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八十九章:要過來

第八十九章:要過來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樂瑤公主聞言更是抱著承平帝的胳膊「咯咯」笑的嬌甜。

瞧著這個疼寵的女兒一轉眼就十歲了,顯露出了些少女的身姿,承平帝是又感慨又傷感。

在樂瑤公主小一些的時候,他還時常會將女兒抱在臂彎里,可隨著女兒長大,他與女兒最親密的動作也不過是摸摸她柔軟的頭髮。

樂瑤公主是承平帝如今最小的女兒,女兒家本就要教養,況且還有一些常人不知道的隱情,所以承平帝不介意再嬌寵這個小女兒一些。

樂瑤公主一雙與楚璉有些相似的杏眼在聽雨軒內轉了一圈,終於鎖定了不遠處立在一旁的楚璉身上。

她露在承平帝衣袖後的大眼眯了眯,而後又恢復了在承平帝面前嬌憨的模樣,「父皇,父皇,她就是你新封的錦宜鄉君?」

承平帝笑了笑,他其實也是知道他這個小女兒也是有些小心思的,比如眼前,樂瑤公主當日在定遠侯府定是見過楚璉,兩人還有些不愉快,如今卻裝作第一次見到楚璉的樣子。

不過承平帝懶得拆穿她,「是啊,樂瑤怎麼問起這個?」

楚璉站在原地遙遙給樂瑤公主行了一禮,心中卻有些沉,樂瑤公主故意提到她准沒好事,那日兩人可算是結了梁子的。

樂瑤公主仰著小臉滿眼儒慕地瞧著高大俊朗的承平帝,撒嬌道:「父皇,瑤兒聽說錦宜鄉君做的壽桃好吃,不如您讓她去瑤兒的宮裡給瑤兒做一些吧?瑤兒實在是饞的緊呢!」

樂瑤公主這句話剛出口,方才還滿臉柔和的承平帝頓時臉色陰沉下來,韋貴妃嚇了一跳,一把拉過樂瑤公主,低聲斥責道:「瑤兒想吃什麼宮裡沒有,那壽桃是過壽的時候吃的,平日里可不興吃這些。」

樂瑤公主只打聽到了皇上在聽雨軒接見楚璉,急急就跑來想要找茬,根本不知道剛剛聽雨軒里發生過什麼。

剛剛承平帝就因這壽桃鬧了不快,她又提起,承平帝臉色自然不會多好。

樂瑤公主一心就想著給楚璉下馬威,哪裡還顧得韋貴妃的勸,掙扎出了韋貴妃的臂彎就又去搖承平帝的手臂,「父皇,你不是說最疼愛瑤兒了嗎?為什麼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也不肯答應瑤兒,瑤兒現在就是想吃錦宜鄉君做的壽桃嘛!」

楚璉憋的有點難受,這個樂瑤公主還真是恃寵而驕了,承平帝明明臉色已經不好了,她還要死纏爛打。

沈皇后冷眼看著韋貴妃母女,剛剛那絲鬱氣竟然消失了,她不屑地看了眼樂瑤公主,還真是個不長眼的!

樂瑤公主驕縱慣了,平時要什麼有什麼,在宮裡皇上寵貴妃疼,就連德妃也慣著她,還從沒得不到的東西,見皇上不說話,當即就氣悶的流下了眼淚想要博取憐愛。

「父皇不疼瑤兒了,嗚嗚嗚……」

承平帝心情本就陰鬱,被樂瑤公主這一哭,腦袋就與被針扎一般,他畢竟是高高在上的君王,就算是疼寵兒女那也有底線。

他低頭盯著不知從什麼時候個頭又竄了許多的樂瑤公主,她已經十歲了,以前覺得小,也就由著她,但是這樣的性子可不能再由著她了。

承平帝突然猛地甩開樂瑤公主拽著他衣袖的小手,低喝道:「樂瑤,你胡鬧夠了沒有!」

承平帝以前是一句重話都不會在樂瑤公主面前說的,可是現在卻冷聲的呵斥她,樂瑤公主完全被承平帝這一生呵斥弄的呆掉了,只睜著不敢相信的大眼緊緊盯著承平帝,好像還不能相信剛剛那話是從承平帝嘴裡說出來的。

好似許久過去了,樂瑤公主才顫著聲音問:「父皇,你……凶瑤兒?」

就在樂瑤公主還要說什麼的時候,韋貴妃嚇的一把捂住樂瑤公主的嘴。

承平帝黑著臉甩了甩袖子,「樂瑤,是朕平時太驕縱著你了,讓你想做什麼便做什麼,沒有一點規矩,錦宜的品級太低,那也是朕親自封的鄉君,怎麼可能去你的宮殿給你當廚娘。貴妃,你若是教不好樂瑤,朕便將她過繼到皇后名下由皇后撫養。」

沈皇后和韋貴妃都沒想到皇上會說出這番話,給皇后撫養?那怎麼行!而且樂瑤公主已經十歲了,又不是還不懂事的孩子,這麼大的孩子能養的熟嗎?

沈皇后和韋貴妃都是滿臉的不願意,韋貴妃生樂瑤公主的時候身子傷了,以後都不能再有孕,樂瑤公主是她唯一的孩子,她怎麼可能捨得。

韋貴妃被一嚇,捂著樂瑤公主的手就鬆了開來。

樂瑤公主掙脫後就大哭大鬧道:「父皇,瑤兒不要去皇后那裡,瑤兒不要離開母妃!」

「放肆,誰給你的膽子直接叫皇后!記住,皇后是你的嫡母!」說著承平帝頗為疲憊捏了捏眉心,「也罷,這驕縱脾氣也是朕慣出來的,等中秋宴過後,貴妃和樂瑤都禁足一個月,到時候朕會派教習嬤嬤教導樂瑤規矩。」

承平帝撂下這句話,就帶著人離開了,只留給眾人一個寬闊的背影。

樂瑤公主怎麼也不敢相信她今日不但沒教訓到楚璉還連累自己和母妃被禁足,她怨毒的朝著楚璉的方向看了一眼,幸好剛剛吃了承平帝的教訓長了些腦子,沒有直接上去就與楚璉廝打。

楚璉只瞥了一眼皇后貴妃的方向,身邊剛剛送她來的那位孫公公輕聲道:「鄉君隨著奴才走吧,皇上吩咐要將您送到太后那邊去。」

楚璉點頭道謝,隨後朝著皇后那邊福了福,便隨著孫公公離開聽雨軒。

聽雨軒的這處花廳只剩下沈皇后、韋貴妃和驚疑不定的樂瑤公主。

沈皇后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