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二十二章:找到

第一百二十二章:找到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旁邊有機靈的丫鬟瞧見面前的情形忙輕手輕腳退了下去,給賀老太君所在的上院報信去了。

站在不遠處等著的妙真也被嚇到了,世子……世子夫人她竟然敢打世子爺!

等她反應過來,連忙快步跑到了賀常齊的身邊,伸手用帕子就要堵他額頭上的傷口。

妙真哽咽著聲音,焦急道:「世子爺,你受傷了,趕緊叫太醫。」

本來鄒氏還因為賀常齊被她砸的滿臉血呆住,僵硬著身體六神無主,可瞧見妙真那個賤人竟然這個時候還要來破壞他們夫妻感情,消弭下去的怒火一時又竄的老高,她這個時候本就失去了理智,雙眼都因為怒火和憤怒赤紅起來。

「你這個賤蹄子,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兒!」鄒氏話音一落,居然彎腰撿起地上的破碎茶盞又要去砸妙真。

有了剛剛砸賀常齊的前科,她身邊伺候的丫鬟嬤嬤們這個時候也都反應了過來,慌張地上前攔住她。

鄒氏貼身的嬤嬤哭求道:「我的世子夫人,您可不能再糊塗了啊!」

賀常齊冷眼死死盯著鄒氏,那眼神如數九寒冰,他長手一伸,就將妙真護在了身後,出口的聲音更是冰冷無比:「鄒氏,我看你今日還要鬧到什麼地步!」

鄒氏手中破碎的瓷片被丫鬟們奪下來後,卻見到往日恩愛的夫君用那樣冰冷的眼神看她,又見到賀常齊把別的女人護到了身後,腦中的弦猛然就綳斷了。

她瘋子般尖利的叫喊一聲,居然不管不顧的就要朝著賀常齊的方向撲過來。

賀常齊也不管自己額頭上還往下流的鮮血,艷紅著半張臉冷硬看著陷入瘋狂的鄒氏。

他怎麼也沒想明白,往日里那個溫柔體貼的妻子為什麼就變成了這樣,幾乎成為了一個他不認識的人!

他自問這麼多年以來,沒有任何地方對不起鄒氏,賀家家風嚴正,他在外更是從不沾花惹草,與朋友消遣也總有著自己的底線。

他與鄒氏除了到如今還沒能有兒子,當真是什麼都有了,子嗣上的事情他從來都沒催促過鄒氏。

他也私下考慮過要是永遠沒有兒子怎麼辦,想來他還有二弟三弟,靖安伯府的子嗣也並一定要他來延續。只要他們夫妻一條心,就算是祖母那也不會多說什麼的。

可是這些還沒等他告訴鄒氏,鄒氏在不知不覺就已經變了。

賀大郎心裡瞬間荒涼的像是長了草一般。他心底那個賢良淑德的妻子影子好似瞬間被重劍擊碎,化為泡影。

鄒氏瘋狂地掙扎著,居然一時間真的被她掙開了束縛,丫鬟嬤嬤們都被她推到了一邊,最後她張牙舞爪的就朝著賀常齊的方向跑過去,嘴裡還大喊著:「你這個賤人,敢勾引世子,我現在就教訓你!」

可還沒等鄒氏抓住妙真的衣角。

清脆的一聲「啪!」

她臉上剎那一陣劇痛,下一秒身子不受控制就跌了出去。

楚璉攙扶著賀老太君到的時候恰好看到賀大郎毫不留情面一巴掌甩在鄒氏臉上。

楚璉震驚地杏眼都瞪大了。

而後見燈火下賀常齊半張臉被血染紅,更是驚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只不過小半個時辰過去怎麼就鬧成了這樣!

鄒氏被賀常齊一個毫不留情的嘴巴子也打懵掉了,她趴在地上,一手捂著紅腫起來的左臉,一邊轉頭難以置信地看向賀常齊,撕心裂肺的喊道:「賀常齊!你居然敢打我!」

賀老太君一雙精明的老眼這時候也帶了怒氣,特別是看到了躺在地上幾乎不能動的劉嬤嬤後,她頓在原地,用力拄了拄手中的朱雀頭拐杖,拐杖敲擊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都給我住手!你們這是要造反嗎!」賀老太君聲音里滿是威嚴。

隨著她話音一落,大管家從前院調來的伯府護衛就將鄒氏與賀常齊分開了,旁邊又有小丫鬟們將受傷的劉嬤嬤抬到了一邊耳房。

凌亂的客廳也有人立馬上去處理。

許是賀老太君這一聲沉怒的吼聲真的起到了作用,鄒氏終於找回了些理智。

她緊緊盯著妙真那個賤人將賀常齊扶到了一邊的椅子上坐下,配合著大夫給賀常齊處理額頭上的傷口,她自己扯了扯嘴角,最後卻一句話也沒能說出來。

場面已經被控制住,楚璉扶著賀老太君在花廳的主位坐下。

老太君一坐下,雙手放在拐杖頭上,就沉臉吼道:「大房的,你們都給我跪下!」

楚璉瞥了一眼身邊處於怒火邊緣的賀老太君,又偷偷看了一眼慢慢被下人們攙扶到賀老太君面前的大哥大嫂,楚璉識趣的在賀老太君耳邊說了一聲。

隨後帶著自己院子里的人出了花廳,去瞧旁邊耳房躺著正在給大夫診治的劉嬤嬤了。

賀老太君要教育的是大房的大哥大嫂,她一個小輩站在旁邊一不小心可是就要被長輩們給嫉恨上的。

楚璉在耳房一邊照看著劉嬤嬤一邊等著花廳那邊的動靜,幸好劉嬤嬤平日里身體硬朗,這次也只是摔折了骨頭,好好在床上將養三四個月也就能好清了。

花廳里半個時辰後才有動靜,楚璉聽人通報後,就急忙起身過去。

攙扶著賀老太君離開的時候,楚璉回頭看了大開的花廳大門一眼,就見到大房夫妻都跪在花廳中央,賀大郎和鄒氏都跪的筆直,可是這對夫妻像是陌生人一樣,誰也沒有理誰。

送賀老太君回慶暿堂的時候,老人家精神頭明顯不足,只是離開時還不忘叮囑她,讓她將這件事隱瞞下來,千萬莫要叫靖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