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670章 借勢成名

第670章 借勢成名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卧在草叢中的劉華強看著漸漸逼近的軍警們,雖然他已經不斷提醒自己這一生值了,但仍心猶不甘。

是啊,人都有要活命的本能。

警犬先於警察發現了劉華強,已低吼著圍了過來,因為它們的鼻子比警察的眼力要好得多。

這時,胡長林、黑明天他們都先後看到了劉華強的身影。

胡長林就向蒿草叢裡喊:「劉華強你聽好了,你已經被我們團團包圍。抵抗毫無意義,舉手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我命令你交出武器走出來,爭取政府對你的寬大處理。」

劉華強心想,老子身上背有6條人命,就是投降了,還能如何寬大?還不照舊是死路一條?俗話說得好,坦白從嚴,抗拒從寬。他便用槍悄悄地瞄準了胡長林。

當胡長林正要繼續喊話時,劉華強的槍聲響了。胡長林應聲倒在了地上,後面的黑明天立即撲到了胡長林的身上,並大聲命令道:「開火!」

劉華強的四周便響起了密集的槍聲,這一中原悍匪當場斃命,身中28發子彈,被打成了血篩子。

好在胡長林只是左側大腿被子彈貫穿,雖流了不少血,但並沒有生命危險。

至此,「1.23」大案在短短四天時間內成功告破。國家公安部和省委、省政府都對山陽市公安局進行了通報表彰,市公安局榮立集體一等功。胡長林個人榮獲全國公安二等英模稱號,他還代表山陽市公安局在全省做了一個月的巡迴報告會,收到了極為強烈的社會反響。他也被省內外的新聞媒體稱作是新時代的「鐵膽衛士」。

劉華強死後,警方從他身上繳獲的那一把警用手槍,又讓胡長林他們又忙活開了。

這把槍的編號已經被人為地磋磨過,但經過技術手段,還原出了這把槍的編號。通過編號查證,這是一把警用手槍。持槍人為北方某市公安局的一名女警官,不過,這個警官和這把槍均於5年前失蹤。

當時,該市的一名副市長被人槍殺,經彈道分析,所用的手槍正是那位女警官的。但提審女警官時,卻怎麼也找不到她。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當時,這位女警官就被視為最大的嫌疑犯,她至今仍是網上通緝的一名案犯。

為此,女警官的家人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悲憤。當地人還傳言說女警官是副市長的情人,因為副市長又有了新歡,女警官怒髮衝冠,就親手斃了副市長。這種傳言更令女警官的家屬感到無地自容。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手槍在劉華強手裡,估計那位女警官也已經遇害。殺害副市長和女警官的兇手應該就是這個劉華強。但劉華強死了,女警官和副市長的死,只能是永遠的謎了。

到這個時候,除了警方原來掌握的劉華強身上的三條人命外,又多出了兩條。只不過,這兩條人命已經死無對證,無法百分之百地確定就是劉華強所為了。

這件事讓黑鐵膽本人也十分困惑,因為劉華強死了,他至今也弄不清楚幕後的指使者究竟是誰。

他的判斷還是停留在一開始的那個結論上,那就是組織部長石磊與仍在大牢中吃罐飯的龍牙嫌疑最大。

不管誰是主謀都給黑鐵膽敲響了警鐘,那就是在工作和生活中,他不是一個人,他還有妻子和孩子,他以後必須確保家人的生活的安寧與人身的安全。

現在警方雖然結了案,但黑鐵膽知道,這個案子在他這裡並沒有完結。那個已經被警方擊斃的劉華強顯然是受人指使的,他雖然死了,但幕後的指使者仍在。說不定,啥時候,他還會再次出手。

也許,等他再次出手時,會來得更加陰狠與兇殘。

想到這裡,黑鐵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不行,警方雖然結案罷手,但他黑鐵膽不能罷手。他必須自己隱秘地查下去,直到挖出幕後的那隻黑手才行。

作為黑鐵膽,他覺得自己以後必須警鐘長鳴才行。

黑鐵膽想了想,山陽市的人事關係要比西山縣複雜得多。

市委書記王天恩,那是省委副書記王國慶的人。

市長牛為民、副書記宋小娟,那是副省長李大海的人。

常務副市長杜天堂雖然是他黑鐵膽的老領導、老熟人,可他們兩個並不是一條道上的人。還有組織部長石磊,那乾脆就是他黑鐵膽的政敵和情敵。副市長白鵬舉當年曾兵敗西山,與他黑鐵膽想必也有很深的芥蒂。

還有王國慶和宋光明這兩個個權力家族,不到萬不得已或證據確鑿,那是萬萬碰不得的。

黑鐵膽想了想,在山陽市同他可以交心的人,大概只有副市長江一英,紀委副書記歐陽明,公安局副局長黑明天。市委秘書長周子成與他的關係一直不錯,可他現在的身份決定著他必須聽從、服務於市委書記王天恩。因此,黑鐵膽就覺得有些事情也不便與周子成講。副市長吳天然同他黑鐵膽的關係也很好,但吳天然卻是省委副書記王國慶的女婿,而他黑鐵膽又是省長韓華華的女婿,這樣的兩個身份,似乎也不便於深交。

黑來想去,黑鐵膽就決定先從市紀委抓起,要把市紀委改造成服從命令、高效運轉的一個戰鬥團隊。至少在這裡,要樹立起他黑鐵膽的絕對權威。為此,有必要把西山縣的幾個老部下調到市紀委來。

當黑鐵膽家的保姆小紅得知自己的親妹妹卷進了綁架案後,羞愧得無地自容,她也覺得自己對不起黑鐵膽他們一家。

小紅就在一天晚上哭哭啼啼地提出要離開黑鐵膽家,韓冰愛憐地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