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九章:歸寧(一)

第九章:歸寧(一)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楚璉猛然聽到明雁的說話聲,眼睛睜地大大的,等反應過來後,連忙從旁邊的屏風上抽了干布巾掩住自己的胸口,隨後就是賀常棣比平常重許多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賀三郎也是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竟然腦子一熱,進了凈房。

凈房裡水汽氤氳,飄散著一股好聞的甜香,浴桶中水花微微一濺,裡面的女子驚慌地縮在浴桶一角,用一塊浸濕的棉布勉強掩蓋著胸口。

可是楚璉不知道,這留著擦身子的棉布細薄,被水浸濕後,與透明的沒什麼分別,她這樣把一塊似透非透的布蓋在自己胸口,比什麼都沒蓋還要誘惑百倍。

微微掩在溫水中的胸口因為緊張劇烈地起伏著,不斷浮出水面,那濕透布匹下的丘壑和一點小小的嫣紅遮遮掩掩、嬌嬌怯怯。

楚璉這番無意誘人的模樣讓衝動憤怒闖進來的賀常棣都驚愣在原地。

明雁跺了一下腳,苦著臉正要追進去的時候,卻被旁邊的桂嬤嬤一把攔住。

「你要做什麼,進去的是姑爺,又不是旁人!」桂嬤嬤低聲警告。

明雁張了張嘴,「可是……」

「可是什麼,快跟我出去。」

賀三郎無意識間整個白皙的面龐都紅透了,如煮熟的蝦子,他渾身那股莫名其妙的燥熱感也不知不覺的上來了,下身某處一瞬間脹緊的厲害。

楚璉氣急了,這個傢伙不是不願意與她圓房嘛,還在新婚夜的時候那樣羞辱她,現在看自己洗澡卻看呆了,什麼意思!

也顧不得許多,楚璉拿了旁邊放著的香胰子就砸了過去,嬌聲怒喝,「你……你出去!」

被楚璉那糯脆的聲音給震回了神,賀三郎渾身一僵,意識到剛剛腦中不應該存在的慾念時,臉頃刻與墨錠一樣黑,他冷冷看了楚璉一眼,斜了斜嘴角,「就你這樣的,還想要引誘我?做夢!」撂下這句話後,賀三郎毫不留念的決絕甩袖,綳著僵硬的身體大步離開了。

這冷聲冷語如果能再配上一張冷若冰霜的俊臉那一定能讓楚璉氣的從浴桶中跳出來與他打一架,可是他面色紅潤隱忍,動作極度不自然,再加上他身體某處不能描寫的突起,這句話說出口就好像一隻炸毛的貓在傲嬌的掩飾。

因為賀三郎的這番動作,楚璉反而沒了先前的緊張和氣憤,等到賀常棣離開凈房,她都憋不住因為賀三郎剛剛的一系列動作無聲地揚起了嘴角。

等到楚璉換了乾淨的衣裳從凈房裡出來時,房間里已經沒了賀常棣的身影。

明雁紅著臉端了一杯溫水遞給她,隨後站到楚璉身後給她攪濕漉漉的黑髮。

「夫君呢?」

「三少爺一刻鐘前就離了院子,奴婢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楚璉喝了一口溫水,搖搖頭,實在是不能理解賀三郎,她隨意拿起榻上放著的一本書翻看了起來。

而匆匆離開的賀常棣此時正在前院書房裡。

回到書房,他一口氣悶了兩盞的涼茶,心裡那股奇怪的火氣還是壓不下去,只要眼睛一閉,眼前出現的就是楚璉坐在浴桶中,用布巾遮掩著胸口,滿臉震驚地睜著一雙烏黑黑霧蒙蒙的眸子看向他。

「該死!」他咒罵了一聲,他怎麼會對那個他恨不得立即殺死的毒婦有感覺!賀常棣恨透了,一拳打在桌案上,把桌案上的筆洗震的嘩啦一響。

身上的火下不去,賀三郎最後還是黑著臉沖了個涼水。

晚上賀常棣與楚璉是在前院花廳吃的團圓飯,飯畢後,大伯把他們小夫妻兩留下來說話。

賀常齊坐在主位上瞧著他們,嚴肅地叮囑,「老三,弟妹明日歸寧,你一應都要照應好,莫要落了我們賀家的臉面,可知了?」

賀常棣面無表情答應著。

楚璉站在賀三郎身邊,暗暗給大伯點贊,賀常齊果然像是小說中說的,雖然長的粗礦,卻是一個心細的,對待弟妹也關懷有加,所謂長兄如父,賀常齊無疑是一個合格的兄長。

他應該是看出了她與賀三郎之間相處的並不好,今天才特意將他們留下,提點賀三郎一番。

「弟妹,三弟以前在府中被祖母和母親寵壞了,你多多擔待。」

楚璉連忙行禮回道:「是,大哥。」

賀常齊也不過就是留他們說幾句話,很快就讓他們回去休息了。

這個時候,整個靖安伯府都被夜色籠罩了起來,只有穿廊和道路兩邊掛著燈籠。

燈火昏暗,楚璉看不清楚賀常棣的表情,只是能感覺得出來,他的心情並不好,而且處於一種格外壓抑的狀態。

原來小說的開頭寫了靖安伯府賀三郎意氣風發、名聲在外,現在又成了婚,正是最得意的時候才是,他為什麼會這樣?

楚璉瞥了他兩眼,前世在職場上相處的人多了,她雖然不明白賀三郎為什麼會與書中不同,好似非常討厭自己,但是她也知道,這個時候她想當著他的面問出個原因來,他定然是不會說出一個字的真相的。

本該是甜蜜的少年夫妻卻像是兩隻冷冰冰的不願意互相靠近的刺蝟。

一回到小兩口自己的院子,賀常棣就去了書房,楚璉也不管他,自己先洗好睡了。

賀三郎直到後半夜才進卧房,掀開帳簾,借著月光看到躺在床中央睡的滿臉紅潤的楚璉,嘴角翹起無聲的冷笑。

恐怕上一世也是這樣吧,這個毒婦在自己不在的時候,睡的心安理得,隨後轉身就滾到了別的男人懷裡,哈!她怎麼有臉!

明日,在英國公府,他就要把這個毒婦所有的醜惡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