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702章 中國式人情

第702章 中國式人情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既然環保局長高天天有王天恩講情,李小爽只好將他放過了。高天天接受了組織部門的誡勉談話,而質監局的周局長和化工廠的孫經理則同時被紀檢部門「雙規」了。按照李小爽的設想,被雙規的這兩個人,要對他們開展進一步的追究。在他的眼裡,凡是被追究的幹部,沒有一個沒有問題。如果這兩個人問題大,就移交司法部門追究他倆的刑事責任。

在李小爽看來,就是要通過這一次的排污事件,好好地整治一下那些在他面前還不是太乖的人。在新州區除了區委書記汪海洋,他李小爽就是當仁不讓的二把手。誰認為他來的晚,是鄉下的土包子,他就會讓誰吃不了兜著走。

一天晚上回到家裡,阿雪問李小爽:「小爽哥,是不是有個姓周的局長被你們區紀委雙規了?」

李小爽說:「是啊,你什麼會知道?」

阿雪說:「是這樣,這個周局長的表哥在我們公安廳上班,今天下午他找到我,說讓你一定要網開一面,不要太為難了這位周局長!」

李小爽說:「阿雪,真沒有想到,這些人消息這麼靈通,居然通過你找到了我。」

阿雪說:「現在的社會不就是一張巨大的關係網,每一個人都是網上的一個點,找到這個人,就能聯繫到那個人。」

李小爽說:「阿雪,不瞞你說,這一次他們幾個人很不像話,我本來是要好好治一治這個周局長的。但既然是夫人開了口,我就放他一馬。」

阿雪說:「嗯,這還差不多。」

李小爽說:「**對我有培育之恩,老婆對我有相助之情,**和老婆的話,我能不聽?」

阿雪撇撇嘴說:「算了吧,又在我面前甜言蜜語。」

李小爽摟著阿雪那細細的腰說:「我說的可是實話,聽老婆的話不丟人。」

阿雪哆哆地說:「好,只要聽我的話,我就獎賞你!」

李小爽拂弄著阿雪那鼓鼓的乳峰說:「我太需要老婆的獎賞了,快一點,我餓死了!」

阿雪拍了拍李小爽的下面說:「你啊你,就你饞!」

李小爽說:「我敢保證,在我老婆的面前,就是老法海也會動了凡心。」

阿雪說:「我有那麼大的魅力?」

李小爽說:「攝人心魂,攝人心魂啊!」

爬在阿雪的身上,李小爽心裡想,他本來要狠狠教訓的三個人,現在只剩下一個孫經理了。心裡的這一口來氣一定要好好出在這個不長眼睛的紅頂商人頭上,讓他好好長長記性,明白馬王爺三隻眼。

根據李小爽的意見,新州區紀檢會把周局長放了回去,讓他寫了一份深刻的檢討。不過,根據李小爽私下裡的交行,環保局的高天天,還有質監局的周局長都找了一名科長來充當替罪羊。可憐的兩位科長相繼被紀檢會雙規,一追查,果然還查出了一些事情。質監局的那位局長,還真的收了幾家地下造假窩點的賄賂,讓一些三無產品流向了市場。

而留下來的這一位孫經理,公安局的經偵大隊則介入了調查。據初步掌握的情況看,這個孫經理有經濟方面的重大嫌疑。貪污受賄、拿回扣,還到澳門去豪賭過幾把。

正當公安局徵求李小爽的意見,要將周經理的案卷移交給檢察院申請逮捕時,李小爽又被李大爽叫到了市公安局。

李小爽剛坐到李大爽的辦公室就問:「哥,你找我有事?」

李大爽說:「小爽,這些天你幹得不錯,社會上對你的評價很高。」

李小爽說:「哥,我這兩下子你還能不知道,我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程咬金的三斧頭罷了。」

李大爽說:「小爽,我非常支持你的工作。可有一件事,我還得和你商量一下。」

李小爽說:「哥,有啥事你儘管吩咐。」

李大爽說:「是這樣,我有一個朋友昨天來找我,說被你們區公安局關起來的那個孫經理是他的乾親家,讓我找你商量商量,看能不能在處理上就低不就高?」

李小爽說:「哥,你不知道,這個孫經理很無賴,也很囂張。我本來是要好好教訓他的,通過拿他開刀,要在新州區起到殺一儆百的作用。但既然是哥你開了口,我就對他的事不再追問了。」

李大爽說:「小爽,這樣吧,你這邊不再追究,我再和你們區公安局打個招呼,先讓他出來吧。出來以後,他們那個化工廠要關門整頓,一直整頓到你滿意再讓他們開工。你看這樣行不行?」

李小爽說:「哥,看你說的。你說咋辦就咋辦吧!」

辭別了李大爽,李小爽心想,唉,本來是要拿高、周、孫三個人開刀的,要殺一儆百,可到最後,一個也殺不了。高鐵書記的話,他能不聽,人家是可他的老領導,說不定不久還要升為副省級。阿雪的話,他能不聽,人家可是他的老婆,自己將來的仕途還要依靠人家阿雪呢。李大爽的話,他能不聽,那可是他的親哥啊。更何況,哥哥眼下是新州官場上的紅人,風頭正勁,以後對他的關照還多著哩。

李小爽想,這一次雖然沒有狠狠地整治這三個人,但他們為了保住自己的屁股不挨打,已經托關係、找門子,來向他李小爽求情,其實也已經起到了樹立自己權威的目的。為了鞏固這次整治的成果,李小爽就分別約見了高、周、孫三人。

高天天到來後,忙上前緊緊地拉著李小爽的手,不住地搖動。他臉上堆滿笑容,不停地說:「李區長,我給你添麻煩了,我給你添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