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八十四章:軍中吃肉(2)

第八十四章:軍中吃肉(2)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肖玉紅和郭校尉視線不約而同地看向了賀常棣,賀常棣僵著臉抬起頭,幽深的視線此時叫人看來卻頗覺得無辜。

張邁尷尬地手抵著拳頭咳嗽了兩聲,不好意思的道:「校尉,此事是我唐突了,子翔那肉是她妻子從盛京城託人捎來的。」

邊軍生活條件清苦,即便是校尉之流一個月也分不到一次肉食,想要吃些葷腥打打牙祭也只能趁著軍營好不容易放假時,騎馬自己去草原打獵。可是隨著漸漸入冬,動物們也都過了冬,連獵物也越發的少了,嘴饞這種事在北境軍營真是再正常不過了。

邊軍與圖渾和蠻人都不對付,軍中不養牛羊,肉食自然少的可憐。

張邁與賀常棣睡著一個帳篷,對他這個後輩照顧頗多,這位大了賀常棣一輪的張大哥已經入伍十年,參加過的大小戰役無數,是郭校尉最得力的屬下,經驗豐富,可多年軍旅生涯下來身上也暗傷眾多,身體總是不如旁人。

尤其是涼州處於換季的天氣,剛入冬,在校場上揮毫汗水後,回來被冷風一吹,加上張邁舊傷隱隱作痛,雪上加霜,就著了涼發了高燒。

軍中老大夫來瞧過後也只是扎了針留下了幾包葯煎服,至於飲食就只能靠著病人自己了。

郭校尉得知也只能吩咐火頭兵額外給張邁熬煮上一瓦罐的糯白小米粥,至於旁的,郭校尉也是沒有的。

賀常棣因為與張邁一個帳篷,就擔起了照顧張邁的擔子,瞧著張邁那張因為生病和舊傷複發愈加消瘦蒼白的臉,晚上回去了,悶不吭聲的小心摸出楚璉寄來給他的燈影牛肉絲兒的陶罐,掏了些放在張邁裝著小米粥的瓷碗上。

熬煮的糯白小米粥上堆尖兒放著幾勺細細用素油腌制的牛肉絲兒,把靠在床頭的張邁眼睛都看直了。

張邁可不與這賀三郎客氣,抱著碗就大吃起來,吃完後抹了把嘴,指著碗,驚訝的問:「哪兒來的?」

鋸嘴葫蘆般的賀三郎悶悶道:「我媳婦兒寄來的。」

張邁撲哧就笑了出來,咳了咳道:「既然是你媳婦兒寄來的,你以前可是吃過不少了,你把那剩下的也給老哥怎麼樣,正好給老哥養病。」

這個賀三郎別看鎮定沉穩,沒想到卻是個鐵公雞,悶不吭聲的就是沒答應,後面也只偷偷給張邁裝了幾次,等他病好,專門在帳篷里找了一圈,卻不知道那裝著牛肉絲兒的小罈子被賀常棣收到了哪裡。

張邁也只能笑著搖頭。

今日聽肖玉紅這小子想吃肉,張邁也就隨口提了句。

郭校尉雖然帶兵如手足,但是訓兵嚴苛,性子雖然粗礦卻並不是那麼好交心的,張邁與這位上司相處多年,對他的了解比肖玉紅和賀常棣多得多。

此時郭校尉與兩個小子稱兄道弟,其實心中並沒有把他們看得多麼重要,想要軟化這位銅牆鐵壁的郭校尉,反而從一些小的方面出手會比較有作用。

比如今日這吃肉的小事兒。

賀常棣的能力張邁看在眼裡,這個青年出身不錯,有抱負有野心有才華,心腸也好,可惜可能是初入軍營,待人處事方面總是有短處,不知是不是因為自小生活環境的關係,這個小子總是喜歡板著一張臉,雖然僵硬的表情被那黑鬍鬚遮住了一半,但總是讓人第一眼就瞧著不大痛快。

一開始接觸賀常棣,張邁也是不大喜歡的,靠著一封晉王的信就當上了統領百人的把總,這個位置他熬了十年。

可是隨著接觸,他漸漸認可了這個青年,就在他生病時,賀常棣冷著臉卻盡量小心的照顧他,從青年笨拙的動作可以看出他從沒做過這樣照顧人的事情,張邁才徹底放下芥蒂,接納了這個後輩,此時出現,也是有心幫他一把。

肖玉紅的眼睛最亮了,連忙又湊到了賀常棣面前,眼巴巴地看著他,「賀大哥,你真有肉吃啊!」

他垂涎道,雖沒有直接討要,可是那口水都要淌了下來。

郭校尉沒有催促,只是在埋頭吃著碗里硬硬的鍋盔間隙,抬頭帶笑瞥了賀常棣一眼。

張邁恨鐵不成鋼踢了把賀常棣屁股下的木凳,「臭小子,還愣著幹什麼!不就是你媳婦兒寄來的,捨不得給我吃也就算了,還捨不得孝敬校尉?」

賀常棣抿了抿薄唇,站了起來,朝著郭校尉恭敬行了一禮,「還請校尉稍候。」

不稍一會兒,賀常棣就捧著一個精細的小罈子回來了,放在木桌上,掀開了罈子蓋兒,一股腌制牛肉的獨有香味就飄散了出來。

「校尉,都在這裡了,你們都嘗嘗。」

賀常棣命人拿了個瓷盤來,將剩下的小半壇燈影牛肉絲兒倒進去。

郭校尉當先夾了一筷,送進嘴裡,當嘗到味兒後,一雙牛眼一亮,贊道:「不錯,弟妹真是好手藝。」說著他用筷子點了點賀常棣,「你小子可是娶了個賢妻啊!你都腦子出水跑到這鳥不拉屎的北境來了,你媳婦兒不但不怪你,還給你捎吃的來,我可是聽說你在家裡成婚沒幾日就出來了。」

肖玉紅還不知道這些小道消息,一邊往嘴裡塞牛肉絲兒,一邊豎起耳朵聽著,一臉的八卦相,他包著滿嘴的牛肉絲,嘟囔著問道:「賀大哥,咋啦,嫌棄嫂子不好看?」

郭校尉冷哼了一聲,「不好看?不好看怎麼了,能持家能生兒子就是好娘們!再說他娶的可是英國公府的嫡小姐!」

肖玉紅猛然被對面張邁警告地瞪了一眼,這才瞬間恍然。

他們校尉家裡的結髮妻子可是個無鹽女,但是卻頗得校尉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