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590章 馬大懶的快樂生活

第590章 馬大懶的快樂生活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591節第590章馬大懶的快樂生活

馬大懶對待創作的態度與他的生活態度截然相反,在創作上他喜歡往農村跑,喜歡了解各地的風土民情。因為馬大懶的到來,西山縣文化局在上級的考評中就有了明顯的起色。

不過,縣文化局和文化館的領導們對馬大懶並不滿意,自然還因為他的懶和貪杯。

有一次馬大懶到鳳凰山上去採風,當地的一個村支書陪他喝酒。由於喝得太多,馬大懶最後是人事不醒,村支書只好花了100塊錢雇了兩個棒勞力把他抬下了山。

文化局長覺得像馬大懶這樣的人留在縣文化館當創作員有損形象,因為他不僅是整天一身酒氣,而且還一身的汗臭氣。不拘小節的馬大懶甚至扣錯了紐扣照樣在文化局大院里晃來晃去。後為,縣文化局就又把馬大懶發配到了殺虎口鎮文化站。

一開始,包括黑鐵膽在內的老同學們都為馬大懶的婚事擔心,害怕沒有女人會看上他。後來,當馬大懶結婚的時候,大家才發現其實馬大懶還是很有些艷福的。

他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白沙西山腔劇團三架山之一的黑頭——白襲人。

因為馬大懶喜歡到白沙鎮上去聽西山腔,加上他還給這個草包劇團寫過幾齣小戲,馬大懶就與白襲人對上了眼。

眾人都說馬大懶太懶,不成體統,有辱知識分子的斯文。馬大懶聽了不急不燥地說,你們沒去過煉真宮嗎?那裡供奉的可是張三丰,張三丰是誰,那是出了名的張邋遢。還有那個濟公活佛,也懶得出奇。和他們相比,我這也算不得什麼。告訴你們吧,我這就是魏晉風度,可惜你們不懂。

不少人還說這個馬大懶沒有上進心,你說,他和黑鐵膽是中專時一個班的同學,人家黑鐵膽已經是縣委書記了,而他馬大懶還只是一個小小的鄉鎮文化站站長。

聽了別人的議論,馬大懶不以為意。他覺得人的命運是自己無法掌握的,另外,他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挺好,挺滋潤的。還有,自己的老婆白襲人也沒有說過自己沒有上進心啊。這,多好。

想到了馬大懶的種種趣事,黑鐵膽不由得開心地笑了。

這小子的那個劇本也不知道弄得咋樣了。

這天上午,黑鐵膽給馬大懶打了一個電話。

在電話中,黑鐵膽問,老同學,在忙啥呢?

馬大懶說,我能忙什麼,我也想忙國家大事,可國人不給我這個機會啊!我現在是吃飽坐餓,快變成一台造糞機器了。

黑鐵膽說,我能不知道,你的小日子過的滋潤著哩。

馬大懶笑笑說,不讓咱操心大事,咱總得把小日子過得勁吧。

黑鐵膽說,今天給你打這個電話,是想問一問,你那個劇本弄得咋樣了?現在,我手裡可是有一個好事啊!

馬大懶說,還有一個尾巴,近來沒激情,一直扔在那裡沒有顧上收拾。鐵膽啊,能有啥好事落到我的頭上?

黑鐵膽就把張天彪他們準備拍電影的事給馬大懶說了,並強調說,如果劇本可用,稿酬應當不會低於10萬元。

馬大懶聽罷連說了兩聲「乖乖」。

黑鐵膽故意逗他道,沒想到吧,大懶同志。

馬大懶說,做夢也沒有想到。好事,天大的好事啊!鐵膽啊,這樣吧,三天以後我找你去交稿,你先給我把把關。

黑鐵膽說,好嘞。

接下來,懶人馬大帥就把自己關到家裡,把手頭的電影腳本連著改了好幾遍。

等他自己滿意了,甚至還為其中的兩場戲被感動得差點掉淚時,他知道,這個本子算是已經寫成了。

馬大懶知道,想要感到讀者和觀眾,首先得感動作者自己。一部作品如果連自己都感動不了,那還不如不寫。

最後,馬大懶又翻了翻《縣衙諜影》這部在他眼裡沉甸甸的稿子,頗為自得地想,難道,他,馬大帥,就此也要浴火重生了?!

想到浴火重生後的日子,馬大懶就有些興奮得睡不著覺。他從自己的那間只有5平方的書房裡跑到了卧室,撲到老婆白襲人的身上就鼓搗起來。

一個晚上一連弄了三次才罷手。

白襲人說,你鬼孫今天是怎麼了?不要命了!

馬大懶興奮地對妻子說,襲人啊,我快成精了!我就要成精了!!

白襲人笑道,成精,你能成什麼精?

馬大懶拍了拍白襲人那雪白的屁股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你的眼力不錯,總算嫁給了我這麼一個人物。

白襲人說,想當初,還不是你鬼孫跪在我跟前不起來,我這不才心軟了,答應了你。

馬大懶笑笑說,這也說明我有眼力,你是我的貴人啊,你有旺夫相啊!

白襲人說,你瞅瞅幾點了,快睡吧,我明天還要到西山縣衙去演出呢。

馬大懶說,太好了,咱倆明天一塊兒去。

白襲人說,你去幹什麼?

馬大懶自豪地說,我要去見縣委書記黑鐵膽,是他有事求我。

第二天一大早,夫妻二人就乘班車來到了西山縣城。

白襲人去了西山縣衙,這裡已經有幾個西山腔的人,比如紅臉和半瞎他們。他們這些草包劇團的演員到縣衙來,那就是為了完成黑鐵膽提出的物質與非物質的無縫對接。

馬大懶則背著一個包包來到縣委。

這個又破又髒的包包裡面裝的正是那部電影劇本。

門衛看到馬大懶這一身不著調的衣服,再加上他那一頭亂髮、滿臉的鬍子,都以為他是來上訪的。因此,門衛就不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