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四十八章:酒樓

第四十八章:酒樓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她的私產其實有好幾家鋪子,收益都比「歸林居」好,不過卻只有「歸林居」一家酒樓,既然老三媳婦在吃食一道上有些天賦,那這家「歸林居」卻是現在最適合她經營的。

大武朝不講究什麼勛貴不涉商,各府的當家主母有些手段的哪個手裡沒個幾家生錢的鋪子。

就連當朝皇后,盛京城裡都有她暗中開的鋪面,只不過大家心知肚明,沒人放在明面兒說而已。

各家主母若是能將手中產業打理的紅紅火火也是能力的一種體現。

畢竟,不管是大家小家都要花銀子是不。

靖安伯府公賬上也有幾家鋪面,不過都交在了大房媳婦鄒氏手裡,賀老太君是不好要來的。再說,她也知道些其中的細節,那幾家鋪子平日里結餘的也不多,鄒氏當家不容易。

於是,老太君想了一個晚上這才決定在自己私產里選了一家鋪子給老三媳婦練手。

楚璉嫁過來別說是鋪子了,就是陪嫁的田產也沒有,賀老太君也知道她的情況。

歸林居雖說是幾十年的老字號,但是在盛京城裡卻一直沒什麼名氣,早些年還好,每月還略有盈餘,可近十年重整了東西市,盛京城內東西市重新劃分,本來歸林居還佔著臨著東市人多的優勢,至少不會缺客人。可是東市換了地方後,歸林居那一代就成了民居,沒了人流,而歸林居菜色本就一般,漸漸就乏人問津。

近幾年更是月月赤字,原本歸林居五個跑堂夥計,現在只剩下一人。如今,每日里能有三兩個客人就燒高香了。

賀老太君之所以還讓人經營著歸林居,只不過是因為對它的那份特殊的情感,畢竟歸林居是老太君的嫁妝,是老太君母親親手交到她手中的,當年你這酒樓名字還是老太君母親親自起的。

老太君母親過世十幾年了,歸林居這個老字號已經成為了老人家的一個心靈寄託。

賀老太君頷首,「祖母瞧你整日里在府上也沒什麼事,給你找些事做,你不會怪祖母吧!」

楚璉眼睛微微撐大,「祖母是想要我管理歸林居?」

賀老太君笑眯眯的,「這酒樓是我的嫁妝,如今經營的並不好,老三媳婦,你若是能把它盤活了,祖母就做主把這酒樓送給你,只是有一點,這歸林居的牌子只能做酒樓生意。」

這豈不是瞌睡來了,有人遞枕頭?

她這幾日剛剛在尋生財之道,老太君就要給她一座酒樓讓她經營,以前的楚璉可沒這麼好的運氣。

原書的楚璉先是謀得了掌家權,而後在老太君生重病的時候,才通過另類手法得到了老太君手中幾座私產鋪子。

「這可是……」這可是真的?她太高興啦!

不過楚璉話還沒說完就被賀老太君打斷了。

賀老太君故意板了板臉,「可是什麼,祖母給你的,你就接著,像大郎他們要,祖母還不給呢!就算是經營不善,祖母也不怪你,左右那酒樓現在也不賺錢,沒有比現在更差的了。」

老太君錯會了楚璉的意思,楚璉也知道現在不是解釋的好時候。小臉因為高興,多了一抹暈紅,讓人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捏一捏,看看是不是如想像中的一樣滑軟。

別說,賀老太君還真這麼做了。

楚璉被捏的有些不好意思,嬌嬌的喚了一聲「祖母」,畢竟她心裡年齡可不是現在十幾歲的小姑娘。

這邊祖孫兩人相處和諧,劉嬤嬤也笑著進來稟報說是大奶奶帶著兩個小小姐來了。

楚璉看了一眼賬本又看了一眼賀老太君,眼裡的光明顯摻著期待。

賀老太君笑,「你這精怪的,好了,等你大嫂來,我與她說。」

得了老太君這句話,楚璉才放下心來。

雖然從原文中瞧不出這位鄒氏心思,但她畢竟是韋逢紫的閨中密友,韋逢紫不一般。

在原文里,鄒氏早早因為楚璉設計受了傷,連床都下不了,可現在不一樣,鄒氏還好好的,而且管著整個靖安伯府,她們是不同房頭的媳婦,如今沒什麼利益衝突。

不管鄒氏到底人品如何,楚璉都不想因為老太君給她一家普通的酒樓而影響到了妯娌的平衡,讓鄒氏對她記恨。

如今,她夫君已經不在身邊了,她可不想還在內宅給自己豎個敵人,那日子得多不好過啊!

果然,鄒氏進了慶暿堂在聽到楚璉已經來了一段時間後,眉頭微微皺了皺。

她不動聲色的帶著兩個女兒進了花廳,在鄒氏行禮的時候,楚璉起身笑著與她還禮。

隨後賀老太君就敞開話將她給楚璉經營酒樓的事情說了,心頭微緊的鄒氏在聽到賀老太君這麼敞亮的與她說了後,心裡這才被捋順舒坦起來。

她對老太君私產下的幾家鋪子略有了解。

其中最賺錢當屬一家煎茶鋪子,粗略估計每月可進賬二三百兩,這最差的鋪子就數這間「歸林居」了,虧本生意做了多年,鄒氏一直不太明白,既然歸林居不賺錢,老太君為什麼不把酒樓盤出去,再在人口密集的地方再盤一家店面。

不過是一家虧本的酒樓,老太君又直言與她說了,鄒氏倒是不在乎了,連對楚璉的印象也好了許多。

「大郎媳婦,你管家多年,手上的鋪子經營的也好,沒事兒多指點指點老三媳婦。」

鄒氏這次笑的真心,「三弟妹只要不嫌棄我,隨時來我院子都行。」

「那我就先多謝大嫂啦!」

賀老太君瞧這兩妯娌相處的愉快,心裡也舒坦,她視線又落在兩個重孫女身上,張開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