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一十六章:吾妻楚氏,見信如

第一百一十六章:吾妻楚氏,見信如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楚璉瞧劉嬤嬤滿臉期待的模樣,只好撕開了信封。

從裡面果然拿出了一疊厚厚的信紙,楚璉無奈極了,賀三郎的信她不是沒收過,就他那一手比誰都狂的狂草,她能看得懂才有鬼了。

楚璉展開信紙,已經做好了硬著頭皮辨別賀三郎草書的準備,誰知道,視線落在信紙上,那字居然是雋永秀雅、遒勁有力的小楷。

「吾妻楚氏,見信如吾。」

楚璉一雙澄澈的杏眼微微瞪大,而後也開始按捺下心情繼續往下看了起來。

厚厚的一封信拆開後,裡面居然有七八張信紙,劉嬤嬤雖未瞅見那信紙上寫了什麼,可她也看到了布滿信紙的黑字,她眼睛微微彎起,看來三少爺有許多話與三奶奶說呢!

外面那些下人真是個個不長眼的,居然敢說三少爺夫妻不和,三少爺是因為不滿老太君給他定下的這樁婚事這才新婚剛過就去北境投軍,再瞧瞧這厚厚的信紙,以後這些人還敢這麼胡說,她當真是想用這封信叫他們打臉。

賀三郎一封信還真是寫了不少內容,楚璉足足看了一刻多鐘這才看完。

眼見劉嬤嬤目光炯炯地盯著她,就差在臉上寫上「快告訴我信里寫了什麼」幾個大字了。

楚璉微窘,當真是為難的很,不知道該怎麼與劉嬤嬤說。

難道她要告訴她賀三郎在信中質問她為什麼寫給她的信里放著的是空白的畫紙,說她目無夫君,不配為**子。

隨意敷衍遠在邊境奮鬥的夫君,竟然這次送去的包裹沒有她託人捎的東西,衣服鞋襪就不說了,居然連上次的牛肉乾和葡萄酒都沒有。

別以為她現在是聖上親封的鄉君就了不起了,鄉君的品級也不過是正五品,以後誥命的等級想要提升,還是得靠著他這個看似「無用」的夫君。

楚璉開始瞧這封信的時候,心裡還時不時的氣憤一番,可是越看到後來卻反倒是覺得好笑起來。

細細讀來,怎麼覺得這遒勁筆跡的字裡行間都帶著一股隱隱的酸味?

楚璉翻了個白眼,覺得她這個蛇精病夫君賀三郎就是在對她雙標。

當時兩人剛剛大婚的時候,突然黑化,然後一聲不響就將自己一個人扔在府里,現在又想來管著她,憑什麼呀!

瞧瞧這傢伙信紙結尾說的什麼話。

「楚氏,你乃我妻,整日為了別人洗手作羹湯成什麼體統,你可要記住做妻子的本分!」

她能不能把這話的言下之意理解為:你不許給別人做吃的,要做也只能做給我吃!不然我可要生氣了!

楚璉翻了個白眼,心裡並不把賀常棣信里的話當回事,山高皇帝遠,賀三郎遠在北境,難道還真能管到她不成?

不過賀三郎能在這麼短短時間內升職成為校尉卻是叫她沒想到的。這一點上,她倒是對賀常棣挺佩服的,在平靜無戰事的軍中想要在短時間內升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別是魯國公錢大將軍還是一個嚴格到苛刻的將帥。

這麼看來,上次她畫中對賀三郎小小的提示可能還起了一丁點兒作用。

楚璉現在還不知道,賀常棣的升職還有她無意中的推波助瀾。

楚璉有些尷尬地乾咳了兩聲,這才對劉嬤嬤道:「夫君在信中說,他如今已是北境軍中的步兵校尉了,六品武職。」

「哎呦,這可是大喜事!不行,老奴這就得告訴老太君去。」

說著,劉嬤嬤就迫不及待地站起了身,帶著人風風火火地回了慶暿堂。

楚璉無奈地擦了擦虛汗,總算是將劉嬤嬤打發走了,不然的話,她都不知道該怎麼應付賀老太君身邊這個精明的老嬤嬤。

不過瞧劉嬤嬤方才的反應不像是作偽,難道賀三郎在給祖母的信中沒有說軍中升職的事?

這是為何?是心高氣傲不想提及,還是覺得這麼一個小小的校尉不值一提?

那為什麼在寫給她的信里又說了,不但說了還著重說了。

楚璉腦子一轉,想到了一個可能。

難道是她這個鄉君的封號刺激到他了?賀三郎正拐彎抹角的向她展示他也是一個前途光明的,以後的誥命封號還要靠他這個夫君來給她掙?

楚璉搖搖頭,笑了笑,覺得她這麼突然冒出來的想法簡直是有些奇葩。

賀三郎新婚後明顯對她不喜,瞧那樣子,如果不用理由就能將她休離了,他估計不會考慮一分鐘,這樣對她的一個男人,又怎麼會為她著想呢!

楚璉扯了扯嘴角,這些就不是她該煩惱的,還是愉快的當一個什麼都不用操心的米蟲比較自在。

喜雁在一旁瞧著自家主子時而變換的神色,心裡忐忑不已,不知道三奶奶如今是個什麼想法。

後日就是靖安伯夫人的生辰,最近事情都擠到了一起,秋闈剛結束,就在靖安伯夫人生辰這日,恐怕秋闈的榜單也會張貼出來。不過,靖安伯府武將世家,沒有子孫參加科考,也不必著重關心這件事,到時候也不過聽個前三甲名單跟著後頭唏噓感慨樂呵一番罷了。

不過楚璉卻知道,這屆的秋闈首名乃是原書中的男主蕭博簡,這個心機深沉、野心勃勃的男人就是借著這次秋闈鯉魚躍龍門,在朝堂上佔有了一席之地。

儘管這一切都不是楚璉想要看到的,但是她卻並沒有任何辦法阻止,她能力有限,蕭博簡身後有神秘的後盾,原書她並未看完,作者寫到中間也只說了蕭博簡身後的勢力不一般,卻並未明白揭露出來。

想到這裡,楚璉真是後悔的想要垂床,她當時怎麼就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