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五十九章:相見

第五十九章:相見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楚璉捧著蜜酒小小啜了一口,雪瓷酒盞中淡黃色的酒水輕輕晃動,攪的楚璉的心也跟著失了平靜。

她隱隱覺得剛剛發生的一些事透著古怪。

端佳郡主怎麼突然會腹痛難忍,自己分明與她吃的是一樣的食物,可觀端佳郡主面容,又不似作偽。

不知不覺中就好似掉進了一張大網裡。

這麼想著,楚璉的心跳不自覺加快,面色突然一白,她轉頭起身想要對站在自己身邊的喜雁說快些離開。可是剛轉身就與繞過屏風的蕭博簡對上。

楚璉眼瞳猛然一縮,有片刻怔愣,蕭博簡怎麼會在這裡?

蕭博簡也沒想到自己剛從屏風轉出來就與楚璉的視線對上,這場景就好像是兩人心有靈犀一般。這麼一想,他心底不禁柔軟。

「璉兒!」

楚璉:……

她運氣怎麼可以這麼背,真是氣死她了!

楚璉瘋狂在心裡吐槽。

每次遇到蕭博簡總是沒什麼好事,上次在定遠侯府好不容易避開,這次卻又在這裡碰頭,還能不能好了,她又不是原來的楚璉,可不喜歡這朵這麼「漂亮」的食人花。

省的以後什麼時候被賣了都不知道。

雖然楚璉心中一百個不爽不耐,但除了剛剛見到蕭博簡那瞬間的吃驚,後來卻是極力平緩了自己的情緒。

她可不是原來的楚璉,照目前情況來看,端佳郡主的突然離開,定然與蕭博簡脫不了干係。

喜雁也差點被蕭博簡的一句「璉兒」驚掉了魂兒。

她有些傻獃獃地轉頭就見到長身立於屏風邊的蕭公子。

喜雁反應比楚璉還要大,渾身都僵硬了,是怎麼也想不到蕭公子為什麼會出現在德豐茶樓,而且出現在三奶奶和端佳郡主的雅間里!

楚璉此時已經從桌邊站起了身,蕭博簡眼神貪婪的鎖住她。

多日不見,今日的楚璉穿著淺藍綉著細碎暗花的上襦,鵝黃色的留仙裙,腰間壓著青色的香囊和一塊萬福紋玉佩,纖纖玉指如蔥尖一般。

烏雲髮髻上翠綠的鑲金長簪,額前是一紅色寶石分心,襯的桃花嬌面更加好氣色,朱唇瓊鼻,杏眸香腮,蕭博簡貪婪的看著,攏在袖子裏手指跟著不自覺搓揉,好像在撫摸著心上人的臉頰一般。

只可惜,他只注意到楚璉今日出門的裝扮,卻並沒有看進她澄澈略微帶著防備的眼眸。

楚璉就那麼靜靜站在原地等著蕭博簡開口,不是她想裝鎮定,是因為楚璉明白這個時候她根本就走不了!

憑藉蕭博簡的手段,她絲毫不會懷疑他還有後手。

或許是蕭博簡也慢慢察覺了雅間內的氣氛有些凝滯,他微微低頭,將目光從楚璉身上離開,而後居然徑自走到剛剛端佳郡主的座位上坐下。

他發現楚璉還有些僵硬的在站著,眉心微微帶了些褶皺,聲音柔和,「璉兒,來,坐。」

坐個鬼啊!要是能選的話,她恨不得現在一走了之!

心裡雖然是這樣想的,但是楚璉還是乖乖坐了下來,她微微垂眸,遮擋了自己眼中與原來的楚璉絕對不同的眼神。

「璉兒,真高興你今日能來,方才那首鳳求凰想必你已經聽到了吧,覺得如何?」

蕭博簡溫情脈脈,一雙鳳目柔情似水。

可是對面相對而坐的楚璉卻是因為他的話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這到底怎麼回事!

怎……怎麼這蕭博簡說的好像是兩人早就約好在這德豐茶樓見面似的,可是她根本就沒有收到過任何通知?

到底是蕭博簡在唬人,還是她身邊發生了什麼事被人隱瞞了去?

還有,剛剛那首讓她昏昏欲睡的鳳求凰竟然是他彈奏的。

兄弟,彈的是不錯,可是她根本就欣賞不來啊!

楚璉欲哭無淚,要是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她絕對不答應端佳郡主一同出門的要求。

楚璉頭垂的更低了,出口的聲音如蚊吟一般,「還可。」

得到她這樣的評價,蕭博簡眼裡閃過些失落,可隨即他又溫潤笑起來,將自己手中握著的小小錦盒放在桌上,推到楚璉面前,「璉兒,今日是你生辰,這是我給你準備的生辰禮物,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楚璉瞥了一眼桌上的素麵錦盒,臉皮都想要抽動了,你說這是什麼事兒,她正頭夫君是連她的生辰提都未提,說不定早就忘記了,而這邊這個外面的,卻眼巴巴還要來送給她禮物……楚璉都想朝著天空翻個大大的白眼。

深深吸口氣,楚璉輕聲道:「多謝蕭公子惦記,但是這禮物我不能收。」

蕭博簡呼吸一滯,幽深眼瞳中瞬間積蓄起風暴,眉心也跟著蹙緊,「璉兒,這是蕭哥哥精心為你準備的。」

蕭博簡緊緊凝視著對面微微低頭,看不到表情的女人,寬大袖口裡的手捏的死緊,漸漸手心都開始被指甲戳的疼痛了。

「璉兒,你難道就不敢抬頭看我一眼嗎?」

楚璉低著頭都想哭了,這個變態誰想要看他,如果可以的話,她恨不得現在就逃走。

面對原書的男主蕭博簡她壓力實在是太大了,這還不如她那個蛇精病經常犯抽的夫君呢!

「璉兒,你今日既然來了,難道不是在暗示我,你心中還有蕭哥哥嗎?我知道你是逼不得已,放心,一切都交給蕭哥哥,總有一日,蕭哥哥會把你接出來。」蕭博簡說到後來聲音中已經帶了一絲狠戾。

他那精緻的容顏配上這狠辣的表情,扭曲的叫人害怕。

喜雁只匆匆瞥了一眼,就嚇的低了頭,再也不敢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