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四十三章:彩頭

第四十三章:彩頭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容大嫂搖晃了兩下,幸好被立在她身邊的素姐兒扶住。

素姐兒面色也焦急的很,六妹妹雖然在英國公府里日子過的不怎麼樣,卻是頂要強的個性,可是在這個時候出頭,就極不明智了。

「大嫂,你沒事吧?」素姐兒低聲關切道。

容大嫂捏了捏額頭,搖搖手,「我沒事。」

事情發展到現在,就連八小姐鳶姐兒也被嚇住了,之前如果楚璉丟了臉大不了還能補救,畢竟她出嫁了,丟了臉,自有賀老太君去管教,可是事情突然鬧這麼大,定遠侯世子夫人明顯是動了氣,這下楚璉要是真做不好,不管是英國公府還是靖安伯府都討不到好處。

頓時她就有些怕了。

鳶姐兒小心扯了扯容大嫂的衣袖,輕聲哀求道:「大嫂,我們走吧。」

容大嫂四下看了兩眼,其實她也想走,但是瞥見若有若無瞟向這邊的眼神,

容大嫂渾身一僵。

這景況,她哪裡能走得了,雖沒有人說出來,可多少雙眼睛在盯著呢!

她要是現在一走,指不定隔天就會傳出她不顧家中姐妹的壞名聲來。

容大嫂頓時後悔,又在心中暗暗埋怨楚璉。

「我瞧靖安伯府三奶奶也不是故意的,小姑娘家,一千兩是個大數目,如果三奶奶真能做出比王先生好的壽桃來,那這串珊瑚手串本夫人做主就給這孩子壓驚了。」

正當定遠侯世子夫人吩咐要帶著楚璉去小廚房時,突然響起了一個婦人的聲音。

話音剛落,眾人就紛紛讓開,一位身著海棠色十六幅裙的中年貴婦被人簇擁著,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頃刻,旁邊就響起小聲的議論聲,「楊夫人來了!這下定遠侯世子夫人可得意不下去了。」

楊夫人?楚璉睜著一雙清澈的眸子看向眾人目光聚集之處。

中年婦人身材高挑,打扮華貴卻不雍容,渾身氣質高華,眼角有些微微上挑,這點楚璉倒與她有些相似。

只見她邊走邊退下手腕上的珊瑚手串遞給身邊的大丫鬟,那丫鬟走了兩步,將手串放於廊外石桌的銀盤裡。珊瑚手串與銀盤輕輕相撞發出清脆的響聲。

那串珊瑚手串顏色均勻,每個珊瑚珠子都被精心雕琢,上面隱約可見繁複暗紋,珊瑚之間串聯著碧色玉珠,紅碧相間,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楚璉突然一驚,想到了原文中的劇情。

楊夫人?而且身份年齡外貌全部與她猜想中的一個人重合。楊閣老的夫人!盛京城貴婦圈的頂級人物,就算是賀老太君見到她也要給七分臉面。

這個面容矜貴的夫人居然是原文楚璉最大的對頭之一……

最後還是被楚璉用殘忍手段折磨致死的……

楚璉有些好奇的打量這位楊夫人。

怎麼也沒想到該是對頭的楊夫人,會這個時候出來站在她這邊。

這該叫什麼?風水輪流轉?

楚璉雖然不想把生活過的複雜,可也並不會單純的認為楊夫人這個時候插一手就是因為想幫她。

果然,又聽到旁邊有人議論。

「楊夫人和世子夫人可是做閨女的時候就不對付,今日遇到了這事,對上也是難免,只可惜,這靖安伯府的三奶奶倒是成了靶子。」

楚璉在心中笑了笑,她倒是不在意靶子不靶子的,不管怎樣,那串珊瑚手串確實挺值錢的,這就得了,她現在最缺什麼,可不就是銀子嘛!

「既然楊姐姐都出了彩頭,我自是也要添上一份的。」說話的是楊夫人身後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夫人,綢綠裙衫,氣色紅潤,聽旁邊人議論這位是吏部侍郎夫人。

這位禮部侍郎夫人摘下頭上一支點翠蝴蝶金釵放於銀盤中。

她這動作一出,跟在楊夫人身邊的幾位夫人紛紛拿出自己隨身的一件首飾,有鏤空的鑲玉金鐲、黃田玉佩、寶石分心……七八件上等首飾將一個普通的銀盤襯托的寶光閃爍。

頓時旁邊就有年輕些的夫人看呆了。

這是什麼情況!怎麼這些權貴高官夫人鬥了起來。

定遠侯世子夫人瞧見楊夫人就狠狠磨了磨後槽牙,明明是討厭的不行,臉上還要扯出一絲笑容來,假模假樣道:「楊夫人真是出手大方,你這是壓的楚璉能做出比王先生好的壽桃,可萬一她做不出,楊夫人這彩頭恐怕也不好收回去吧?」

楊夫人冷冷哼了一聲,「哦?那依世子夫人來看,該怎麼處置?」

定遠侯世子夫人朝著女兒鄒遠琴使了一個眼色,而後笑著褪下自己手腕上的一條金鏈,那條金鏈上綴著兩顆難得的粉色珍珠,珍珠圓潤剔透,不是一般圓形,而是水滴狀,確實是個稀罕的東西。

有與定遠侯世子夫人熟悉的都微微倒抽了口氣,這可是定遠侯世子夫人心愛的手鏈,據說還是定遠侯世子夫人的外祖母傳給她的。

把這珍珠手鏈輕放入銀盤後,定遠侯世子夫人才緩聲道:「既然今日楊夫人也要插這一腳,不如我們就這樣辦,這些權且當做今日彩頭,靖安伯府的三奶奶若是有這個能耐,那這盤子里的首飾就都歸她,算是我今日讓她受驚的賠罪,若是做不出,仍是那句話,去前院當面給父親道歉,並且楊夫人,你們出的這些首飾可就都歸我們這邊壓靖安伯府三奶奶輸的人的了。」

「呵!沒想到世子夫人還有這樣的興緻,那又有何不可。」楊夫人微微翹了嘴角,痛快道。

她一答應下來,定遠侯世子夫人這邊同樣走出幾位夫人,取下了身上一件貴重的首飾放進去。

當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