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穿越之教主難為 >第六百二十九章 粗暴的算計

第六百二十九章 粗暴的算計

小說:穿越之教主難為| 作者:揚秋| 類別:古裝言情

「劉易怎麼說?」

「他請您小心些。」頓了下後,春江遲疑了下又道,「幾位護法都是心高氣傲之輩,您是女孩年紀又還小,他們來,大概是來打探的,應該不會出手對付您。」

黎淺淺點點頭,春江把春壽和雲珠等人打發出去守門,然後才又對黎淺淺道,「劉易說,郡王知道您被怠慢了後很生氣,已經出手敲打魏家了。」

這麼快?似是看出黎淺淺的疑問,春江點點頭,給她肯定的答案,「奴婢剛剛回來時,正好遇到魏家來人。」她狡黠一笑,「奴婢腳滑,一不小心就絆了她們一腳。」

「魏家不止來一個人?」

「是,魏家連著來了七、八個。」除了錦繡衣坊來求救的,還有其他魏家鋪子來求救的,當然,還有魏老爺派來向女兒求助的。

七、八個?統統被春江給絆了一腳?章朵梨瞪大眼,上下打量著春江,她以前怎麼都沒發現,黎淺淺身邊的這個丫鬟這麼厲害呢?

這才出去多長時間,不止和劉易接頭,還在短短時間內,把魏家來了幾個人都搞清楚了,還陰了他們一把。

黎淺淺看著章朵梨笑了下,低頭問藍棠,「檢查好了嗎?」

「好了,幸好你那條裙子夠厚。」藍棠示意春江幫黎淺淺整理儀容。

黎淺淺暗笑,剛剛換下的裙子裡頭可是厚厚的一層毛里,能不厚嗎?現在換上的裙子也一樣是厚厚的毛里,春江把她換下的裙子鋪平在臨窗的炕上,拿適才的包袱巾,放在裙上吸取茶汁。

章朵梨坐在炕邊上,看春江來來去去忙個不停,好一會兒才問,「你們說,她們還有沒有後招?」

黎淺淺笑,「後招肯定是有的,剛剛不是就來過一次了嗎?」

說的是剛剛那個嬤嬤,「幸好她時間沒算好,否則棠姐姐可能就被她領走了。」

藍棠一走,接下來大概就是雲珠她們被引開,她們想把黎淺淺給世子,或著再加上一個章朵梨,算計章朵梨,是因為她的相貌實在太過出色,若是能把她算計進來,世子愛美,她肯定要得寵一段時間,她是被人算計陷害才進得門,得寵後肯定要找算計她的人算賬。

等她和算計她的人鬥成一團,幕後那人才能安然無憂。

算計黎淺淺,自然是看上瑞瑤教的雄厚財力,她樣貌不如章朵梨,但年紀小,好哄騙,又是將門千金,不怕她和章朵梨成鐵板一塊,因為感情再好的姐妹同侍一夫後,肯定會產生隔閡。

更何況她們還不是嫡親姐妹呢!

至於藍棠,雖然年紀大了點,容貌也不如黎淺淺,更不比章朵梨,但人家親爹是神醫,算計來給府里其他公子作妾,不失是個好去處。

而且她和黎淺淺交好,日後若是能經由黎淺淺,和她拉近關係,就不愁被人在吃食和藥物上動手腳。

所以不能讓她和黎淺淺共侍一夫。

章朵梨想了下,道,「難道這幕後之人是……」

「自然是她嘍!要不然大老遠的把我們弄來,不好好利用,豈不白費了這番心思。」

藍棠剛從荷包里掏了藥粉,給黎淺淺的手上藥,剛剛的茶水除了濺到她的裙子,還潑到她的手背上。

袑子面積大,若有燙傷必要先行處理,等確定沒有燙傷,她才來處理手背上的燙傷。聽到章朵梨和黎淺淺的話,沒有多加思考,就問,「是蔣茗婷?」

「自然是她。可憐世子妃被她當槍使了。」不止她自己受累,還連累了娘家人被郡王敲打。

反觀蔣茗婷,在後院被世子護得好好的,要是讓她算計成功,黎淺淺、章朵梨和藍棠統統都會成為她的擋箭牌,因為所有的事都是世子妃做的,章朵梨要真被她算計得手,真進了郡王府,肯定是要和世子妃斗個沒完。

誰都想不到,真正算計人的是她。

「咱們有證據嗎?」藍棠撓撓腦袋問。

「沒有。」黎淺淺抬起手忍不住嘶了一聲,藍棠忙問,「疼?」

「嗯。」怎麼可能不疼,燙傷耶!黎淺淺皺眉,「她們不會讓我們一直待在一起,一會兒大概又會想辦法把咱們分開來。」

藍棠點頭,從袖袋裡掏出三個瑩白玉瓶,「給,這裡頭裝的,是解百毒的,不管是迷藥、春藥或毒藥統統有效,一次服三顆。」

「藥效多長?」

「一天十二個時辰。」藍棠又交代注意事項,這才看著她們服藥。

黎淺淺眼一掃,便道,「春江你們過來把葯服了。」春江服過葯便去把春壽換過來服藥,雲珠也跟著服藥,藍棠看大家都用過葯,這才滿意點頭。

藍棠正想開口說話,被黎淺淺抬手攔下,「有人來了。」

話聲才落,就聽到春江和人打招呼的聲音。

側耳傾聽,才知是郡王妃派人來請藍棠,算算時間應該已經幫黎淺淺療好傷,這時候來人,又是郡王妃打發來的,黎淺淺和藍棠就不好拒絕了。

「怎麼辦?」

「你跟她去吧!雲珠跟著,別讓雲珠離開你身邊。」

「嗯。」藍棠點頭,帶著雲珠出去。

來請人的嬤嬤看到雲珠緊跟藍棠,眉頭微微蹙起,藍棠一看和雲珠交換了記眼神,不等嬤嬤開口,就先說,「剛剛幫我們家教主療傷,有些力乏,這丫鬟是我們教主所賜,可不敢讓她離開我身邊。」

反正她們又不知事實為何,藍棠隨口一說,她們只有接受的份。

嬤嬤本來還想把雲珠遣走,聽到是黎淺淺所賜,便不好再說什麼。

她們是知黎淺淺和藍棠等人交好,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