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四十六章:私通

第四十六章:私通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鄭世子用手肘拐了一下身邊的蕭博簡,笑著道:「蕭學兄,沒想到靖安伯府的三奶奶還有這樣的能耐。」

蕭博簡緊捏在欄杆上的手終於鬆了松,眼底的寒氣也慢慢散開。他視線朝著對面掃了掃,微微抿唇沒有說話。

小廝瞧鄭世子聽的高興,連忙繼續道:「世子,小的聽說靖安伯府三奶奶做的壽桃是要送到前院筵席上的,世子如果想嘗,何不這時候去筵席呢,一會兒正好開宴呢!」

「好,多謝你打聽了。」鄭世子隨手就拋出一個金花生,小廝忙忙接過千恩萬謝的走了。

鄭世子搖著扇子,興奮道:「蕭學兄,走,我們趕緊去,不然去遲了可沒我們的份兒了。」

蕭博簡一聲不吭被鄭世子拉走。

這時,在清風閣三樓的晉王也從窗邊的座位上起身,他嘴角勾了勾,「走,去前院。」

大武朝雖然民風開放,但也是有男女大防的,女客和男賓的宴席不開在一處。

楚璉跟在大嫂鄒氏身後,乖巧可人,任誰看了也猜不出鄒氏身後乖順的年輕小姑娘就是之前在梅閣坑了一大群貴婦人的靖安伯府三奶奶。

鄒氏眉心微蹙,等到她聽到楚璉闖禍,匆匆趕回來的路上,她已經反應過來今日是被人算計了。

定遠侯府家大業大,看著好似威風無比,實際上大房二房一直不和。

她是二房的姑娘,又是嫡長孫女,大伯母本就看不慣她,又怎會顧及靖安伯府的臉面。

她一來梅閣就被告知小女兒玩耍時不小心從假山上摔下來傷到,她心急火燎趕過去,發現小女兒不過是磕了膝蓋。那時候,她就隱約覺得不對勁。

卻不想,大伯娘真正要算計的竟然是三弟妹。

鄒氏在心中嘆了口氣,轉頭對楚璉道:「三弟妹,今日是大嫂考慮不周,讓你受委屈了,後面,你就跟在我身邊。」

楚璉搖頭,抿嘴一笑,「這不是大嫂的錯,就算這次沒得逞,她們還有千萬種法子,除非我不出門,大嫂別往心裡去,我今日還賺了好些首飾呢!」

瞧楚璉一說起首飾,整雙杏眼就是亮亮的,顯然是高興的很,一點也沒有將剛剛發生的事情放在心上。

鄒氏欲言又止,可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想著楚璉到底剛剛才受了驚,剩下的話還是等回去再說。

那些夫人宗室女的首飾可不是那麼好拿的。

鄒氏最後輕輕拍了拍楚璉的手,帶著楚璉去擺宴席的院子,心中打定主意,今日宴畢就早點回去,省得大伯母又設了什麼圈套。

後來一切倒是順利,飯後去定波亭散步,被楚璉借口推掉了,帶著兩個小侄女在客房中休息了一個時辰。

鄒氏有意早早離開,楚璉也不想再在定遠侯府待下去,所以傍晚前,就著人通知了靖安伯府的車駕。

問青由一個定遠侯府丫鬟帶著去西閣,剛轉彎,到了僻靜處,那小丫頭就突然轉身從袖口裡掏出了一封信塞到問青懷中。

問青一怔,就聽那小丫頭輕聲道:「蕭公子給楚六小姐的,姐姐莫要聲張。」說完,那領路的小丫頭竟然就跑開了……

問青渾身都僵住,楚六小姐?不就是她們三奶奶?蕭……蕭公子是誰?

回過神,問青慌忙將信封揣進袖中,左右看了兩眼,見並無他人,這才重重出了口氣。

西閣就在前方拐角,問青三兩步走過去,掩上門,這才敢將袖中信拿出來,果見素雅的信封中只一個頗有風骨的蕭字。

問青想起鍾嬤嬤昨日對她耳提面命的話,心口砰砰跳地飛快。

又想起楚璉認真做點心、和氣的與丫鬟們相處時的模樣,問青眼神中多了一抹堅定。

她低頭看了看手中捏著的信。

這一定是有人想要陷害三奶奶,三奶奶那麼好的人怎麼會與人私通!鍾嬤嬤有些一根筋,這件事她還是要隱瞞下來,三少爺去北境,留下三奶奶一個人已經夠可憐的了,她要保護好三奶奶,不能讓人傷害她!

這麼決定後,問青就將信折好放回了袖中。

等到她回到楚璉身邊,鄒氏已經在準備離開定遠侯府了。

問青跟在楚璉身後,一直低著頭,神色緊繃,楚璉奇怪的回頭看了她一眼,不放心的尋問:「問青,可是身體不適?」

問青微微抬頭接觸到三奶奶關切的眼神,心頓時更軟了,越加肯定她剛剛收到的那封信是有人想要陷害三奶奶。

問青連忙搖搖頭,「三奶奶,奴婢沒事,這兩日太熱,許是有些貪涼臉色才不好。」

「等回府,你回房間好好休息,不用在我身邊伺候了。」

「多謝三奶奶。」

鄒氏帶著楚璉順利離開了定遠侯府,等回到靖安伯府的時候天還沒黑。

賀老太君留在了定遠侯府參加晚宴,要晚些才能回來,楚璉一回松濤苑就打發問青回房休息。

定遠侯府供給男賓休息的客房裡,蕭博簡正靠在一副玫瑰椅上,不多時,門被敲響,他在門內應了一聲,一個打扮普通的丫鬟推門進來。

丫鬟進來後小心將門關好,這才來到蕭博簡跟前跪下。

「主子。」

「事情辦的如何了?」

「主子放心,信已經送到楚六小姐貼身丫鬟的手上,想必楚六小姐已經看了主子的信。」

「好,你下去吧,不要暴露自己。」

「是。」丫鬟開門出去,跨出這間客房的門,那個原本神情冰冷的丫鬟就變的膽怯懦弱不已。

儼然兩個人一般。

等那丫鬟離開,客房中又出現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