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六十二章:得救

第六十二章:得救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小手用力抹了下眼角,端佳郡主在心裡繼續想著,「楚六,你這個蠢蛋,可一定要活下來,你還欠著本郡主一頓烤鴨呢!說好的下次一起做的。你可不能食言!不然本郡主叫整個靖安伯府都好看,尤其不饒過你那討厭的夫君!」

端佳郡主轉眼又將賀常棣給埋怨上了,經此一役,楚璉已經成為她最好的姐妹,而楚璉這麼好,賀三郎居然還拋棄她,簡直就是個拋妻棄子的禽獸!

小院中的楚璉卻沒有心情想這些,她心跳的飛快,說不害怕那是絕對不可能,但是現在她沒得選擇,兩三下將端佳郡主的衣服套在身上,來到院中門口邊的柴堆,慌張鑽了進去,在柴草的遮掩下,楚璉一動也不敢動。她腦中飛速盤算著剛剛進來時記著的德豐茶樓後院的地形,演示著一會逃跑的路線。

右手撫在心口,感受著自己飛快的心跳,在心裡祈禱問藍能儘快將五城兵馬司的人帶來。

從柴草的縫隙中,楚璉見到那追來的兩個黑衣人小心翼翼進了小院,他們渾身被黑色的夜行衣裹住,就連頭臉也蒙著黑布,只露出一雙陰噬的雙眼,手中提著的劍也不知道是沾了誰的血,那血熱乎乎的在刺眼的劍鋒上滾落,滴在青石磚地面上,楚璉覺得她都能聽到血滴落在地上的「啪嗒」聲。

心提到了嗓子眼兒,她死死盯著黑衣人的動作,見到那兩名黑衣人進了院子,視線在院子里逡巡,彷彿下一刻就能發現她與端佳郡主的藏身之地。

楚璉閉了閉眼,深吸一口氣,雙眼再睜開時一片璀璨,亮如星辰。

她在心中默數到三,隨後一把推開身前柴草,什麼也顧不得,朝著旁邊的院門跑過去。

那兩名黑衣人見到突然出現的少女,其中一個拔腿就追了過去,卻仍然留了一名在院中。

剩下的那名黑衣人走到剛剛楚璉藏身的柴草中,用長劍用力戳了幾下,等挑開了所有的柴草,並未發現還有人時,憤憤的啐了一口,然後又在小院中打轉。

看來這黑衣人也不是傻的。

最後剩下的這名黑衣人將視線落在了小院中唯一的井上。

他三兩步走到井邊,一把挑開蓋在井口上的木板,伸頭朝著井裡望了一眼,這口井頗深,但是借著天光還是能瞧見井裡的情形。

黑衣人只瞧見井水上飄了一截木頭,其餘的什麼也沒有,這才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躲在木頭下的端佳郡主過了好些時候,這才敢浮上來透了口氣,心中將這群黑衣人詛咒了千百遍,同時又不由為楚璉擔心起來。

肺部的空氣好似急速的被人抽走,楚璉越跑步伐越沉重。

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可是仍然沒看到絲毫希望,寬大的袖口下,楚璉緊緊捏著之前頭上的那枚金簪,如果實在無法,到最後也只有死一條路!

深吸一口氣,在這樣緊張的時刻,彷彿死已經不那麼可怕了,不知道如果她死了,還會不會回到原來的世界,如果能回去,她一定要第一時間去那個寫這本書的作者書評下寫一個大罵的五百字長評氣死作者。

追過來的黑衣人掩藏在黑布後的面容帶著獰笑,手中尖利的長劍就要砍過來,楚璉彷彿能感受到長劍砍來時帶動的氣流。

渾身的力氣耗盡,楚璉急促的喘息著,腳下故意一個踉蹌,躲開了黑衣人狠絕的一劍。

趴在地上,卻沒有力氣再躲開剩下的攻擊,楚璉轉頭盯著黑衣人,櫻紅的唇緊緊抿著,眼中帶著堅毅。

黑衣人這時終於看清楚璉的面龐,雙眼一閃,居然發現他追錯人了!

黑衣人怒道:「該死的賤人,居然騙我!你竟然不是郡主,那麼留下你也沒有任何用處!」

話畢,鋒利的長劍就要落到楚璉纖細雪白的脖頸上。

楚璉眼中甚至反射出了雪白劍尖的暗芒。

楚璉眸光一厲,不認命!即使這般危機關頭,她也一點不想認命,不管是在哪裡,沒有什麼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了,楚璉眼中突然精光爆閃,不知從哪裡來的力氣,一個翻身,居然躲過了黑衣人的攻擊,不過同時,她也滾到了黑衣人的腳邊。

緊捏著手中長簪,沒有丁點兒猶豫,長簪就被楚璉扎在了黑衣人的腳面上。

黑衣人痛苦的一聲哀嚎,眼眸被氣的腥紅,似乎是怎麼也沒想到這麼一個嬌滴滴的世家貴女居然也能傷到她。

他一腳將楚璉踢開,隨即出手的招式更加狠辣。

剛剛的爆發徹底消耗了楚璉身上最後一滴力氣,這次她再也沒有絲毫的力氣也反抗,沾血的劍鋒晃眼,下一刻就要落在楚璉的身上,她駭的連忙閉上了眼睛。

可是那預料的疼痛並沒有傳來,反而一聲微小的破空聲傳進了她的耳朵。

楚璉躺在地上劇烈地喘息著,再慢慢睜開眼的時候,就見到剛剛還追著的她的黑衣人已經大睜著眼睛倒在旁邊,他的脖頸處一支利箭穿喉。

楚璉費力地撐起身子,隨後朝著周圍看了一圈,就見到德豐茶樓二樓雅間窗口搭著弓的青碧眼錦袍男子。

剛剛那箭就是他射的。

楚璉長出了口氣,隨後渾身癱軟。

還沒等楚璉緩下氣來,那破空之聲第二次響起,楚璉僵硬地轉頭,就看到追出來的第二個黑衣人也被一箭射死……

這個時候,楚璉好似才反應過來,人命在自己眼裡消逝,她的眼瞳跟著縮了縮,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隨即撐著手臂往後縮了縮,似乎是想要離那個死去的黑衣人遠一些。

不多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