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736章 活化石

第736章 活化石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二天,在孫鬍子的帶領下,在當地農七師師長老范的陪同下,黑鐵膽他們就逛了一次和田的玉器市場。

王海鷗看中一件玉器的把件,成色和雕工都不錯,問了問價格,說是300萬,她只得吐了吐舌頭。

賣家說,這是最為純正、地道的和田羊脂白玉。300萬,已經是跳樓大甩賣了。

王海鷗又跑到另外一家鋪子,選中了一個玉觀音的掛件,輕聲地問了問價格,說是500萬元。

原來對方說這是最為純凈的緬甸翡翠。

看了兩件玉器後,王海鷗就大聲地叫了起來,同志們,撤吧,這不是人呆的地方。

逛罷和田玉器市場後,黑鐵膽一行就又駕車來到了肖爾不拉克,遊覽了這裡的天鵝湖,在一望無際的伊犁草原上策馬奔騰了半晌。

騎在馬背上,王悅仁不由得想起那年他和王海鷗一塊兒到甘肅的山丹軍馬場騎馬比賽的事情。想到這裡,王悅仁的心裡比吃了蜂蜜還甜。

到烏魯木齊接上了會議已經結束了的韓冰,一行人便打道回府了。

回到西山後,旅遊局長王悅民還寫了一篇散文,不久還刊登在了《山陽日報》的鳳凰副刊上。這篇文章的題目是《永遠的胡楊》。篇幅不長,全文如下。

在新疆,你總會反覆地聽到一種樹的名字,一些地方,專門為這種樹設立了節慶,還有專門的自然保護區和森林公園。

享受這種不凡待遇的樹,就是胡楊。

胡楊是楊柳科楊屬植物,但它和同屬的其他兄弟不一樣,偏偏姓了《百家性》中的一個姓——胡姓。這裡面也有一個故事。

中國的《百家姓》中,胡姓是一個大姓,人數在其中排第15位。胡姓來自部落的圖騰,胡部的圖騰是白頭翁鳥,又稱鶟鶘,於是,胡部就以胡為姓了。古代,將西部的少數民族稱為「胡人」,將西域稱為「胡地」,甚至西域的野草也稱為「胡草」,還有胡瓜、胡豆、胡琴等等。同樣,生長在西域的胡楊也跟著姓了胡。不過,它最早叫「胡桐」,因為人們覺得它很像梧桐樹。後來,因為它的生長特徵,特別是樹葉,更多地像胡楊,才將它歸入楊樹一類,這種改宗,也不過是一二百年前的事。

新疆維吾爾族人民給了胡楊一個最好的名字——托克拉克,意思是「最美麗的樹」。以胡楊的維吾爾名,我們又得到塔克拉瑪干沙漠名稱新的詮譯,塔克拉瑪乾的詞冠「塔克拉」與「托克拉克」相近,而「瑪干」這個詞根,在維吾爾語中有「家園」、「樹庄」之意,連起來,「塔克拉瑪干」不是可以稱為「胡楊的家園」嗎?

的確,在中國,胡楊分布區,除柴達木盆地、河西走廊、內蒙阿拉善荒漠一些流入沙漠的河流兩岸外,主要分布在新疆兩大盆地,特別是南疆的塔里木盆地。全世界的胡楊60%以上分布於中國,而中國的胡楊林90%以上都蜷縮於新疆,新疆的胡楊林90%以上又集中在塔里木盆地,因此,塔克拉瑪干是「胡楊的家園」,新疆是「胡楊的故鄉」,是很有道理的。

胡楊的美麗,源自它對乾旱的頑強與悲壯。

在胡楊的龐大家族中,胡楊是最為特別的一種。楊柳科植物都特別喜歡水,獨有胡楊生活在乾旱環境中,成為中國沙漠中唯一的喬木。其實,這也是它無奈的選擇。

胡楊,也可算是一種「活化石」。

胡楊在地球上的出現,是在什麼時候?這是一個至今還沒有準確結論的問題。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是乾旱區一個十分古老的樹種。東至山西省的平隆縣,西至新疆庫車縣的千佛洞,以及甘肅省敦煌的鐵匠溝等許多地方,都曾發現過胡楊的化石。經檢測,它是殘遺自新生代的第一個地質年代第三紀,距今已有6500萬年以上歷史。也有人推測它出現於古生代白紀的晚期,距今近1億年。那時,中國西北部,已經從亞熱帶的稀樹草原向溫帶暖溫帶的荒漠平原轉化,開始出現了沙漠。因此,可以說,胡楊與沙漠是同時出現的,與中國西北的沙漠齊壽,是沙漠的歷史見證。

不過,當時胡楊生長的環境,還不似今天這樣乾旱。以胡楊為主要分布區的新疆塔里木盆地來說,在第三紀的早期,塔里木盆地西部,依然是頻繁的海進、海退,塔西海的存在維持了一個很長的時期,而塔西海的範圍,恰恰是後來胡楊林分布最集中的地區,是大海退縮後,胡楊林從塔里木盆地北部向南擴展的結果。而這種擴展,也是沿著進入盆地的河流兩岸發展的。在這種有水的環境中,適應了胡楊這種有大葉片的喬木的生長。直至今天,胡楊的分布,也表現了隨著水走的特性。分布在河流兩岸,包括已逝去的河流兩岸,以及洪水的河漫灘,儘管河水已逝,樹卻不移,轉而依靠地下水生存,在骨子裡仍表現了對水的依賴,也說明了水是生命之源的真理。

不過,今非昔比,在自然選擇法則面前,面對乾旱,胡楊通過長期適應過程,做了許多改變,呈現了頑強的生命力。

首先,與其他楊樹不同,胡楊形成了強大的根系,主根系可以深至6米以下,水平根系更延伸至三四十米開外,在更大範圍獲得延續生命的水源;其次,它的葉片覆背了厚厚的蠟質,形成可以按氣溫高低啟閉的氣孔,最大限度保存身體內的水分。一句話,加強「外引」,減少「內耗」,才有了它在沙漠中的立身之本。

關於這種適應,楊樹和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