個人都很激動,因為能親手觸摸一下冰川,對於王天悅、王海鷗和孔大姐三個人來說,這都是第一次。

如同初吻一樣,第一次總是讓人期待的。

祁連山長約1000餘公里,它最東端的這一段山脈稱作冷龍嶺。冷龍嶺西起扁都口,東止烏鞘嶺,長約200公里。這裡山峰的海拔多為4000——5000米,最高峰崗什卡峰海拔5254米。冷龍嶺4500米以上的山峰多發育有現代冰川,共有冰川244條,總面積超過100平方公里。

昨天晚上王天悅就專門請教了馬場的導遊,今天一大早他們三個人就一道兒騎著馬兒進山了。

走了大約兩個多小時以後,導遊說,下邊的路只能步行了。導遊就讓另一個隨行的工作人員看護馬匹,他則帶著他們繼續爬山。

一開始他們都很興奮,又說又笑的。四周是高大的松樹和杉樹,小鳥也不停地叫著,還有一隻野羊從他們的身邊疾駛而過。引來了兩位女士的一片尖叫聲。穿過林帶,他們就來到了灌木叢生的半裸露地帶。腳下到處都是亂石、荊棘和苔蘚,走起路來要格外小心。

抬頭仰望雪山,近在眼前,可路卻似乎是越走越遠。他們一會兒爬上山崗,一會兒又跌入谷底,就像是蠕動在岩石上的甲殼蟲。

王天悅的兩條腿像灌了鉛一般的沉重,可能是高山反映吧,呼吸有點困難,太陽穴也突突得難受。他就問導遊,這裡大概是多少海拔。導遊說現在應當是4000米左右,很快他們就能到達雪線了。

兩位女士這時候也是人困馬乏、鼻塌嘴歪,互相攙扶著艱難地往上挪動。

終於,他們到達了冷龍嶺的雪線之上。

終年的風雪肆虐,雪峰尖如刀削斧劈,有的形似石林石筍,有的如古城古堡,千姿百態。在太陽的強力照射下,凍土漸漸融化。偶有巨石落下,又砸落下面的岩石一齊滾下,發出隆隆的響聲

這裡沒有別的生物,岩石縫裡到處生長著的大多是美麗的雪蓮。雪蓮花蓬蓬鬆鬆,在冰天雪地里傲然綻放著毛茸茸的花朵。

海鷗好奇地扒開雪蓮周圍的石塊,但見雪蓮的根須直插岩石深處,附著在石塊上汲取營養維持著生命。雪蓮,你竟生存在這海拔4000米以上的永久性冰川凍土上,與冰雪為伍,與冷風作伴,你就是讓人敬佩的生命之花嗎?

在導遊的帶領下,他們貓著腰,手腳並用一點一點地向上挪動,終於來到一處冰川的面前。他們當然是不可能登頂的,一沒受過專業的訓練,二沒有攜帶相應的登山設備。但他們還是要向冰川的上面再走一段,要和冰川來一次更深入的親密接觸。

這裡的海拔已經在4500m左右了,他們向周圍張望,冰瀑、冰塔、冰柱、冰筍星羅棋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冰川世界。他們所在冰川面積約有幾萬平方米,那千萬年積成的冰層呈緩坡形疊砌著,一層微黃、一層微白、一層微藍。這豈不是天下最大的冰雕作品嗎?

一行人小心翼翼地在冰川上行走,巨大的冰裂縫讓人眩暈,裡面發出雷鳴般的響聲。在冰川下邊的亂石山坡上,有幾股粗大的冰水噴涌而出,不久它又神秘地鑽入石縫當中從另一處泄出。這就是所謂的地下暗河了。在太陽的照射下,四周一派銀光。還不時傳來冰層斷裂的聲音,我們不會遇上雪崩吧?導遊說,這個地方絕對安全。

站在一處冰瀑布前面,他們幾個都興奮極了,登山的勞累此時已化為烏有。他們分別都在這冰峰之間拍下了很多照片,孔大姐還專門為天悅和海鷗照了不少合影。其中還有一張是海鷗騎在天悅的肩頭,將手伸向了藍天。這種造型,也真夠別緻的。

在一個埡口處,導遊說:「這個地方,一腳跨兩省。這邊是甘肅,那邊是青海。」

海鷗立即站到了這條兩省的分界線上,大聲地喊了一聲:「這世界,我來了!」

天悅和海鷗、孔祥雲三個人從冷龍嶺上下來以後,天已經很晚了。他們三個人仍住在部隊的招待所里,這一晚我睡的很死,爬了一天山,實在是太困了。

第二天早晨,海鷗來拍打天悅的房門。天悅連忙起身,看到海鷗的臉色很焦急。

天悅就問:「妹,咋了?」

海鷗將手裡的一張紙遞給了天悅,展開一看,是孔祥雲留下來的。信不長,原文如下:

我親愛的海鷗小妹、天悅小弟,非常感激讓我和你們結伴同行。在我心情最為低落的時候,是你們給我帶來了一片溫暖。我也知道,你們報住的是一顆善良的心,想要把我從無邊的苦痛中拉出來。也許你們還擔心我會用極端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但和你們在一起的這幾天,讓我再一次看到了人間的溫暖和美好。我向你們保證,我是不會輕易就這麼離開人世了。因為我還要西行,你們就要東歸了,我就先走了。沒有叫醒你們,是不想讓大家產生離別時的感傷。再次感謝你們,也祝你們這對有情人終成眷屬,白頭到老!好人必有好報,祝你們一路順風!如果有可能的話,歡迎你們到上海來作客。

下面是孔祥雲留下的她在上海的聯繫方式,手機,qq等。

天悅抬眼去看,四周是茫茫的草地,清晨彌滿的山嵐籠罩在沉寂的原野上。哪裡還有孔祥雲的身影。

天悅問:「走了?」

海鷗說:「是啊,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