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六十九章:水煮魚片

第六十九章:水煮魚片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如果不是父親在明州戍邊,家中需要長子坐鎮,他其實是寧願自己入伍隨軍,只是作為家中兄長,他卻不得不放棄這個夢想,待在家裡承擔起責任。

如今賀常齊只不過在禮部領了個從四品的閑職,而他又不擅經營,雖是靖安伯府世子,手上也並無多少結餘。

堂堂世子,因為母親的病竟也為了銀子犯起愁來。

楚璉卻還不知曉這其中曲折,畢竟她不當家,而原書中這件事更是沒有提及。

得了滿滿一車的辣椒,楚璉簡直要高興壞了。

已經滿腦子都是辣椒油、鮮椒嫩雞仔、沸騰羊肉、酸辣湯、干煸牛肉絲、麻婆豆腐等等辣菜了。

回了松濤苑,就直奔小廚房,連午休也管不著了。

小廚房門口,鍾嬤嬤帶著問藍正瞠目結舌地瞧著幾個粗使婆子在一袋一袋往小廚房搬東西。

那一車辣椒足足將連著小廚房的倉庫佔據了一半。

鍾嬤嬤兩步走到楚璉身邊,張著嘴吃驚的問道:「三奶奶,這是什麼?怎麼這麼多?」

楚璉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特意賣了個關子,「嬤嬤別擔心,是好東西,大哥給的。」

「世子爺給的?」

跟在楚璉身後,見她打開了一個袋子,讓身後的景雁尋一個大些的木盆來,楚璉提起那小腿高的口袋,將一口袋晒乾的辣椒「嘩啦啦」倒進了木盆中。

桂嬤嬤聞訊也趕了過來,見到這一盆火紅的物什,驚訝道:「這是什麼作物,這般看來還怪好看的。」

楚璉伸出纖纖玉手在盆里的辣椒上撥了撥,瞧著這鮮紅的干辣椒,瞬間起了壞心。

她轉頭眼睛彎彎地瞧著身後一群丫鬟婆子,「這是外邦的一種吃食,就算是這般直接食用也是可以的,你們要不要嘗嘗?」

先點頭的是幾隻雁和問青問藍,幾個丫頭眼睛裡都帶著期待,實在是以前三奶奶不管做出什麼都太好吃了,這兩日她們照鏡子都覺得自己胖了呢!

每每都告誡自己用飯的時候定要少吃些,可是一到開飯的時候就控制不住,真是太煩惱了。

楚璉瞧她們肯試,嘴角忍不住揚起,往旁邊走了兩步讓開。

幾隻雁和問青問藍一人捏了一個干辣椒,看了兩眼,連什麼味道也不問,就直接塞進了嘴裡。

不用兩秒,幾個丫頭的喉嚨就冒了火,連忙吐了口中的紅椒,匆匆跑著去小廚房找水喝。

這番動作只把鍾嬤嬤和桂嬤嬤瞧的大驚失色,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桂嬤嬤情急下就要去看幾個丫頭的情況,卻被楚璉一把拉住,忍著笑道:「嬤嬤別急,她們沒事,不過是吃了這辣子,口中一時辛辣著火而已,喝兩杯涼水就好了。」

說完楚璉還忍不住笑出了聲,桂嬤嬤聽楚璉這麼說,這才鬆了口氣,無奈地瞥了一眼故意給人上套的三奶奶,目光嗔怪。

鍾嬤嬤轉頭吩咐身後兩個錯愕的小丫鬟,讓她們趕緊去小廚房給幾個丫頭倒涼水。

等幾隻雁和問青問藍回來,都是雙目水汪汪的,兩頰通紅,看向楚璉的眼神更是委屈的不行。

楚璉故意綳著臉,教訓道:「看你們下次還敢亂吃東西,若是給我發現做錯了事,日後懲罰就是吃上一碗這樣的辣子!」

幾隻雁和問青問藍急忙縮了頭,連稱不敢,就連旁邊的桂嬤嬤和鍾嬤嬤都一時肅了臉色。

其實楚璉這般說也是意有所指。

前兩日喜雁她們將自己的吃食都交了出去,桂嬤嬤又做主拿了自己的酒,而自從她們在小廚房吃飯後,因為三房飯菜格外美味,總是時不時少一些。楚璉之前只是略微聽說,但是最近院子里這勢頭卻是愈演愈烈。

雖然喜雁和桂嬤嬤給賀三郎寄吃食和美酒是為她著想,但是沒有規矩不成方圓,畢竟,她才是松濤苑裡做主的人,而松濤苑外面還有更大的靖安伯府。

吃拿些東西雖然都是小事,但是日積月累、一再縱容就會養了貪心不足之輩,楚璉這麼說也是借著這次機會,敲打一番她院子里當差的丫鬟婆子。同時表明她的立場,就算是以後桂嬤嬤犯錯,她也一樣照懲不誤。

楚璉目光掃過眼前一群人,覺得這警告已經起了作用,就鬆了面色,重新變得溫溫和和起來。

「福雁,去瞧瞧廚房今日可有魚,問藍、明雁再拿兩個盆來裝這些辣椒,景雁去尋了芝麻、蒜瓣、蔥姜。」

吩咐完畢,楚璉就站在一邊指點著幾個大丫鬟用木盆洗晒乾的辣椒,然後剁碎。

一整個下午,松濤苑都充斥著一股焦香的辛辣味道,把廚房裡的人熏的連連咳嗽。

楚璉讓喜雁搬來了玫瑰椅靠在松濤苑的一株紫藤下納涼,手上拿著歸林居的賬本勾勾畫畫,不時瞟一眼遠處冒煙的小廚房裡丫鬟們進進出出。

手一伸,喜雁就忙遞過來一個精緻的小碟,碟中是切成小塊插了竹籤的涼瓜。

楚璉捏起竹籤吃了口涼瓜,覺得舒爽不已,喜雁瞧她面容露出舒適之感,忙又上前殷勤的給她捏起肩膀來。

楚璉還不時提醒,「左邊再重點。」

喜雁連忙照辦。

楚璉享受地閉起眼睛,什麼是米蟲生活?這就是啊!

不多久,就見到福雁幾個滿身的油煙味,小臉滿是汗漬熱的通紅,來到楚璉身邊還不停咳嗽。

楚璉一手握拳放在唇邊故意咳嗽了兩下,「都弄好了?」

「回三奶奶,您要的辣椒油都照您的法子做好了,一共兩罈子,一會兒冷卻後就能裝壇。」景雁回道。

「既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