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二章:洞房花燭夜

第二章:洞房花燭夜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楚璉皺眉盯著賀常棣頎長的身影,黛眉緊緊地鎖起,看著賀常棣的眼神也帶上了一絲探究。

她很不解,明明小說中賀常棣寬容大度,光風霽月,是難得的偉岸君子,但是眼前這個人除了相貌與書中描寫的別無二致,性格卻完全不同。

如果說小說里的賀常棣是一彎高潔明月,那眼前的賀常棣就是黑夜裡刮來的一陣陰風,讓人瑟瑟發寒!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楚璉冥思苦想也想不明白,因為這一切除了賀常棣出了些意外,所有的東西都與小說中的一模一樣!

而背手站在一邊的新郎賀家三郎,卻好像是再看一眼地上趴著的嬌美娘子就會眼瞎一般,無情地甩了甩袖子,就大步離開了新房!什麼也沒留下!

等到賀常棣離開,被趕到外間的桂嬤嬤和楚璉的幾個大丫鬟就匆匆地跑進來。

當見到趴在地上髮髻凌亂、怔怔出神的楚璉和跌落在地上的鳳冠,桂嬤嬤的眼眶就一紅,腦補了剛才新房內的場面。

「六小姐,快起來,地上涼,小心身子。」

桂嬤嬤偷偷抹了抹眼眶,與景雁將楚璉扶起來,讓她坐到床邊歇著。

讓喜雁去凈房打了熱水來,桂嬤嬤在一旁輕聲問:「六小姐方才是和姑爺怎麼了?六小姐可是受了委屈?」

楚璉這個時候也回過了神,她還是想不明白,賀常棣的性格怎麼變成這樣。

抬頭瞧了「楚璉」自小的奶嬤嬤和身邊陪嫁來的幾個大丫鬟一眼,楚璉強忍著脖子上的疼痛和心中的疑惑,對著她們扯了扯嘴角,好讓自己看起來並不那麼慘。只因為她知道,身邊的這幾個人都是衷心的,她們是真的為楚璉考慮。

「沒什麼,嬤嬤不用擔心。讓福雁幾個備些熱水,我去洗洗,把身上這累贅的喜服換下吧。」

她故意岔開話題,看來是有意隱瞞,桂嬤嬤倒是不好再問。

只不放心的叮囑,「六小姐,您記著,萬事還有嬤嬤和幾個丫頭在您身邊呢!」

楚璉心不在焉地點點頭,這模樣讓桂嬤嬤憂心不已。

這邊,福雁在伺候楚璉洗浴時,發現了她纖白脖子上的淤痕,駭了一跳,可她也是個機靈的,並未開口詢問楚璉這是怎麼一回事,卻避著楚璉將這件事告訴了桂嬤嬤。

泡了個熱水澡,又換上了輕薄的大紅寢衣,身體上的輕鬆終於驅散了不少賀常棣突然帶給楚璉的恐懼。

楚璉從凈房出來,明雁已經將喜床收拾好了,福雁將她扶到妝台前,伺候她抹了香胰子。楚璉又喝了一盞香茶,已經到了亥時了。

按道理來說,新郎這個時候怎麼也該回新房了。

楚璉雖不明白為什麼賀常棣性格大變,但她還是耐著性子又等了等。

最後卻只等來了一個青衣小丫鬟……

青衣小丫鬟傳話道:「三奶奶,三少爺在前頭宴席上被幾位王爺和同窗多灌了幾杯,喝多了,怕熏著了奶奶,已經在書房安置了,讓奶奶您趕緊歇下。」

桂嬤嬤幾人聽了青衣小丫鬟的話,頓時目瞪口呆!

賀三郎竟然是不打算進新房了!

這要是傳出去,她們小姐要怎麼做人!

「六小姐,這怎麼辦,要不老奴讓人去請請三少爺。」桂嬤嬤怎麼也弄不明白,賀常棣為什麼連新房也不願意進,要說兩家有什麼恩怨,六小姐哪裡得罪了靖安伯府或者是賀家三郎那完全不可能。兩人在婚前,根本就從未見過面,又何來的恩怨。

楚璉卻搖搖頭,打發了青衣小丫鬟。

「不用了,嬤嬤,你們去睡吧,不用我們請,賀三郎自會回新房的。」

楚璉之所以會這麼說,完全是因為經歷了剛剛那件事,既然賀常棣莫名其妙對她說了那樣一番話,又險些要將自己掐死,卻又留了一線,他現在不來新房,哪裡會真的是因為自己醉酒,剛剛他進來的時候,她可是沒在他身上聞到一丁點兒酒味。

他這樣做,分明就是故意的,想要羞辱她!

既然他是故意這麼做的,她又怎麼能將人請回來,這不是自取其辱?

再說,有哪對夫妻在洞房的時候,妻子還要求著丈夫進新房的!

「六小姐!」福雁死犟著根本不肯去睡,三少爺怎麼能這樣,六小姐可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

「好了好了,快都去洗洗休息吧,明兒還要起早,就算你們都乾耗在這也沒用。」

桂嬤嬤無奈帶著幾個大丫鬟出去了,新房裡只留下了楚璉一個人。

她坐在床邊,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又好好捋了一遍,又回憶了一遍小說中的情節。而後一把摸出了藏在被褥底下的元帕,尋了銀針,在無名指上扎了一針,而後將冒出的血滴滴在元帕上,最後將偽裝好的元帕收了起來。

她在現代時雙親早逝,家境平寒,後經過一番艱苦打拚,職場上與人爾虞我詐,兩面三刀,這才有了好一些的生活。所以,楚璉並不單純,甚至還很精明堅韌,懂得審時度勢。

雖然她一直期待美好真摯的感情,但並不代表她愚昧無知。

之前發生的一切已經夠讓她深思了,她甚至開始懷疑,現在的賀常棣是不是像她一樣,並非是原裝貨了。

楚璉自信自己並不是軟柿子,是誰想捏就能捏一下的。

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要弄清楚狀況。

想到這裡,楚鏈倒是慶幸自己看了小說後的未卜先知了。

現在情勢還不清楚,但她不會白白丟了自己的面子!如果賀常棣還是原來的賀常棣,她當然是不介意對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