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四十七章:分配

第四十七章:分配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蕭博簡還只當楚璉身邊的貼身丫鬟都向著她,信既然交到了她貼身丫鬟的手上,那自然是會落到楚璉手上的。

問青一回來就發現信不見了,嚇的六神無主,直把整個房間翻了一遍又一遍也沒見著。這麼一急,竟然就生起病來,好幾天都不能起床。

問青在養病的時候只能安慰自己,許是信不小心掉到了哪裡,就算是在松濤苑,真正能認識幾個字也不過楚璉身邊的幾個大丫鬟罷了。事情發生了,問青也不敢與問藍和鍾嬤嬤說,就一直這樣拖了下去。

楚璉一回松濤苑的卧房,就讓喜雁把那盒首飾拿了出來。

梨花木盒子一打開,頓時裡面寶光爍爍,晃的人刺眼,把站在一旁的桂嬤嬤、鍾嬤嬤、問青等人都晃呆了。

怎麼?難道三奶奶今天不是去參加老定遠侯的壽宴,難道是去逛了首飾鋪子?

楚璉抬頭瞧見幾人面上吃驚的神色,壞心眼兒的一笑,拿起盒子中樂瑤公主「供奉」的精緻金麒麟在她們面前晃了晃,「怎麼樣?好看嗎?」

怎麼可能不好看,這可是皇后娘娘命銀作局裡的大家親自製作的。

桂嬤嬤和鍾嬤嬤都愣愣地點頭。

到底還是桂嬤嬤先反應過來,「三……三奶奶,您這些首飾是哪裡來的?」

別說是去了一遍定遠侯府撈的,要真這麼好撈,定遠侯府的門檻就要被人踏平了。

楚璉笑嘻嘻地擺動盒子里的首飾,這些首飾大多都是極品,只除了幾隻金釵和金鐲品相一般。可就算是品相一般,那也是分量十足的。

這裡面最上乘的就屬楊夫人的珊瑚手串,定遠侯世子夫人的珍珠手鏈,端佳郡主的玉扳指和樂瑤公主的金麒麟。

楚璉看了喜雁一眼,就低下頭,自顧挑著手裡的首飾。

喜雁立馬明白了楚璉的意思,將在定遠侯府發生的事情與幾人說了一遍。

桂嬤嬤和鍾嬤嬤聽了都是一驚,怎麼也想不到三奶奶去了一趟定遠侯府就發生這樣的事。

不過心驚之後,又有些佩服自家少奶奶,老定遠侯壽宴上定然不乏高品級的貴婦,楚璉只不過十五歲,就能鎮定自若的應付,實在不容易。

桂嬤嬤看了眼桌上擺放著的貴重首飾,蹙了蹙眉,一想到這些首飾背後的貴婦,桂嬤嬤就忍不住捏了把汗。低頭看自家少奶奶開心的和沒事兒人一樣,又深深開始擔憂起來。

主子這心……也太寬了吧……

桂嬤嬤不好在鍾嬤嬤面前多說,就想著等無人的時候提點提點楚璉。

誰知楚璉已經挑出了兩件分量十足的金釵和金手鐲遞給身邊的桂嬤嬤,「嬤嬤,這個拿去溶了,換了銀票回來。」

「啊?」桂嬤嬤這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她委婉道:「三奶奶,這可是那些夫人們的首飾。」

把別人貴重的首飾溶了只怕不好吧?

「現在已經是我的了,嬤嬤放心,我心裡有數,拿去吧,對了,我之前給你的那張單子,你再照著那張單子把東西打了拿回來。」

楚璉這般說,桂嬤嬤只好硬著頭皮將幾件首飾接過來。

鍾嬤嬤雖然沒說什麼,但是打定主意等一會兒回去就好好問問問青。

楚璉在松濤苑吃了晚飯,又獨自在小書房裡練了會兒字,景雁就進來通報說是慶暿堂請她過去一趟。

桂嬤嬤伺候著楚璉換了衣裙,擔憂的問了一句,「三奶奶,老太君叫您過去會不會是為了今日在定遠侯府的事情?」

楚璉睜著一雙澄澈的眸子看了桂嬤嬤一眼,「嬤嬤你怕什麼,我今日又沒有做錯,就算祖母是為了這件事叫我過去的,你也不必擔心。」

桂嬤嬤抿嘴不語,哪裡能不擔心,那宴上的人可動輒就是皇親貴胄。定遠侯世子夫人、楊夫人、樂瑤公主、端佳郡主,這哪一個是能惹得起的!

可能是在現代生活二十多年的關係,楚璉對古人的身份尊卑並無太大的感覺。這也是她在梅閣的時候面對那麼多權貴夫人都毫不變色的原因之一。

就算是現在大武朝天子站在她面前,她恐怕也就只是恭敬的低頭,照常的行禮罷了。

桂嬤嬤憂心地輕嘆了口氣,把楚璉送到松濤苑門口,瞧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廊道的盡頭。

到了慶暿堂,就見到剛換了家常松鶴紋襦裙的老太君坐在塌上喝茶。

楚璉行了晚輩禮,就被賀老太君笑著叫到了身邊。

「老三媳婦,來坐。」

楚璉依言坐到了賀老太君身邊。

這時,賀老太君從長榻里側取了一個小巧的黃桃木盒子出來推到楚璉面前。

「老三媳婦,來,打開看看。」

楚璉歪頭疑惑地看了一眼賀老太君,溫暖的燈光下,楚璉雙眸清澈,又帶著靈動,因為年紀還小,相貌上還沒有完全脫離稚齡的嬌嫩。正是最惹長輩憐愛的時候。

賀老太君瞧楚璉小模樣嬌憨,心裡越發的喜歡。

楚璉打開盒子,只見裡面躺著一套精緻的萬壽松紋瓷器,小碗、象牙箸、包了金邊的瓷勺、玉制的筷托。

楚璉捧著這套餐具奇怪地抬頭看向賀老太君。

老太君呵呵一笑,「這是老定遠侯賞給你的。」

楚璉想起那盤被端到前院筵席上的壽桃,有些恍然,「難道是因為那盤壽桃。」

賀老太君含笑點頭,「你這丫頭,什麼時候會做壽桃的,也不知先做些給祖母嘗嘗。」

當時,賀老太君與各府一群老夫人在院里聊天喝茶,就見老定遠侯身邊最得力的常隨將這木盒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