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四十五章:吃朝食

第一百四十五章:吃朝食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楚璉搖搖頭,而物資大多數時候在寒冷的冬天是很難運進涼州的,這也就使得涼州城的狀況惡性循環。

若非不是這樣,朝中也不會得知了北境在冬日裡被圖渾兵攻打會那麼急迫了。

寒冬補給本就不好運進來,現在援軍又被堵在樾秦山脈那邊,怪不得圖渾人會挑這個時候攻打涼州城邊境。

楚璉雖然著急,可現在暫時也沒什麼好法子。

銀錢這個時候在北境根本就沒任何用處,當務之急,恐怕是要解決運輸問題。

唐言將楚璉送到安頓的院落,就帶著人折返回自己的住處。

這涼州城的知州年初就被罷免了,後來這知州的職責就落在了錢大將軍的身上,涼州城百姓稀少,大多數都是駐軍,於是錢大將軍命令邊軍中的行軍書記吳大人代理知州。

如今邊軍都駐紮在城外軍營,非常時刻,吳大人自是也要跟著邊軍的,這處原來的知州府「和府」已經空了好幾個月。

涼州城的城牆是什麼樣,錢大將軍可能是知道的最清楚的了,因為每年這修葺城牆的任務都會落在北境邊軍身上。

城牆根本抵禦不了外敵,其實,大武朝與圖渾的真正邊界是一條河,河流被喚作「蘇拉河」,蘇拉河是整個北境草原的命脈,錢大將軍如今就是帶著北境邊軍守著這條天塹。

一旦圖渾人度過蘇拉河,那涼州就相當於為他們打開了大門,後面的草原將會是一馬平川。

到時候圖渾兵有可能會直接直搗大武朝腹地的魚米之鄉天景港。

由此可見,守住蘇拉河是多麼重要。

楚璉被問藍扶著做在炕上,炕已經被府中的下人燒熱,此時坐在上面分外暖和,面前站著的秦管事正在詳盡的給楚璉彙報他打聽來的這些消息。

楚璉聽後有些慶幸,幸好他們這一路行來,物資帶的比較充足,她更是還帶了許多在靖安伯府中常用的用具,他們一行人倒是一時間不必為了衣食住行煩惱。

她畢竟是奉了太后的懿旨,懿旨的文書還在楚璉這裡,物資也在這裡,雖然不多,但也是聊勝於無,看來她得找機會去一趟邊軍軍營。

這件事還是等這兩日尋了唐言再決定去軍營的日子。

北境苦寒,雖然和府已經算是涼州城條件最好的府邸了,但是一離炕床,仍然要把人凍的不輕,就連李星李月兄妹這樣武功高強的護衛都裹的跟兩個球兒似地,更不用提楚璉了。

楚璉腳傷又將養了兩日,現在總算是能緩慢的走路了,一大早,楚璉就派人去尋了唐言過來。

大武朝人講究儀錶,尤其是盛京城的風氣,唐言雖然是山東人,但是待在盛京多年,早就被這股風氣同化。

這天一早起來就發現自己長了一層青色的胡茬,就讓身邊伺候的小廝尋了剃刀,認真凈了面,他身邊護衛也就借這之便,一起颳了鬍子。

這下一出門,清清爽爽乾乾淨淨,心情都變好了。

這次來北境,因為事情緊急,楚璉身邊只帶了問青問藍兩個會功夫的丫頭伺候,就算再算上女護衛李月,這整個隊伍中連楚璉也不過四個女子。剩下來的不管是掃撒做飯洗衣的下人都全部是男人。

和府里只有兩個看門的門房,還是兩個年紀大了的傷兵。

現在整個府上幾乎都是男人。

楚璉一大早就已經起床,唐言來的很早,瞧問青剛把朝食端進來,就毫不客氣的讓問青再多給他盛一份,楚璉畢竟是女子,每日過來蹭飯不好意思,唐言特意借著這個機會,來蹭一頓早飯。

楚璉坐在桌邊,如何看不出來這種吃貨的心思。

她也不拆穿,朝著問青點點頭。

她頭一抬就看到今天特別精神的唐言,微微有些吃驚,隨後雙眼中閃過一抹激賞。

唐言今年二十五六歲,如果與賀三郎和晉王那樣樣貌出色的人相比,自然是沒有可比性的,可若是單獨拎出來看,他也算是樣貌上乘的男人。

尤其是他鼻樑高挺,一雙眉毛也濃稠如墨,今日應該是特意凈面了,讓人覺得乾淨溫雅,多了一絲賞心悅目。

美好的事物誰不喜歡,楚璉用單純欣賞的目光看了幾眼唐言,餘光自然也看到了唐言身後不遠處站著的幾名晉王府的護衛。

護衛們穿著墨色的飛魚服,外面披著灰色的鼠皮披風,一個個人高馬大,又因為常年練武,身材的孔武有力,加上和唐言一樣凈了面,頓時有讓人眼前一亮的感覺。

不是有句話說,女人化妝是對別人的尊敬,那這些人穿著整齊潔凈也同樣是一種尊敬,楚璉突然覺得大武朝盛京城這個習慣還挺好的。

她好不吝嗇的誇獎,「唐大人今天真是讓人眼前一亮。」

誰不喜歡被別人誇讚,就算是唐言也不能免俗,這一路來,唐言已經與楚璉相處的很熟悉了,明白她這句話沒別的意思,只不過是單純的表示一下誇獎而已。

他心情也很好,今早沐浴凈面可是他這一路來第一次沐浴,洗凈纖塵總是讓人舒爽的,得到誇讚更是讓他心情又好了一分。

唐言剛要開口說話,門口突然傳來一陣冷哼聲,隨即一個低沉冷酷的聲音就像是夾了冰渣子一樣在屋內響了起來,「璉兒真是會說話。」

這個聲音一落,楚璉就驚愕地看向門口,只見賀常棣正一個人硬邦邦的站在厚厚的氈簾後,身後跟著手足無措的問藍。

他一張臉幾乎要被那黑乎乎的大鬍子遮住了一半,看不出臉色如何,可是一雙狹長深邃的眼裡像是蕩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