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七章:吃鹿肉

第七章:吃鹿肉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蔥白的指尖捻起一個嘗了嘗,甘甜中散發著毫不膩人的清香,一口咬下去,帶著蜜餞那種微微嚼勁兒,等到咽下了嗓子眼兒,整個口腔里都是金橘好聞的味道。可能喜雁是第一次做,金橘在煮的時候放的冰糖有些多了,過於膩口,除了這點,其他的地方做的都很好。

喜雁緊張地盯著楚璉的面色,等待著她的評價。

楚璉吃完一個,溫和的笑著點頭,「都嘗嘗吧!」

其他三個雁早就是一副眼巴巴的樣子,聽到楚璉的話後,都是迫不及待拿起一顆放到了嘴裡,天知道,當喜雁端著這盤蜜漬金橘進來的時候,她們就被吸引了。

金橘如果直接吃,味道苦澀澀口,還帶著酸味兒,可是被這麼一處理後,原本那些澀味兒和酸味兒全沒了,反而更突出了金橘那種特有的清香和甘甜。

幾隻雁剛小小地咬了一口,雙眼都亮了起來。

明雁有些羞澀地點頭,就這麼一會兒,楚璉就發現這個丫鬟容易害羞。

果然,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吃了楚璉「秘方」做出來的點心,再回想一下剛剛的南瓜點心,幾隻雁這才知道為什麼三奶奶說那些點心實在是一般了。

「如何?」楚璉笑著詢問。

幾隻雁頭點的就跟小雞吃米一樣。

楚璉看她們吃完後個個都顯得意猶未盡的樣子,瞥頭看到那邊一大陶盆的小金橘,吩咐喜雁,「喜雁,你把這些小金橘都做了,這次記得冰糖少放些,留下兩小碗,一會兒我親自給祖母和母親送過去,剩下的你們幾個分了罷。」

蜜漬金橘不光可以當果脯點心干吃,還可以泡果茶喝,有理氣化痰的功效,加上適量紅棗最是適合婦人食用。

喜雁剛會這方子,當然想多做幾遍,正好三奶奶也可以借著這蜜漬金橘在賀家展示一番,這可是新嫁娘頗有臉面的事情。

也不知道賀老太君在前院與賀常棣說了什麼,直到快午時了,他才回來。

楚璉雖然不大想理他,可現在兩人畢竟是新成婚的夫妻,該有的禮數還是要的。

小夫妻兩中午是在自己個兒院子里吃。

派個小丫頭去廚房吩咐一聲兒,過個兩刻鐘,廚房那邊便會有丫鬟拎著食盒送到院子來。

明雁帶著兩個小丫鬟把飯菜擺放好,這才進內室扶著楚璉出來用飯,賀常棣從老太君那裡一回來就去了書房,桂嬤嬤已經去叫了。

楚璉早上就沒怎麼吃,喜雁專門去廚房拿的點心又不合胃口,雖然吃了兩個蜜漬金橘,可那東西畢竟不能飽腹,好不容易等到午飯的時候,現在正是餓呢!

滿懷著期待被明雁攙扶到花廳,大老遠的,楚璉的視線就往飯桌上瞥去了。

剛剛還一雙亮金金眸光閃閃地眼睛,在看到桌上擺放著的四五個碗碟時,就像是棒棒糖被搶走的小姑娘一樣,滿眼都是失望。

這……這都是什麼!

明明……明明這個大武朝的人穿著都不錯,一切瞧著都與盛唐時期很是想像,可這吃的為什麼都這麼糙!

瞧瞧,瞧瞧,那桌上都擺放著什麼!

不知道是什麼做成的巴掌大的餅子,白滋滋的肉塊,煮熟的青菜,躺在湯水裡看著就沒胃口的魚……

一共五六樣,最能看的也就那兩碗還算是雪白的米飯了。

楚璉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靖安伯府那樣普通的點心都能出名了,有這些看著就沒胃口的飯食墊底,就算是煎餅果子,恐怕也名傳盛京了!

站在身後的明雁見自家主子嘴角微抽,臉色不對,還以為飯菜有三奶奶忌口的東西,急忙問:「三奶奶,可是飯菜不合胃口?」

楚璉忍著想要吐血的衝動昧著良心假笑著搖頭,「沒有。」

明雁鬆了口氣的同時,低著聲音悄悄在楚璉耳邊道:「三奶奶,您瞧,有炙鹿肉呢!這個咱們在英國公府半年可都吃不到一回!」

楚璉汗顏,敢情她身邊的人隱藏屬性都是「吃貨」?

這個時候,賀常棣恰好也從外面進來,他斜眼瞥了楚璉一眼,隨後就撩袍坐在了主位上,對他這個新婚妻子完全一副不願意理睬的樣子。

楚璉對著賀常棣蹲了蹲身,坐到了他旁邊的綉墩上。

旁邊伺候的福雁和景雁把筷子遞給兩人。

楚璉瞧著一桌子菜皺眉頭,卻沒注意賀常棣這個時候正偷偷用眼角餘光觀察她。

發現她臉上的表情後,在心底嗤笑了聲兒,怎麼?剛從英國公府出來的「土包子」怕是被他們靖安伯府一頓普通飯菜給嚇傻了吧!呵!都不知道吃哪樣好了,真是夠丟臉的!

只要是盛京中的勛貴恐怕都知道,英國公府雖然人口多,可早就不是二十多年前繁盛的模樣了,硬是要找一個詞來形容現在的英國公府的話,那就是「徒有其表」。這都是盛京貴族圈中心照不宣的,等老英國公致仕,英國公還沒有能扶起來的後輩的話,那很快,整個英國公府就會在盛京這個繁華的都城消亡,成為歷史塵埃中微不足道的一點。

呵!上一世英國公府還有一個毒婦楚璉,可這一世有他在,他再也不會讓那些事情再發生一次!

賀常棣黑眸深處閃過一絲冷光,又想到在慶暿堂時,祖母叮囑他要與楚璉和和睦睦過日子的話,他就覺得可笑。

如果能說的話,他恨不得把上一世所有的一切都告訴家人,讓他善良的一家都明白楚璉是一個怎樣不要臉的毒婦!

可惜不能,家人不但不會相信,還會以為他出了問題。

不知不覺,賀常棣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