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728 鬥智斗勇

第728 鬥智斗勇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黑姑正把家裡的一些收藏品向父親黃百萬展示,她突然發現父親出氣發喘,臉色變成了蠟渣一般黃。她連忙問:「爸,你是不是病了?」

黃百萬仍在喘著粗氣:「沒事,我沒事。」

本來黑姑是想讓黃百萬在山陽市住上一段、享享清福的。但黃百萬的心裡窩了一股邪火,再好的飯菜吃著也沒味,再好的景緻也看不進去。倒是黑姑給他買的幾件衣服,他很是在意。拿回來他就穿上了。他將從黑明理那裡借來的一身皮換了下來,女兒要幫他洗,黃百萬說:「還不臟,等我回去了穿幾天再洗。」他是不會再將這身衣服洗了,他回到野牛嶺,會將它們一把摔到黑明理的臉上去。

什麼東西!

黃百萬嘴上說這身衣服不臟,心裡卻在罵,這世上恐怕只有這身衣服最他媽的最髒了。後來他又罵,這身衣服再臟也沒有黑明理的靈魂臟。他媽的,這個人模人樣的傢伙也太不是東西了。我不知道那兩張大黑的價錢,他「萬事通」、老支書黑明理能不知道?就不怕壞良心斷子絕孫!

在女兒家住了三天,黃百萬就叫著說要回去。他對黑姑說:「黑姑啊,我在農村住慣了。在山陽這樣大的城市裡,我感到憋氣。」

黑姑在心裡感到好笑,山陽算什麼大城市,又不是新州、北京、上海?可她再三挽留,父親卻執意要回去。沒辦法,黑姑就大包小包地買了一些腦黃金、腦白金、黃金搭檔之類的保健品讓父親帶上。臨走的時候,黑姑還給父親拿出了1萬塊錢的現金和兩條大中華香煙。

這1萬塊錢,黃百萬覺得放哪都不安全。最後,他躲進衛生間里,把這1萬塊錢裝進了自己的內褲里。外面又用曲別針小心翼翼地別好了。

黑姑開車將黃百萬送到了汽車站,替他買好票後,黑姑就對父親說:「爸,以後在家裡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穿什麼就穿什麼,不要捨不得花錢。需用錢的時候,你就言語一聲。我們現在的生活你也看了,沒事。」

黃百萬說:「黑姑,我知道,我知道。」

坐在汽車上,過一會兒,黃百萬就要用手在自己的下面碰一碰,感覺一下那1萬塊錢是不是還在。和好比鄰而坐的是一位半老徐娘,她觀察到跟前這個老男人過一會兒就要在自己的胯下摸索一陣,她就斷定黃百萬是一位色情狂。車走了兩個小事後,前面有人下車了,這位半老徐娘連忙跑到前面的位置上坐下來。

中間倒了兩次車,黃百萬總算又踏上了野牛嶺這塊他最為熟悉的土地上。走進村來,他看到黑明理依然坐在自家門前的大槐樹下看報紙。他心中的那口惡氣「騰」的一聲就衝上了腦門。

黑明理一見是黃百萬進村了,忙打招呼道:「是百萬啊,這麼快就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在黑姑那裡會住上月兒四十的。」

黃百萬沒好氣地說:「城市我住不慣。」

黑明理笑著說:「我就話嘛,你是地黃瓜上不了高架。」

黃百萬走到黑明理跟前說:「我就是一棵地黃瓜,可我總比那糠心蘿卜強。咱心裡不黑啊!」

一聽黃百萬是話裡有話,黑明理的心裡就咯噔一下。他忙起身說:「百萬啊,你家裡是冰鍋冷灶,連口熱水也沒有。走,先到我家裡喝點茶再說。」黑明理擔心黃百萬會在大門院說些不中聽的話,讓街坊鄰居聽到了,他黑明理的臉以後就沒地方放了。

走進院子大門,黃百萬準備在一張石頭桌子旁坐下來。黑明理卻接過他身上的挎包,一直引到了上屋去。

兩個人坐下後,黑明理就給黃百萬倒了一杯開水,並給他讓了一根好煙。

黃百萬說:「還是嘗嘗我帶回來的煙吧。」

他一邊說一邊就從挎包里拿出一條大中華,可他還從來沒有拆過整條的香煙,用指頭摳來摳去,就是打不開。

黑明理接過香煙說:「一看,這裡有一條封口線,一撕就開了。」

果然,黑明理將一條透明的塑料封口線一撕,很輕鬆地就把煙條打開了。他從裡面拿出一盒說:「這裡也有一條封口線。」他又將煙盒上的線扯掉了,打開煙盒,黑明理拿出一根放在鼻子下面聞了一聞說:「這是真煙,是好煙啊!百萬,你現在的生活可是今非夕比了啊!」

兩個人都抽上了大中華,黃百萬看黑明理一直在扯閑。他就在地上吐了一口濃痰說:「黑老兄,上次我給你的那兩張老十塊頭兒,我不想賣了。給,這是那300塊錢。」

黃百萬說出了這樣的話,證明他已經知道了那兩張大黑十的價值。接下來該怎麼辦?黑明理的大腦迅速運轉起來。

一是裝糊塗。就裝作自己並不知道大黑十的真實價格,把這兩張東西還給人家黃百萬。這樣做的好處是他黑明理的形象和聲譽不受影響,壞處是他白白損失了已經聽吃到嘴裡、吞進肚裡的20萬塊錢。

二是說假話。就說這兩張大黑十已經轉手賣給別人了,說賣多少合適呢?就說每張賣了300,兩張是600元。如果黃百萬認為當初以300元的價格賣給他吃虧了,他黑明理可以將300元的差價全部送給黃百萬。這樣做的好處是,他黑明理可以吞下那兩張誘人的大黑十。壞處是黃百萬如果真的了解了行情,肯定是有備而來,決不會善罷甘休的。兩個人撕破臉皮,他黑明理的人格必將會在全村人的面前大大折扣。人們將不會說黃百萬的無知,而會指責他黑明理是一個見利忘義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