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四十九章:大營被攔

第一百四十九章:大營被攔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楚璉以為賀常棣吩咐了什麼秘密的事情,也就歇了打聽的心思,秦管事從花廳出來的時候,唉聲嘆氣的。

他心裡想著,三少爺也不知道抽了什麼瘋,讓他們吩咐下去,全府的男人只要還在涼州一日,鬍子就不能刮,違令者就趕出去。

秦管事今年也不過二十來歲,如今在楚璉手下做事,也是個人人尊敬的大掌柜了,正該是解決人生大事的時候,現在可好了,要留一臉的鬍子,哪個姑娘能看上他!

他們這可是遭了秧的池魚。

賀常棣趕回到北境邊軍軍營的時候,草原上的夕陽還剩下最後一絲餘暉,正是伙頭兵做飯的時辰。此時軍營最是忙亂,一日尋兵結束恰好是換班的時候。

賀常棣勒了勒韁繩,在快到軍營木質的柵欄前讓馬匹放緩了步子。

換個崗的小兵筆直地站在營地入口處,冷風吹的鼻尖通紅,可是握著長槍的手卻沒有搖晃鬆懈一下。

賀常棣打馬就要進入軍營,卻冷不防被兩桿長槍攔在馬前。

那攔馬的小兵昂著頭,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威武不凡,只聽他高聲道:「哪裡來的!擅闖軍營者死!」

賀三郎一張新鮮出爐的俊臉一板,顯得越加的冷硬,可惜卻沒將小兵手中擋住去路的長槍嚇退。

小兵一雙小眼眯了眯,總覺得這人有些面熟,可是想想軍中又沒長的這般「人模狗樣」的這號人,最近圖渾探子眾多,之前校尉還提醒大家注意防範,萬一眼前這人是圖渾派來的探子可怎麼是好。

賀常棣入鬢的劍眉蹙了起來,冷聲道:「右翼軍,步兵校尉賀常棣!」

兩小兵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都是狐疑,其中一名小兵冷嗤了一聲,「賀校尉明明不是你這樣!別廢話,腰牌拿來!」

賀常棣面色更黑了,他今天奉錢大將軍的密令出去調查,根本就沒帶腰牌,這會兒怎麼拿。

他身後跟著的兩位屬下也急了,解釋道:「小兄弟,這真的是賀校尉,我們沒騙人,不信,你們可以進去叫郭校尉等人出來認人。」

兩小兵還是半信半疑,其中一個小兵嘀咕,「別真拿我們當瞎子,賀校尉不是滿臉大鬍子嘛!這小白臉瞧起來哪裡有賀校尉一半英姿!」

儘管不大相信,一名小兵還是小跑著去尋人了。

剛剛小兵的話聲音很小,還是落入了賀三郎的耳中,賀三郎眼角抽了抽,頓時有些後悔把自己的鬍子剃了。

司馬卉領著身邊兩名女副將從主帥營帳中出來,人高馬大的高長偉送了出來。

「司馬將軍真是女中豪傑,這次邊軍有您助陣,相信圖渾兵不會再是威脅。」高長偉雖然個頭高大,但是一雙眼睛卻又細又長,額頭比一般人凸出,此時他說話的時候一雙眼睛還忍不住亂瞟,時不時停在司馬卉的胸口和脖頸處。

一身戎裝的司馬卉皮膚雖然沒有大家閨秀的白皙,但是身高腿長,胸口更是鼓囊囊的,她長發紮成馬尾垂落在身後,馬尾上綁了一根紅羽,眉宇比平常女子多了一分英氣,一言一行一點兒也不扭捏,發而豪爽大氣,是一個很特別的女人。

司馬卉如何看不出高長偉那略帶著邪氣的眼神,她心中雖然不屑,但並未表現出來。

她朝著高校尉抱了抱拳,「高校尉不用送了,我的營帳就在不遠處,日後還要高校尉多多指教。」

「哪裡哪裡,司馬將軍可是咱們邊軍軍營里的巾幗英雄,前幾日圖渾兵偷襲,如果不是司馬將軍帶著人及時趕到,那左翼軍傷亡就慘重了,為表謝意,我還是送送司馬將軍吧。」

司馬卉眉頭微微蹙起,這次她沒有拒絕,而是點點頭,隨後就轉身離開。

高長偉立馬對身後的兩名屬下使了個眼色,跟在司馬卉身後。

高長偉瞥了一眼自己身後兩個歪瓜裂棗的屬下,心中滿意。他雖然英武比不上郭校尉,儒雅比不上張邁,但是在邊軍中,他自認為外貌也是不錯的,尤其他現在一身銀亮的鎧甲,頭髮梳的齊整,面龐刮的乾淨,身後更是有兩片綠葉在陪襯,起碼比右翼軍的那個姓賀的大鬍子好吧!這個司馬卉不過是個大齡的男人婆罷了,他這樣的難道還拿不下?

一時間,高長偉的信心極度膨脹,好像自己已經拿下了司馬卉。

兩人走在傍晚嘈雜的軍營中,身邊小兵來來回回,高長偉不停找機會與司馬卉說話。

司馬卉緊緊抿著嘴,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時不時應兩聲。突然,前面一陣嘈雜,有個小兵飛快的朝著右翼軍軍帳的方向跑去,因為跑的急,在司馬卉面前絆了一跤,司馬卉忙伸手扶了那小兵一把。

小兵見攙扶自己的是新來的女將軍,受寵若驚。

司馬卉緊了緊眉頭,「發生什麼事了,這麼急匆匆的。」

小兵見女將軍發問,自然不敢隱瞞,「將軍,大營入口有人要闖營,小的這是去尋郭校尉。」

司馬卉一愣,讓小兵快些去,她想了想,也朝著大營入口快步走去。

高長偉還沒說話,就見司馬卉已經快步離開,他咬了咬牙,也急匆匆地跟了過去。

到了大營入口,司馬卉一眼看去,就見到大營柵欄外一個身披玄色披風的高大男人手牽著一匹神俊的馬站在營邊。

他背對著大營入口,挺直的背脊有如筆直的青竹。

旁邊有小兵認出了這位女將軍,立即有人高聲問好,許是被身後的聲音吸引,賀常棣轉過身來。

當那張臉映入司馬卉眼裡的時候,她有一瞬間都忘記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