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二十八章:香消

第一百二十八章:香消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喜雁那一根筋的性子到底是比她命好,呵呵!

明雁渾身好似浸泡在冰窟中,最後還有一點溫熱的心口,那熱度好似再也留不住,正在緩慢地散失。

靠著冰冷院牆,明雁昏沉的腦中回放的都是在鄭國公府里的畫面。

老鄭國公去歸林居越來越勤,歸林居開張一個月後,除了朝食,他早晚幾乎都是在歸林居里用了。

楚璉給老國公專門在歸林居準備了一個小院,只要是飯點過去,不用排隊,就能吃到歸林居所有的席面。

漸漸地,老鄭國公開始覺得她做的菜肴不合口味了。

有一日,老國公從外頭回來,晚上鄭國公老夫人詢問夫君要吃什麼,老國公隨口就報了個「一品鍋」,中午他在歸林居吃了這道菜,正是這個月歸林居新上的菜式,他只中午吃了一頓,還覺不過癮,就下意識說了出來。

鄭國公府以前的那些廚子根本不頂用,而且老國公的小廚房本就是明雁在管了,菜名一報出來,這做菜的任務自然就落到了明雁頭上。

加上她平日里在小廚房做飯菜還要將所有人都攆走,小廚房裡的下人早就對她有成見。

老國公報了這個從未聽過的菜名,哪裡還會有人替她說話。

明雁急的不輕,她壓根就不會這道「一品鍋」!

當時她就怨恨起楚璉來,為何當初不多教給她幾個秘方,如果這樣的話,她現在也不會在鄭國公府里捉襟見肘。

最後「一品鍋」自然是沒做成,明雁被鄭國公老夫人留了下來罵了一頓。

直到跪在老夫人面前,明雁才明白再也不能這麼等下去了。

於是,她在鄭國公府里開始給自己謀劃。

鄭世子每日一早會來老國公院子里用朝食,她就借著這個機會,給鄭世子下了葯,還沒等鄭世子將加了葯的食物吃下去,明雁的行為就被一個小丫鬟捅到了鄭國公夫人那裡。

鄭國公府就這一個兒子,平日里根本就是當著眼珠子來疼的,鄭國公夫人更是看的緊,當得知兒子居然險些被一個丫鬟算計,這還得了。

於是,鄭國公夫人親自出手,將明雁整了個半死,又叫人買了葯廢了她一雙做飯的雙手。

高門後宅總是不缺乏陰私,那些主母外表看起來光鮮雍容,暗地裡不知道手上沾了多少鮮血。

鄭國公夫人可不是一個心軟的主母,何況明雁不過是個奴才,頂天了也只能算是個會做飯的奴才,在大部分主子們眼裡與一條狗也沒什麼區別。

明雁被整治,老國公連句求情的話都沒說過,最後明雁用所有身家收買了看門的丫鬟,這才能從鄭國公府逃出來。

她第一個想到求救的人就是楚璉。

只可惜再也見不到了。

當明雁心口最後一抹溫度消失的時候,那頭頂上溫暖的陽光也沒有升起來。

翌日,喜雁帶著幾個小丫鬟從角門出來去歸林居辦事,一抬頭就瞧見門外院牆處那個破爛的身影。

守門的婆子將喜雁皺眉,忙賠笑著道:「喜雁姑娘,那是個瘋子,昨日吵嚷嚷的非要進府,說她是咱們三奶奶身邊的大丫鬟,結果被前院守門的護衛打了一頓,扔了出去,她自己爬到那蹲著的,指不定這時候都已經斷氣了呢!」

大丫鬟?

喜雁心裡突然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她連忙叫人喚了兩名小廝來,等去查看的時候,果然已經沒了氣息,當小廝將那女人臉上的凌亂的髮絲拂開,喜雁吸了口冷氣,竟真的是明雁!

喜雁站在昔日一同伺候楚璉的姐妹面前,心中五味雜陳,她站了好一會兒,身邊的小廝才小心的詢問,「喜雁姐姐,這……這怎麼辦?」

喜雁深吸了口氣,壓下不斷翻湧的情緒,從衣袖中摸出了一塊銀錠子給了小廝,「買一副棺材葬了吧!」

明雁是楚璉成婚的時候公中撥的陪嫁丫鬟,中途買來的,無父無母。

喜雁最後朝著那冷硬的屍體看了一眼,喜雁帶著人毫不留戀地離開。

當初路是明雁自己選的,得到如今這個結果,也只能怪她自己。

楚璉趕去北境的這日,英國公府里熱鬧非凡,一大早,英國公府就打開了正門開始迎客,就連守門的幾個小廝家丁都換上了簇新的衣衫。

蕭博簡在英國公府辦謝師宴,讓已經沒落的英國公府再次站到了盛京城名流的眼前。

英國公府就算是嫡子成婚亦或是高嫁閨女都沒有這麼熱鬧過。

等到接近午時,賓客都來的差不多了,大家濟濟一堂給老英國公見禮。

英國公前院一間書房內,蕭博簡已經換上錦衣華袍,頭上束著白玉冠,此時他略微有些細長的桃花眼裡遍掃了往日里的陰霾,而變得精神奕奕,精光爍爍。

他此時正站在年輕子弟最高峰,俯瞰山下,也怪不得他心情舒暢,神采飛揚。

蕭博簡整理一番腰間的綬帶,他鄭重地將那塊萬福玉佩放入了腰間錦囊中,在玉佩放入前,還格外溫柔地撫了撫。

等到他一切都準備就緒,衛甲也敲門進了書房。

衛甲就站在身邊,無聲無息,垂著頭,好似不敢看他。

蕭博簡今日高興,也沒在意衛甲的情緒,直接問道:「她可來了?」

衛甲一怔,頓了頓,咬了咬牙裝作不清楚的道:「主子問的是誰?」

蕭博簡原來還萬里晴空的心情瞬間陰雲密布,他雙眼一厲,掃向站在在側的衛甲,「衛甲,你不用給我裝糊塗,璉兒呢!」

衛甲知道瞞不住,懊惱道:「錦宜鄉君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