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第一百七十一章:燃眉之急

第一百七十一章:燃眉之急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

當然,他等的不可能是楚璉。

雖然這一世的楚璉跟換了一個人似地,越與她接觸,賀三郎的感觸越深。

可賀常棣卻從沒有想過楚璉能解決眼前邊軍的困境,在她眼裡,楚璉就算是聰明狡黠,也不會到達這種為邊軍分憂的程度。

他雖然前世也只是知道了北境戰事的大概,賀常棣既然重活了一回,就不會傻到坐以待斃。

等到親眼見到邊軍的情況,他還是在心中嘆了口氣,他明白自己做的準備還是太少了,或許能救邊軍一時之急,卻無法根治禍根。

不過,賀常棣來到邊軍的時間有限,他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儘力做出防範,已算不易。

「校尉,那邊好像有人!」

賀常棣的心思被旁邊站著的輪值士兵驚回,視線聚焦,落在遠方的風雪中。

風雪遮擋了大部分視線,但還是能清晰看出是一隊模糊的人馬。

賀常棣眼眸一動,臉上的「堅冰」融化了些,他朝著瞭望塔上的士兵做了一個手勢,自己快步下了瞭望塔,在瞭望塔下,高聲吩咐自己親兵,隨後,跨上馬,帶著親兵出了大營,朝著那隊風雪中的人奔去。

瞭望塔上的士兵揮舞著紅色的小旗幟,上下左右做了幾個動作,下面巡邏的士兵立即通知各自將領,沒有一會兒,幾百人都沖了出去。

還沒到那隊風雪中的人馬面前,賀常棣直接一個翻身從馬上跳了下來,穩穩落在隊伍領頭人的面前。

來到近前,跟隨著賀常棣來的親隨們才瞧清這是一支商隊,一條細長的隊伍,後面跟著二十多輛馬車,每一輛都是貨運的馬車,馬車上都鼓鼓囊囊的。

親隨們眼睛一瞬就亮了起來,他們一個個忍不住地咽口水,這……這馬車上裝著的不會是糧食吧!

他們實在是已經有很多天沒吃飽過了。

那領頭人坐在最前面的馬車車轅上,渾身都裹在毛皮披風裡,戴著碩大的毛皮帽子,只露出一雙眼睛來。

這時候他視線也落在了賀三郎的身上,他一個踉蹌就從車轅上滾了下來,跌跌撞撞朝著賀常棣跑了兩步這才到了賀常棣跟前。

隨後立即跪了下來,也顧不得地上直淹到小腿的積雪,嚎啕大哭了起來,「三少爺,小的總算是回來了,沒讓您失望!」

來越的聲音都啞了,臉也被風吹的皸的厲害。

他還不顧形象的嚎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別提多狼狽了。

賀常棣瞧他這副樣子好笑,可心裡又暖暖的,這輩子他沒看錯人。

「得了,起來,你難道還想留在雪地里過夜?」賀三郎出口的聲音還是冷峻的淬了冰,但是任誰都能聽出他話語里的關懷。

來越立馬連滾帶爬的從雪地里站起來,臉上還留著淚痕,他隨便用袖子抹了兩下,把裹在脖子上的皮毛往下擼了擼,這才露出一張臉。

幾月沒見,來越原本圓圓微胖的臉已經完全瘦了下去,如今已經有了些男子漢的稜角。

只是鬍子拉渣,嘴唇乾裂,臉頰皸紅,實在是不能看,他多日以來提心弔膽的帶著糧隊北上,如今任務完成,終於能放下心中的大石,對著賀常棣一笑,那模樣,要多傻有多傻。

身邊親兵,聽著校尉和眼前和狼狽男子聊天,震驚的下巴都要合不上了。

看這模樣,面前這個帶著隊伍的男人竟然是校尉的人?

那是不是可以說,這些物資以後就是給軍營的?

跟來的親隨們誰臉上都掩蓋不了喜意。

風雪強勁,大風中的雪花打在臉上,也還是又冰又痛。

賀常棣命令乾脆,讓親兵們接手了來越帶回來的糧隊,讓來越上了馬,先跟著他回大營報喜。

來越知道時間緊急,打起精神,在回大營的路上就給賀常棣說明了情況。

「三少爺,小的按照您的吩咐,在樾秦山脈周邊收購糧食,用了兩個月,也不過湊了四千擔,我們在進入涼州地界兒的時候遭了蠻人劫匪,又損失了三四百擔,加上來回損耗,等到達涼州腹地內就只剩下三千擔了。」

三千擔糧食!如果是按照正常軍糧發放,只夠五萬大軍六七日的量,即便在這樣的非常時刻,那也絕對不夠吃上十日的。

邊軍軍需已經見底,這三千擔糧食也只能應一時之急,離接觸險境還遠得很!

還得另想辦法!

賀常棣用力攥緊了拳頭,韁繩都被險些捏斷!

他看著遠處大營,眼眸深沉不見底,俊美的臉龐堅毅,他在心中給自己打氣。

他再也不是前世的那個賀常棣了,他一定會想到辦法讓邊軍度過這次危難!

這樣的風雪至少還要持續一個月,他們至少要撐過這一個月才能趁勢反撲,將圖渾兵一舉拿下!

等到賀常棣帶著來越在大營門口翻身下馬,發現錢大將軍正帶著軍中的大小將領在大營入口等著。

這個時候,錢大將軍笑的像是一朵花一樣,盯著賀常棣像是在看糧倉,恐怕是早有先鋒隊將糧隊來的消息告訴了錢大將軍。

賀三郎還是冷著一張死人臉,錢大將軍這次卻一點也沒有嫌棄,上來就用力拍了拍賀常棣的肩膀,又托起他要行禮的手,「你這個兔崽子,還留有後招,走,先去老夫營帳說話。」

賀常棣朝著身邊的來越使了個眼色,讓他也跟上。

賀三郎和來越在帥帳中足足待了一個時辰才被放出來。

來越滿臉喜色,他跟在自家少爺身後,像是一隻煩人的鴨子,「三少爺,您聽到了嘛!大將軍說您這次立了