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741章 官殺

第741章 官殺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省長王國慶聽說黑鐵膽出了嚴重的車禍,已經過去三個月了,黑鐵膽還處在昏迷之中。王國慶就想,難道黑鐵膽要成為植物人了?如果是這樣,那也太可怕了。

黑鐵膽出了事,並來與王國慶的關係不大,他雖然比較欣賞黑鐵膽,但黑鐵明到底不是他王家軍班底中的人。只是黑鐵膽昏迷不醒,阿雪的心情就相當低落,見到了王國慶,她也沒有一點心思想那個。王國慶想,這就是蝴蝶效應啊!

黑鐵膽影響到了阿雪,阿雪自然也影響到了他王國慶。

細想想,阿雪的這種狀態、這種表現也是正常的,誰讓她與黑鐵膽同父異母的兄妹呢?

黑鐵膽所碰上的這次車禍,堪稱慘烈,黑鐵膽的奧迪車徹底報廢,司機豹子當場死亡,黑鐵膽和他的秘書都是重傷。

這究竟是偶然的還是必然的,從表象上看,那自然是偶然的事故,是一次意外。但細想想,問題卻並不簡單。

當年,王國慶與李大海競爭副省長的時候,就遇到了兩次意外。一次是車禍,一次是暗殺。好在王國慶福大命大,這才保全了性命。

再後來,王國慶由省委副書記升任省長那一次,看似是一場慘烈的礦難讓韓華華省長免了職,其實,這次礦難卻是王國慶精心策劃的。

他王國慶能「製造偶然事故」,別人就也有可能去「製造」。

根據王國慶掌握的情況,近幾年中國官場上就發生了不少官殺與殺官的案子。

讓我們簡單回顧一下這些年國內的官員雇兇殺人的經典案例吧,通過這些血淋淋的事實,我們會對中國官場的一個側面有所了解。

據報道,較早的一起「官殺」案件發生在江西省。1994年,江西省安義縣縣長陳錦雲想取代縣委書記胡次乾,重金僱用兇手用汽車將胡撞傷。胡被迫離開安義,陳錦雲如願以償地當上縣委書記。之後,他再次僱用黑惡勢力,將縣委副書記、縣政法委書記萬先勇砍成重傷。

2000年3月22日,黑龍江齊齊哈爾市富拉爾基區長青鄉教育辦副主任27歲的付殿忠指使3個殺手謀殺正職,目的是掃清障礙,當上主任。

2000年1月,廣西壯族自治區隆安縣原副縣長李紹武因殺人被提起公訴。李紹武的朋友楊叢「下海」辦公司,李紹武加盟其中。後因利益分配不均,楊叢揚言要去法院告李紹武,讓他當不了官。因縣政府快要換屆,李紹武很害怕,夥同他人用36萬元雇請5個殺手將楊叢置於死地。

2004年8月,38歲的杜荀珍與33歲的朱迎暉一同競聘浙江省國稅局一個副處級崗位。最終,杜以0.5分的微弱劣勢敗給了朱。杜荀珍接受不了失敗的現實,於是雇凶用硫酸潑向朱迎暉。

這些充滿血腥味的「官殺」血案,也同樣發生在中國最低級別的村官之間。2003年8月19日,福建省閩侯縣廷坪鄉黃埔村舉行村委會主任選舉,時任村委會主任的肖書浙擔心另一候選人肖書建獲勝,於是收買兩名殺手,在選舉現場將肖書建槍殺。

在級別較高的官員中,也不乏這樣的實例。

1999年6月18日,河南省舞鋼市八台鎮黨委副書記呂凈一夫婦在家中被人砍殺,呂身負重傷,其妻被殺死。此案系舞鋼市的上級平頂山市政法委書記李長河雇兇殺人。此前,因為呂堅持舉報曾任舞鋼市委書記的李長河違法違紀問題,被李動用司法力量報復陷入冤獄,出獄後的呂繼續舉報,讓李長河最終下了殺手。2001年12月6日,雇兇殺人者李長河及兩名殺手在河南被槍決。

2005年10月17日,河南省原副省長呂德彬因雇兇殺妻在鄭州被執行死刑,同案被處決的還有該省新鄉市原副市長尚玉和及兩名兇手。作為一名副廳級幹部,尚玉和參與殺人的理由是為了向呂德彬報恩並希望得到這位副省長的日後照顧。

2007年8月9日,山東省淄博市中級法院對原濟南市人大主任段義和被控爆炸罪等一案作出一審判決:以爆炸罪、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數罪併罰,判處段義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就在一個月之前,這名副省級幹部剛剛「導演」了濟南市區一起惡性汽車爆炸案,一名女性駕駛者被炸成兩截,當場身亡,現場另有兩人嚴重受傷。經公安部和山東警方縝密偵查,此案被認定為以爆炸手段故意殺人。段義和被鎖定為主要犯罪嫌疑人。

……

通過黑鐵膽,王國慶不由得想起了這些血淋淋的官殺事件。同時,他也很自然地聯想到了自己。

眼下,他王國慶已經是省長了,但他一點也不滿足,他的目標是省委書記。

為了將來衝擊省委書記這個位置,王國慶覺得,必須注意自己的安全。一個好的身體和精神對他很重要。當然了,他更得防止別人在他身上製造出什麼「偶然」來。

王國慶決定戒煙限酒,抽了幾十年的煙,他說戒就戒了。有些老同志見他戒煙了,就說:「王省長不愧是干大事的人,這煙,說戒就戒了!」

原來,王國慶在很多應酬場所都很心情,加上他的酒量天生就大,天天都會喝下不少白酒。這次,王國慶給自己下了新規定:盡量用紅酒替代白酒。如果非喝白酒不可,那也只能象徵性地喝一點,不超過三兩。如果實在是極為特殊的場合,比如對方的級別比自己高,人家又心情非喝白酒不可,那他也只好捨命陪君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