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十章:歸寧(二)

第十章:歸寧(二)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六妹新婚,瞧著這氣色都與以前不一樣了,這前院人多,咱們婦人家都去後院。正好,前些日子,你容大哥帶了些渝北的新茶來,姐妹們坐在一起也好一起喝喝茶說說話。」

容大嫂護著楚璉出了人群,頓時,後面跟了一大幫子少婦和未出門的姑娘們。

原來的楚璉實際上未出門之前與當家大房的大堂哥夫妻並不熟悉,更不要說現在的楚璉了。

楚璉捏了捏衣袖,暗暗給自己打氣,按照古代的普世規矩,她現在嫁到了靖安伯府,也就是靖安伯府的人了,不再是英國公府的姑娘,她代表的是靖安伯府的臉面,現在回到了英國公府是作為貴客的,英國公府的再怎麼落魄,也還是勛貴人家,況且老英國公看起來頗為看好賀三郎,這些後院的婦人就算是再嫉妒、再不快,也不會在這個時候給她難堪,得罪靖安伯府。

再說了,原著中楚璉回門的時候也並沒有被姐妹們刁難,只除了遇到了兩件不順心的事和見到了一個人,其餘的都很順利。

這麼一想,楚璉慢慢放下心來,渾身也放輕鬆了。

一群人嘰嘰喳喳到了英國公府的後院,後院緊鄰著花園的涼亭里已經擺上了茶果點心。

「六妹妹,到了靖安伯府,吃了靖安伯府的點心,再回來,定是看不上我們府上的吧。」用團扇微微掩著嘴尖細著聲音說話的是大房的嫡女素姐兒,在英國公府排行第五,只比楚璉大上一個月,如果按照長幼順序應該是她嫁給靖安伯府的賀三郎的。

可是當初賀老太君與手帕交老太后求娶楚家女的時候,嫡五小姐當時正好染病,還頗重,那時候找了御醫來瞧,連御醫都不能斷定嫡五小姐還能不能救回來,於是這樁婚事就落到了六小姐楚璉的頭上,便宜了她。

後來婚事定下來了,五小姐的病卻奇蹟般的好了。

賀三郎在盛京那樣的名聲,甚少有不想嫁的姑娘家,五小姐病癒後當然嫉妒。

現在瞧楚璉回門,渾身打扮的明媚耀眼,臉上又全沒了在英國公府里的那種凄楚模樣,儼然一個被夫君疼寵的嬌俏小妻子,五小姐怎麼能不生氣,原本這些富貴的被俊美夫君寵愛的生活都應該是她的才對!

她有時候都懷疑,她當時突然生病是不是楚璉搗的鬼。

可憐的楚璉如果知道五小姐是這麼想的話,她肯定會大大的翻一個白眼。

麻蛋,一個古怪的夫君,想要的話,老娘送你一沓!

楚璉並不把素姐兒的話放在心上,儘管她很想說說真話,這靖安伯府上的點心並不好吃,可她們必然不會相信。

楚璉笑了笑,「五姐姐的話就錯了,靖安伯府的點心再好,也吃不出楚璉在閨中的味道了。」

容大嫂敏感地聞到了五小姐話語中的酸味,她急忙跟著打圓場,「六妹妹說的對,英國公府是六妹妹的娘家,咱們姐妹都是同氣連枝的,就算是日後大家都出門了,也都是英國公府的小姐,外面再好,哪裡有咱們自幼待的閨閣好呢!」

旁邊的另一位嫂嫂也跟著附和,站在容大嫂那邊,定也是大房的媳婦兒。

五小姐輕嗤了一聲,討了個沒趣。

於是一群姐姐妹妹坐下來喝茶。

楚璉眼角餘光瞥見容大嫂命身邊的一個嬤嬤去取分茶的工具了,她面色微不可察地變了變。

回憶起原書中的情節就有楚璉回門這天在眾位姐妹面前表演煎茶手藝。

她還沒想出對策,容大嫂就樂呵呵的道:「六妹妹,早先就聽家裡的姐妹們說六妹妹的煎茶手藝好,不知嫂嫂今日可有運氣嘗上一嘗。」

楚璉一雙烏黑黑的水眸轉了轉,「那妹妹就當著眾位姐妹和嫂嫂們的面獻醜了。」

畢竟是一幫小姐妹,楚璉既已出嫁,與她們這些未出閣的小姐們就沒了利益衝突,大家族裡沒幾個笨蛋,這個時候自是都給楚璉面子,除了五小姐素姐兒臉色不愉外,旁的人都你一嘴我一嘴的詢問楚璉在靖安伯府的生活。

只有伺候在楚璉身後的喜雁面上有些擔憂,那日,六小姐還說她不喜歡煎茶了,不知道今日這手藝會不會受影響。

楚璉不動聲色,連臉上的表情都透著溫柔嬌態,絲毫沒有慌張,喜雁瞧著她的模樣也漸漸放下了心,想必六小姐是胸有成竹的。

暗處,連楚璉都不知道正有一個長相偏陰柔的年輕男子正貪婪盯著她。

容大嫂身邊的嬤嬤動作很快,小半刻鐘就取來了煎茶的一套精巧工具,一一輕輕放於石桌上。

用小爐燒開的熱水此時正在靠著五小姐的那邊,容大嫂便讓素姐兒把那小銅爐遞給楚璉。

楚璉伸手去接的時候,五小姐本著刁難她的心思,還未等她拿好銅爐,自己的手就丟了,按照正常情況,楚璉是能安全接住小銅爐的,可是她正愁躲不過煎茶,乾脆就順水推舟,裝作沒接住,滾熱的銅爐從楚璉手側擦過,在細白的手背上留下一小塊赤紅。

她驚叫一聲,捂著手,銅爐也哐當一聲摔到了地上,開水濺了一地,把一群嬌小姐們惹的大叫。

一時間,涼亭里混亂不已。

五小姐也瞧著剛剛的情形了,雖然覺得讓楚璉吃了苦頭心裡痛快了,可又有些害怕因為楚璉受傷自己受到牽連,她咬了咬唇,在心中暗怪自己太莽撞了。

喜雁嚇了一跳,忙扯過楚璉的手,揭開長長的衣袖,只見自家三奶奶嫩白的手背上出現了一塊櫻桃般大的紅色燙傷,喜雁頓時心疼的眼睛都紅了,「三奶奶,疼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