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二十九章:兔肉火鍋

第一百二十九章:兔肉火鍋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這次隨楚璉來北境的家將有十五人,另外算上府中護衛和家丁,也有三十多人。

莫成貴是個老兵,許是沙場多年磨礪出來的那股氣勢,總是叫人不敢輕易接近,就算是對晉王的屬官唐言,他也一樣不苟言笑,加上他貫穿左邊臉頰的那道深深的刀疤,更是讓人覺得冷漠恐怖、難以接近。

去北境的隊伍中,除了楚璉和她身邊的兩名丫鬟問青問藍坐的馬車外,所有的男人都是騎馬。

就算是不擅馬術的秦管事也不過是和駕車的小廝一同在前面搭乘。

越往北走,就越是寒冷。

楚璉披著大氅,大氅外面又裹了一層狐裘,懷中還踹了一隻湯婆子,就這樣,她還覺得冷呢!

真是慶幸自己在出發前突擊鍛煉了半個月身體,不然肯定還沒到北境就生病了。

小路不平坦,一路都是搖搖晃晃的,這般搖晃也看不了書,於是楚璉為了提神,就帶著問青問藍在馬車裡打起了葉子牌。

馬車裡傳來歡聲笑語,莫成貴那張瞧著像是兇狠強盜的臉就跟著一沉。

手裡握著的韁繩也緊了一分。

他原本還高看這年輕的三奶奶一眼,畢竟不是哪個年輕的姑娘都能有魄力去苦寒的北境,所以看她帶了那麼多行李,他一句話也沒說。

可卻沒想到她還有心情在馬車中嬉鬧!

到底是嬌滴滴的貴女出生,還以為這是去哪裡遠遊玩耍是不是?

估計她都沒想過北境的天氣有多麼惡劣,恐怕用不了多久,這位年紀輕的三奶奶就要鬧著回去了。

不過,他是去營救和幫扶三少爺的,若是三奶奶在中途胡攪蠻纏,人怎麼樣了,可不管他的事!

莫成貴冷冷揚了揚嘴角。

騎馬走在馬車另一邊的唐言雖然也有與莫成貴類似的想法,卻也只是搖頭笑了笑,並不像莫成貴這樣表現在臉上。

他朝著馬車看了一眼,眼睛眯了起來,像是一隻狡猾的狐狸。

嘿嘿!他也等著看好戲呢!

秦管事理了理幾乎把整個頭都包裹起來的毛帽子,雙手插進棉衣袖口裡,像是個東北大漢一樣。他一雙眼眯起來不斷瞟著兩邊的家將和護衛,在別人沒注意的時候不屑地撇了撇嘴,又在心裡哼了哼。三奶奶說的對,這些人仗著自己有一身蠻力,都喜歡小看人,各個都是自大狂,還敢看不起他們三奶奶!

小氣的秦管事還沒到北境呢,就在心裡記了唐言和莫成貴一筆。

他們一行已經趕了一天的路,眼見天色暗沉下來,此時正處於一座山林之中,夜間趕路太過危險,莫成貴和唐言商量好了在山林里露宿一晚上。

車隊停了下來,唐言吩咐人生火做飯,莫成貴則分配守夜的老兵和護衛。

楚璉被問青扶著下了車,楚璉一從馬車上下來,就看到秦管事和李星李月兩兄妹已經迅速的幫她把過夜的帳篷安排好了。

李星李月兄妹好似是經過特別訓練的,在外照顧人是一把好手,就說這扎臨時安寢的帳篷手藝,唐言和莫成貴的人都及不上。

楚璉越發對這對兄妹滿意。

被問青扶著坐到了帳篷外鋪著的厚氈毛毯子上,楚璉就開始指揮自己的人做起事來。

楚璉就是個不虧待自己人的人,雖然是露宿在荒郊野外,但是只要有條件,她在吃食一道一定不會將就。

畢竟民以食為天,只有吃好吃飽才有力氣做其他的事情。

問藍升好了火堆,架起了銅爐開始燒熱水。

楚璉則指揮問青從馬車裡取了一種特製的銅鍋,小小的銅鍋中央好似有一個小型煙囪,而後又從一個靛藍的布袋中抓了好些種類晒乾的蔬菜,將干蔬菜放入熱水中浸泡。

楚璉親自動手,在一些瓶瓶罐罐中倒出不同種類的醬料,李星得了吩咐與那些家將一起去附近山林捕獵。

等到楚璉這邊準備好了,李星也拎著三隻肥碩的兔子回來了。

李月接過還活蹦亂跳的肥兔子,去了小溪邊處理。

不到半個時辰,楚璉的兔肉火鍋就做好了。

李星刀法好,精瘦的兔肉被他片成薄薄的片兒,吃的時候將兔肉片放在煮的咕嘟嘟冒著熱辣鮮氣的湯底里涮上一會兒就可以直接進嘴了。

偏辣的鍋底吃上幾口渾身就開始暖和起來,泡發的蔬菜雖然沒有新鮮的好吃,但是在這嚴寒的冬季,連蔬菜影子都看不到的時候能吃到干蔬菜已經算是上天恩賜了。

問青借著篝火,又悶了一小鍋米飯,配著兔肉火鍋吃的。

把微辣的兔肉火鍋的湯底澆在雪白的米飯上,紅紅白白配著蔬菜,就算是飯量小的也能立馬吃上一大碗。

跟著三奶奶楚璉的人,枯燥的趕路之餘,每天最盼著的也就是露營做飯的時候了。

楚璉護短,對待自己身邊的人從不吝嗇,她每日吃什麼,問青問藍等也跟著每日吃什麼。

所以楚璉問青問藍秦管事李星李月每次露營都是單獨開鍋的,剩下的人,莫成貴帶的靖安伯府家將算是一波,唐言所帶的晉王侍衛算是一波。

今天李星打回來的兔子又大又肥,楚璉便讓問青給莫成貴和唐言也送一些去。

楚璉吃了暖暖的兔肉火鍋在問藍和李月照顧下,已經一早就進帳篷歇息了。

問青提著食盒,來到了莫成貴和唐言的帳篷前。

問青進了帳篷,見莫成貴和唐言似乎在商量著什麼,看到她進來了兩人才停下話頭,不過表情都不大好,顯然剛剛的談話並不愉快。

不過這些並不是問青應該關心的,她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