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奮鬥在紅樓 >第九百七十二章 昭文園

第九百七十二章 昭文園

小說:奮鬥在紅樓| 作者:九悟| 類別:玄幻奇幻

初冬時節。一場冬雨,飄落在金陵城中,沙沙作響。猶若細粉,飄在樹林、城頭。

金陵城中區,潤德坊。距離榮國府兩里處,毗鄰朱雀街,有一座佔地百畝的府邸。富麗堂皇,幽深秀靜。這便是賈環和妻妾、孩子們在金陵的住處:昭文園。

一名宦官在數名錦衣衛和金陵知府袁枚的陪同下,於雨中抵達賈府。隨後,得知賈環並不在府中。欽差們便在賈府等著。

賈府東南的臨近角門的一間瓦屋中,昭文園的三管家胡小四正在和三名管事打麻將。另有幾名小廝侍候著。搓的稀里嘩啦的響。他已經將近四十歲。

幾人正聊著賈府的足球隊:信豐銀行足球隊和鎮江來的一支隊伍的比賽結果。這並非是昭文園的奴僕們集體榮譽有多麼高,而是金陵足彩盛行。

京中馬球盛行,內務府與晉商合作售賣馬球彩票。而江南缺馬,水路縱橫,在賈環的倡議下,發展出前朝蹴鞠的模式:類英式足球。隨即風靡江南。賈環順勢組建足球聯賽,聯合江南的徽商們。發行足球彩票。

這時,一名小廝自外頭氣喘吁吁的跑來,道:「胡管家,京中的欽差來了。華管家派人去找三爺回來。」

「碰!八萬」胡小四好整以暇的打出一張牌,笑道:「小子,新來的吧?大驚小怪!府里那年沒欽差來?前些年打高麗、東瀛,一日來三撥欽差的時候都有。」

打牌的幾名管事都笑起來。自家三爺在天下、京師是何等地位不去說,單說在這金陵城內,誰不敬重?

京城。冬夜裡的天氣寒冷刺骨。小時雍坊,齊府正房裡,齊馳正卧床休息他一手提拔的大學士曾縉,蕭丕剛剛來探望過他。臉色顯得蒼白。長達近十年的執政,繁重的政務摧跨了他的身體。

六十三歲的中極殿大學士齊馳,正在經歷著他生命中的難關!太醫建議他靜養,可以保全日後。若還是繼續處理政務,恐怕天不假年。

齊馳的長子輕手輕腳的走進來,低聲喚道:「父親…,胡員外來了。」

齊馳睜開眼睛,養了養神,虛弱的道:「請他進來吧。」

片刻後,西南錢王胡熾自外頭進來,一身黑衫,乾瘦、矮小的身材。見躺在床上的齊馳如此模樣,眼淚都差點掉下來,道:「大帥…」

他自雍治十四年時便跟著齊馳,一路在西南拓土千里,平定西域、漠北,再執政九年。感情深厚。

齊馳艱難的笑了笑,道:「興齋,我一向要求嚴厲,想來日後天下的官員都可以鬆口氣了。哈哈。哈哈。」這一段話,他喘了幾口氣,才說完。

胡熾將近七十歲的人,這時都忍不住落淚。看著在朝堂叱吒風雲近十載的宰相遲暮。曾幾何時,齊相之名,令天下的官員,無不打起精神來!

這是老天爺,讓一個強力的政治人物落幕!

齊馳安慰道:「放心,我不做張太岳。五十八歲就累死在任上。我回川靜養。你我定還有再見之時。只是,臨去前我對新政放心不下。你代我去一趟金陵,和子玉談一談。」

胡熾含淚點頭,「嗯。」沒有廢話。他知道大帥的精神頭有限。

齊馳喘著氣,臉上露出回憶的神色,道:「九年執政,我不愧於心,無愧青史!雖說,這九年來我消除了一些子玉的影響力。但,這是必然。

子玉的那一套理念,我不會全要。我的這一套東西,他未必全看得上。你拿我的親筆信去金陵,請他讓我的新政再延續幾年。曾大紳會代我做完。」

他這九年來,廢除前朝弊政。改漕運為海運,將安南,江南的糧食,走海運至天津,保障糧食供應,平抑糧價。改革鹽法。推行紙幣。以水泥路,重修天下官道。派遣大軍征服高麗、東瀛,佔領呼羅珊。

如此功績,青史自當評說。

胡熾躬身行禮,應承道:「是,大帥。」

永興八年,十月中旬。寒風凜冽,刺得街面上的行人都縮其脖子。

金川門內的集賢樓二樓的包間中,賈環和南京吏部尚書龍江先生寧儒相對小酌。

集賢樓是金陵知名的大酒樓,金陵菜風味極佳。「雲」字包間中裝飾得古典、華美,正中的八仙桌上美酒佳肴陳列,溫的一壺溫軟的紹興黃酒。

九年前龍江先生至聞道書院參加落成典禮,回到江南後,便是官運亨通。歷任嶺南左布政使,蘇松巡撫,南京戶部尚書,南京吏部尚書等職。

龍江先生微微感嘆,道:「子玉,前些時日天子派欽差來了吧。齊中堂可惜啊。」

齊大學士執政時期,政通人和,國家國力恢復。堪稱一代名相。六十三歲的年紀對於一個宰輔而言,正值黃金年齡。現在齊大學士卻患上重病,這實在可惜!

當然,從明朝的宰執來看,六十多歲致仕,或者病死的宰輔不少。比如:李賢死時五十九歲,彭時病死在六十歲時。李東陽致仕時六十五歲,張居正死於五十八歲。

可惜、感慨是一回事。另外,齊大學士致仕,只怕朝堂上又要生風波啊。

賈環舉杯,和龍江先生飲一杯,沒有隱瞞,道:「胡興齋昨日也到了金陵。齊中堂推薦:曾大紳為執政大臣。擢升吏部尚書殷鵬為東閣大學士。」

不僅僅是子文的聖旨來。齊大帥的私信亦由胡熾帶來。早幾日,瀟兒的書信同樣由傳驛送達。加蓋了長公主的印章的書信,走的是公文系統,傳遞迅速。她擔憂政局變化。

龍江先生微微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