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740章 紅顏與藍顏

第740章 紅顏與藍顏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黑鐵膽還在醫院時,白如玉特意帶上女兒白黔葉從北京來到了山陽。白如玉沒有回家,也沒有去見妹妹白如雪,她是一下飛機就打的直接去了678醫院。

在678醫院,白如玉看到了韓冰對黑鐵膽的痴心。白如玉知道,她這一生是不可能再有和黑鐵膽走到一起的機會了。但白如玉對自己說,黑鐵膽可以不愛自己,但她要一生保留愛黑鐵膽的權力。

此生做不了夫妻,那就等到來世吧。雖然沒能和黑鐵膽結合,但他們倆卻有一個愛情的結晶——白黔葉。這就夠了。

2008年黑鐵膽一家北京去看奧運會開幕式,白黔葉與小山和小菲見過面,並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成為了好朋友。

這一次來山陽,白如玉和韓冰她們這些大人們在抹眼淚時,三個孩子已經在院子的葡萄架下捉迷藏了。

孩子,畢竟是孩子。

為了排遣心中的思緒,白如玉也寫了一篇小文章,名字叫做《知己》。

這個世界上,男人最需要的,除了一個老婆,還有一個紅顏知己。

做紅顏知己,最重要的是恪守界限。

當你卧病在床與痛苦激戰的時候,拉著你的手慌張無措淚流滿面的那個人必是老婆。她怕你痛,怕你死,恨不得替你痛,替你死。她哭哭啼啼,痴痴纏纏,讓你感動,讓你心靈難安。

而紅顏知己不。紅顏知己不哭,她只是站在床頭,靜靜地凝望著你,閱讀你的心靈,然後用她的嘴她的眼她的心告訴你:她知道你痛在何處。她理解你,願為你默默分擔,讓你靈魂不再孤寂,令你欣慰。

由此可見二者的本質區別了:哭,是因為愛你;不哭,是因為懂你。

一個男人,假如生命中有一個刻骨銘心愛你的女人,又能有一個心有靈犀懂你的女人,夫復何求?

紅顏知己全是些絕頂智慧的女孩,她們心底里最明白:一個女人要想在男人的生命里永恆,要麼做他的母親,要麼做他永遠也得不到的紅顏知己。懂他,但就是不屬於他。

給他適可而止的關照,但不給他深情,不給他感到你會愛上他的威脅,也不讓他產生愛上你的衝動與熱情,這是做紅顏知己的技巧。

你出門遠行,音信皆無,紅顏知己心有牽掛,多次撥打電話,但每次均打不通,因為你關機。待你漂泊夠了,蓬頭垢面地站到她面前時,她只是盈盈地笑問:「好久不見,玩得開心嗎?」

她不會提及她的牽掛、她的焦慮、她的氣惱,永遠不會提。她知道提那些東西不是她的事,她不想愛情,只想友情。她就像一個頑皮的勾魂鬼,一隻眼睛對著你就那麼一擠一眨,便把你身上所有的男孩的那部分淘氣、熱情、活躍的分子勾了出來。在她面前,你惟有投降,無路可逃。實在也是不能逃,不想逃。

通常情況下,老婆是傾訴者,而紅顏知己則是聆聽者。在她面前男人可以是倦鳥是浪子,可以疲憊、孤獨、無助、逃避、怠惰,而她是能接納你的黑夜,給你安靜,做你恢復能量的空間。因此說,紅顏知己才是曠世的絕代佳人。

如果說老婆是太陽,情人是月亮,那麼紅顏知己則是星星。太陽月亮有疲倦的時候,星星卻沒有,它閃閃爍爍若即若離,甘於寂寞卻又燦爛而長久。

無論你在別人面前多麼地高高在上,不可仰視,在紅顏知己眼裡都只有尊嚴沒有威嚴。她能穿過層層面具,如入無人之境地走進你的心靈,用一種你與她都懂的語言來和你進行靈魂的對話與交流。

故,能做紅顏知己的,必是女人中的精品。

而能擁有紅顏知己的,也必是男人中的智者。

但知己之間可否能保持性的關係,白如玉有些搞不懂。但純粹的無性的、精神上的知己,可以天長地久嗎?

如果是知己,又有性的關係,會不會又給雙方造成束縛呢?白如玉有些困惑。

想了想,她又繼續寫了下去。

對於男子,她是紅顏知己。對於女子,他是藍顏知己。

這是成人世界裡最難定義的男女關係,往往和情人、性伴侶混雜在一起不容易分辯。

說是情人,他們之間往往是淡淡的,都能容忍彼此與其他人的交往;說是性伴侶,他們之間的性也是可有可無的,甚至完全沒有性關係的都有可能。

多數情況下,他們更象朋友,知心的朋友,可以彼此享受**的朋友。

他們的交往往往是那種「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的」的境界下產生的。往往是先有思想的交流,再順理成章的發生些什麼,甚至什麼都不發生。

他們之間都是彼此擁有各自的情感世界,平時也很少打攪對方。但是一旦心裡有了什麼煩惱,想到的就是對方。或許他們相隔萬里,用著qq,發著簡訊,拿著電話述說,更會有在激情的歡好之後,相擁著談心。有什麼歡樂一起共享,哪怕是新找到了可心的情人;有什麼煩惱向彼此述說,即使是和情人吵嘴。

彼此的關係說淺,卻是不但有**交纏更是交心至深;說深,卻又不會海誓山盟,對於對方的艷遇毫無嫉妒之心……若是有情若無情。

他們說是知心朋友,卻有性;說是情人,卻沒有愛情;說是性伴侶,卻彼此交心!

這種關係,是男女關係中的聖品,可遇而不可求。

這種關係其實最可以長久。但是最難把握的就是其中的那個「度」。

不能太用情,成為多情易傷的情人;不能太疏遠,成為無情的性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