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八十六章:初探深宮

第八十六章:初探深宮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聽說三奶奶又要做新鮮的吃食,幾個大丫鬟都笑嘻嘻地忙的團團轉,那邊小廚房也早就空出來了。

做月餅並不複雜,只要準備好相應的食材,比京八件要簡單的多。

因為材料有限,楚璉便只做了蛋黃餡兒、火腿餡兒、豆沙餡兒和松子棗泥餡兒的。

讓喜雁去取了之前做的點心模具,包了餡兒後,在月餅軟軟的麵皮上刻上吉祥的圖案,最後烘烤便成。

廣式的月餅容易成形,且制好後外皮鬆軟,模樣討喜好看。

因著不是大武朝中秋佳節必備的點心,楚璉怕佔了團糕的頭,做的並不多,這次也並未送到各房,只準備留在自己院里當平常食用的點心,解解饞罷了。

楚璉這次做的月餅一個只有荔枝般大小,混著餡兒,捻起一塊,兩三口便能吃完,方便的很。

等做完了月餅,楚璉換了五品鄉君的朝服,由著景雁給她佩戴了成套的首飾,等著整理完,慶暿堂的劉嬤嬤就已經過來請她去前院了。

臨走時,喜雁瞧著桌上擺盤的月餅,問道:「三奶奶,要不要帶些月餅路上吃?」

楚璉想著劉嬤嬤方才交代的,今日去宮中恐怕直等到晚上才能回來,一應東西都要帶齊全了,宮中不是府上,諸多規矩和不便,楚璉點點頭,「帶些吧,衣裳也要帶上備用的。」

喜雁便用一個精巧的小食盒裝了一碟月餅帶上,隨後取了一個藕荷色綉著夏荷初綻的荷包,在裡面裝了三個月餅,塞給楚璉。

楚璉瞧這丫頭動作,撲哧笑出聲來,「怎麼,還怕你主子餓到不成?」

喜雁臉兒紅了紅,其實也不能全怪喜雁有給楚璉帶點心的小習慣,實在是楚璉這傢伙本來就是個吃貨,一出門身上一準帶些吃的備用,那些精巧的小荷包你當是誰讓喜雁幾個丫鬟做的,還不是她自己。

楚璉接了荷包,還順手在荷包里裝了幾片肉乾,把桂嬤嬤瞧的額頭直冒汗,無奈的提醒,「三奶奶,不早了,該出發了。」

到了前院,管家安排好了車馬,賀老太君已經在花廳等著了,身後站著大丫鬟木香和周嬤嬤,下首坐著大嫂鄒氏。

鄒氏並未換上誥命服,宮中中秋宴會是在下午,她要等到下午才會進宮,而賀老太君之所以陪著楚璉一同上午出發,其一是怕楚璉第一次進宮在聖上面前謝恩出了什麼岔子,其二可以借著這個機會與老太后這個手帕交嘮嘮嗑,順便帶著這個最小的孫媳去拜見太后她老人家。

鄒氏瞧見楚璉帶著丫鬟婆子進了花廳,她忍不住的上下打量她這個三弟妹。

楚璉身上穿的是一身鄉君朝服,雖然只是五品,但是卻與一般誥命的朝服有很大不同。

誥命的朝服從正一品到最低的七品,都是深沉的顏色,因為樣式仿了前朝,古板又老舊,小姑娘穿的都顯得老氣。

但是宗室女的朝服,比如公主、郡主、縣主、鄉君等,朝服卻是當朝流行的式樣,鄉君朝服是以藕荷色為底色,衣領袖口都綉著金色的小團花圖案,裙面兒更是大紅色提花牡丹錦面,這鮮嫩的顏色搭配起來,更襯托出楚璉的年輕嬌嫩,寬幅腰帶束腰,襯托的細腰不盈一握。

頭上是聖上賞賜的一套翡翠頭面,端莊的髮髻壓住了楚璉那一抹跳脫,讓她褪去了因為年齡小而帶著的最後一抹稚嫩。

賀老太君顯然也被楚璉今日這一身正裝打扮給驚艷到了,在心中暗暗點頭,欣喜三郎媳婦還真是個小美人。

時人愛美,賀老太君當然也不能免俗,她笑呵呵的對著楚璉招手,「三郎媳婦,快到祖母面前,讓祖母好好瞧瞧。」

楚璉向著賀老太君和鄒氏行了晚輩禮後,就快步走到了老太君面前。

老太君滿意地打量了一圈,又替她扶了扶頭上有些歪斜的玉釵。

鄒氏面上雖然扯了絲笑容,心裡卻不像是臉上這麼好受了,她壓了壓怒氣,道:「三弟妹今日既然要進宮謝恩,那就要早些準備好,怎麼能讓祖母在前廳等著。」

楚璉一怔,沒想到鄒氏會當著老太君的面當即就給她難堪。

實際並不是她遲到,實在是昨日老太君吩咐就是這個時辰來前院一同出發的。老太君年紀大了,困頭少,早來了片刻而已。

老太君給楚璉整理髮絲的手也是一頓。

楚璉在心裡嘆了口氣,有些無奈,早知會有今日,那次廚房大火,她應該就不多管閑事。

馬上就要進宮,楚璉並不想在這個時候鬧了什麼不愉快,她轉過身,對著鄒氏行了一禮,「大嫂教訓的是,弟妹下次定會注意的。」

瞧著穿著五品鄉君朝服的楚璉這麼低聲下氣給自己行禮道歉,鄒氏心裡多了些變態的滿足感,她頃刻就換了一張慈嫂臉,親手將楚璉扶起來,「三弟妹,我本也不想說你,實在是祖母年紀大了,可受不了這些折騰,日後注意便好,不然的話,嫂子可不像今日這次,會就這麼算了。」

楚璉微垂的臉頓時冷了下來。

老太君精明的老眼眨了眨,「好了,時辰到了,三郎媳婦,我們走吧。」

直到瞧著楚璉扶著賀老太君登上馬車,鄒氏迴轉府中,她手中的那條湖綠色手絹早就被她揉地褶皺四起。

楚璉扶著賀老太君在朱雀門前就下了靖安伯府的馬車,隨後上了宮中老太后派來的軟轎,到了內宮南門,這才被請下來,由太監領著去了內宮。

紅瓦青牆、飛檐雕壁,琉璃瓦在晴空下閃爍著璀璨的光芒,昭顯著大武朝內廷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